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花樣翻新,網綜終與臺綜並駕齊驅

2019年12月23日 14:53:00 來源: 北京日報

  《樂隊的夏天》海報。

  回首2019年的綜藝節目,來自網絡的《樂隊的夏天》在今夏收獲了最多的關注,《這!就是街舞2》《創造營2019》延續爆款熱度,《中央廣播電視總臺2019主持人大賽》在年底以黑馬姿態回歸,而年度收視率前三的節目均來源于央視,印證了央視臺綜的深厚功底。

  國內影視行業供給側改革已入深水區,對海外模式的瘋狂膜拜退潮之後,戶外真人秀節目漸顯疲態,國産綜藝格局進入了“綜N代”微創新、網綜臺綜雙峰並峙的時代。

  臺綜網綜差異繼續加大

  從視頻網站發力自制綜藝以來,網綜和臺綜在預算上逐漸追平,明星陣容、制作水平也不相上下,一批批更為年輕化、也更符合年輕人喜好的網絡綜藝開始呈現出全新風貌。根據數據機構骨朵傳媒的調查,臺網受眾差異化日漸明顯,臺綜和網綜在類型、制作上也有了明顯分化。

  年輕受眾較多的網綜裏,真人秀和選秀成為主流,而中老年受眾較多的電視綜藝市場,棚內錄制、以主持人+明星嘉賓為形式的節目以及傳統戶外真人秀佔大多數。在骨朵熱度指數排行榜排名前十的節目中,僅《我們的歌》和《快樂大本營》兩檔為電視綜藝,形式就是棚內錄制。

  從內容分類來看,電視綜藝延續了多年的收視習慣,以音樂類、戶外真人秀類模式節目為主,如《歌手2019》《中國好聲音2019》《奔跑吧3》《極限挑戰5》。網絡綜藝如《中國新説唱2019》《妻子的浪漫旅行2》《忘不了餐廳》等,大多集中在選秀類、生活觀察類。

  隨著制作經費水漲船高,大型綜藝節目已經成為大平臺專屬。根據骨朵數據的統計,2019年,優酷、愛奇藝、騰訊、芒果TV四大視頻平臺與湖南、浙江、東方三大衛視共計七大平臺,聯手承包了全年收視和話題度最高的綜藝節目。

  “現實風”觀察類節目爆發

  “現實風”也吹到了綜藝圈,在酷雲互動合夥人、副總裁呂海媛看來,2019年可以稱作觀察類綜藝的“爆發年”。

  “觀察類綜藝在2017年只有1部,2018年有3部,到了2019年,數量直線飆升至18部,從電視到網站都佔據不小的比例。”呂海媛介紹,僅湖南衛視,就播出了《我家那閨女》《我家小兩口》《我家那小子2》等一係列多檔節目,在收視和話題討論度上都表現良好。

  “綜藝從原來烏托邦式的美好構想,轉變為關注女明星婚戀、婆媳關係、懷孕生子、二胎等現實話題。”在骨朵傳媒撰稿人南風看來,這多少得益于“她經濟”的催生,“觀察類節目大多是棚內錄制,是帶有訪談性質的,非常利于節目對外傳播特定的觀點,堪稱現實主義題材的最佳孵化土壤。”

  臺綜微創新,網綜大步走

  12月17日,國家廣播電視總局節目收視綜合評價大數據係統上線,意味著收視數據造假現象將得到進一步遏制。事實上,2019年以來,沒有一檔綜藝節目收視率超過2%,年度收視率最高的《中國詩詞大會第四季》在年初播出,決賽夜的最高收視率也僅為全國網1.5%。

  公開數據顯示,2019年上半年中國綜藝廣告市場規模接近220億元,同比增長16.1%,其中網綜市場規模達79.71億元,同比大增56.1%。從各類綜藝吸金情況來看,真人秀節目吸金能力最強,2019年上半年僅真人秀節目就吸納讚助商數量達294個,創收106.5億元,遠高于其他類型綜藝節目。

  從內容角度來看,電視綜藝大多著重對“綜N代”進行“微創新”,如《奔跑吧3》和《極限挑戰5》的團隊成員更換、《親愛的·客棧3》改造節目慢綜藝形態。網絡綜藝改革力度明顯更大。年度最高人氣的綜藝當屬愛奇藝《樂隊的夏天》,讓觀眾看到了競技之外音樂類節目的另一種可能性;《奇葩説6》直接改造節目晉級模式,讓導師下場參與辯論;《明星大偵探5》也將懸疑加碼,開播的第一個“案中案”甚至前後播了五期。

  雖然網臺開始尋找各自的觀眾群,但2019年從網到臺的反向輸送也不少。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網綜上星”接近20檔,覆蓋了《一本好書2》《哈哈農夫》《忘不了餐廳》《大叔小館》等文化類、觀察類、戶外真人秀類節目。“網綜上星”也不再只是二線衛視的填檔備選,而更多成為一線衛視的收視擔當。未來,網臺綜藝不會涇渭分明,內容才是王道的規則將繼續通行。記者 李夏至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3768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