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選秀綜藝舞臺上,她們正被粉絲經濟格式化?

2020年03月26日 09:05:35 來源: 文匯報

  《青春有你2》又一次出現在了微博的熱搜榜單前排,自3月12日節目正式上線,熱搜對于這檔節目已是常態。持續的熱度在提醒著觀眾,又一年的選秀類綜藝已拉開了大幕。

  自2018年的《偶像練習生》以來,短短兩年間,內地的偶像選秀迎來周期性爆發。把上線兩周的《青春有你2》算在內,僅僅在愛奇藝、騰訊、優酷三大視頻平臺,已上線了六檔“101係”的男團女團偶像選秀綜藝,這還不包括《明日之子》等個人選秀。

  追逐夢想的大旗之下,年輕人熙熙攘攘地來,似乎每一次都聲勢浩大。但若以唱跳音樂作品來衡量,這兩年的新偶像又似乎在演藝圈從未留痕。看著《青春有你2》的十多位練習生以各種稀奇古怪的話題佔據網絡熱度,看著鏡頭只眷顧帶來流量的她們,一個始于2018年的話題也是時候老調重彈了——除了成為粉絲經濟的孵化器,選秀類綜藝還能做些什麼?

  重新定義女團憑的是實力、風格,還是話題?

  從一開始,《青春有你2》就拋出概念——想打造一個不被定義的女團,不被風格定義,不被固有模式定義,不被困難和質疑定義……換言之,除了實力是剛需,其他所有元素都可以被包容,甚至可以期待一批與“前輩”不一樣的新偶像。

  理念不錯,觀眾也確實在108個練習生裏看見了唱跳俱佳且突破固有女團審美風格的上官喜愛。可絕大多數時候,所謂的不被定義,恐怕換成另一種説法更為貼切——除了流量是鐵打的剛需,其他所有元素都是流動的,至少是不那麼重要的。節目的劇本、剪輯、鏡頭以及後期推廣裏,統統透著對流量的企圖心。

  每次初舞臺表演後需要切到選手席反打,鏡頭多半會關照虞書欣,她不僅是熱播電視劇《下一站是幸福》的熟面孔,更擁有108名練習生裏最誇張的表情。當臺上有練習生講到與過往的情感揮別時,鏡頭就會有意無意掃過秦牛正威的方向,她是曾卷入過緋聞的女主角。在馬來西亞廣告“小女王”蔡卓宜哭得梨花帶雨後,在擁有千萬粉絲的“帶貨網紅”林小宅舞臺初亮相後,在“冰清玉潔”四胞胎抱團選擇小組中心位後,這些練習生不只是偶像的後備役,更像是《青春有你2》的話題制造機、熱度引流器。

  話題和流量都有了,可網友卻在群嘲。即便在業余的眼光評定下,這些自帶流量者也不具備合格的業務水準。網友們總結,幾位話題女生的唱功是靠後期修音的,舞蹈是在廣播體操風格上憑機位剪輯營造效果的。僅僅因為舉止夠做作、私人情感受關注、帶貨能力強等,她們就被鏡頭青睞,被節目當成打開市場關注的“敲門磚”。這幾位給節目帶來巨大流量的女生,大概率只接受了一兩個月的突擊培訓。她們參加選秀,與其説對舞臺有多熱愛,毋寧看作能促成雙贏局面:節目因她們獲取高流量,她們則為以後繼續當演員和網紅攢下更雄厚的人氣。

  只是,這些初心不在舞臺、實力也配不上舞臺的女生來到節目後,多半只是“劃水小姐”。昨天,當其中一位練習生因被質疑涉嫌插足他人婚姻,真真假假的討論再度為節目導流時,這檔偶像選秀的最大症結更是暴露無遺——相對“憑實力出圈”“憑風格出圈”,《青春有你2》似乎更看重流量的轉換。

  若跳不出某些桎梏,選秀也許依然是娛樂資本的供給鏈

  有人被流量驅趕著匆匆上陣,就有人已經磨礪了許多年。以孔雪兒、許佳琪、劉雨昕、陸柯燃等人為代表,她們的實力有目共睹,曾經的出道記錄也在圈內眾所周知。諸如“蜜蜂少女隊”“夏日甜心”“加油美少女”“SNH48”等,都是這些練習生上一次為粉絲知曉的標簽。

  自2016年至今,百來個女團在崛起、倒閉、重整旗鼓中循環。選秀綜藝年年辦,人才的成長根本趕不上節目對動輒百來位新秀的巨大吞吐,早就走到了竭澤而漁的臨界點。如此一來,被譏諷為“回鍋肉”的已出道練習生,反成了拯救選秀綜藝的實力王者。

  事實上,“回鍋肉”已是這些年選秀綜藝的頂梁柱。《偶像練習生》的蔡徐坤,《創造101》的孟美岐,《青春有你》的李汶翰等,都是在參加節目前已出道的藝人。青年偶像反復出道,因為他們的上一次,“出道即巔峰,成團就失業”。對于選秀出道的唱跳偶像而言,生命力在于舞臺,但內地娛樂市場照搬了韓國的“101係”選秀模式,卻沒法照搬相應的出道後市場。當韓國的男團、女團在一次次“打歌舞臺”上積攢人氣、打磨實力時,內地的偶像藝人只能在舞臺之外,靠有限的影視拍攝和娛樂綜藝,維係熱度。

  對于缺少舞臺的已出道藝人,新一次選秀,是他們尋求重新翻紅的機會。而對資本,源源不斷的選秀節目為粉絲經濟提供了補給鏈。打開《青春有你2》的助力通道,除了點讚按鈕,粉絲還能通過購買讚助商産品,擁有更多的投票權。換言之,粉絲購買力決定著偶像出道的概率與排名。而在出道後,偶像的熱度或“商業價值”也始終與粉絲的“氪金”能力挂鉤。誰代言的商品單鏈銷售額更高,誰拍攝的時尚電子刊銷量更多,誰演唱的數字專輯銷量更驚人,即便明知這背後是粉絲們在攀比心理下,通過超常規非理性的消費“硬撐”出銷量,但只要錢是真的,沒有商家會戳破粉絲經濟的泡沫。

  這就難怪,近兩年的一些男團、女團,在他們限定的兩年成團期裏,“合體”創作的時間屈指可數,值得稱道的舞臺作品鳳毛麟角,不務正業拍時尚大片、做各種商品“代言人”“推廣大使”“品牌摯友”的時間卻有大把。只要舞臺的市場繼續匱乏,只要培養模式繼續是以透支未來為代價,偶像選秀被資本綁架的惡性循環就不會停止。(記者 王彥)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5769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