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湖南衛視播出電視文獻紀錄片《東方欲曉》

2019年10月10日 10:52:37 來源: 湖南日報

  前蘇聯攝影師拍攝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實況全彩影像截圖。(資料照片)

  ■編者按:

  9月29日至10月3日每晚7時30分,湖南衛視、芒果TV、金鷹紀實衛視同步播出五集電視文獻紀錄片《東方欲曉》,這是係列文獻紀錄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的第二季,也是湖南廣播電視臺為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而特別推出的作品。紀錄片以1948年初春東渡黃河到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成立這一歷史階段為背景,沿著一代偉人毛澤東的足跡,見證共和國誕生的崢嶸歲月。本報刊出全片解説詞精簡版,以饗讀者。

  第一集 《黃河東渡》

  一個世紀久盼的時刻,終于來臨。

  有些場景,讓你畢生難忘;

  有些時刻,讓你蕩氣回腸;

  有些話語,如磐石之刻;

  有些氣魄,如壯闊波瀾。

  1949年9月21日晚7時,他走向主席臺。

  中南海懷仁堂裏,響起了長時間不能停歇的掌聲。

  他向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致辭。

  還是他那熟悉的湖南鄉音,還是他那習慣的有力手勢。

  “諸位代表們,我們有這樣一個共同的感覺,這就是,我們的工作將寫在人類的歷史上,它將表明,佔人類總數四分之一的中國人,從此站立起來了。”掌聲,暴風雨般的掌聲!

  再不是一盤散沙,再不是四分五裂,再不是低聲下氣,再不是做牛做馬,再不是任人宰割,再不是饑寒交迫。

  他説: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被人侮辱的民族了。

  一位作者寫道:“毛澤東的詩,常于馬背上構思,卻具有戰略家的目光。這詩人輕易不朗誦,而一句‘中國人從此站起來了’,便站成了世界的詩眼,嘹亮了東方。”

  詩人一唱,東方破曉!

  今天,讓我們把中國共産黨和它帶領勞苦大眾走向新中國的故事,從黃河邊上講起。

  1948年初春,毛澤東率領中共中央前委機關來到黃河岸邊,準備渡河。從撤離延安算起,他已經在陜北轉戰了整整一年零五天。

  這是怎樣艱苦,又驚心動魄的一年零五天啊!

  1947年3月18日早上,延安王家坪毛澤東的窯洞附近落下一顆重磅炸彈。毛澤東拿起警衛員撿到的彈片,笑稱:好啊,可以打兩把菜刀用用。

  第二日,國民黨軍胡宗南部進佔延安,空城一座。

  這張照片,抓拍于中共中央撤離延安後。任弼時表情凝重,背對著毛澤東抽煙。圍繞毛澤東要不要過黃河,他們曾有過激烈爭論。

  毛澤東始終堅持留在陜北。中共中央最終決定,中央機關一分為三。毛澤東、周恩來、任弼時等率領中央前委留在陜北。

  為了拖住胡宗南,為其他戰場“減壓”,毛澤東指示,要將他還在陜北的消息傳出去。

  1947年5月,在蟠龍戰役祝捷大會上,周恩來宣布:毛主席還在陜北,黨中央還在陜北。

  參加祝捷大會的軍民,一片歡呼!

  6月初,胡宗南終于偵測到王家灣的電臺信號,4個旅直撲王家灣,中央前委縱隊緊急撤離,雙方距離相隔僅一個山頭。

  兩個月後,在佳縣五女河,毛澤東又一次險些落入重圍。

  就是在這樣艱險的輾轉中,毛澤東指揮著各野戰軍陸續從戰略防禦轉入戰略進攻。1947年6月30日,劉伯承、鄧小平率部強渡黃河,揭開戰略進攻的序幕。

  1947年7月21日至23日,中共中央在此召開擴大會議。小河會議後,西北野戰軍在沙家店打了一場勝仗。毛澤東説,用我們湖南話講,陜北戰爭已經“過坳了”。

  1947年11月22日,毛澤東和前委機關進駐楊家溝,在這裏一住整4月,期間主持召開了中共中央擴大會議,史稱“楊家溝會議”。這個會議召開前兩個月,毛澤東起草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裏,第一次明確提出“打倒蔣介石,建立新中國”。

  歷史轉折點已經到來。1948年3月21日,中央前委機關從楊家溝啟程,3月23日到達川口。他終于告別陜北,東渡黃河,去迎接新中國的到來。

  第二集 《滹沱河畔》

  東渡黃河後的毛澤東一路橫穿山西、進入河北。

  在河北阜平城南莊,毛澤東修改了中共中央紀念“五一”勞動節口號的第五項: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各社會賢達迅速召開政治協商會議,討論並實現召集人民代表大會,成立民主聯合政府。著名民主人士馬敘倫先生,看到口號時激動難掩。他脫口而出:這是對全世界宣布,新中國就要出現了呀!

  1948年5月27日,毛澤東離開城南莊,于傍晚抵達西柏坡。

  時隔70年,西柏坡人依然清晰記得,1948年是那麼的熱鬧和歡快。

  “毛主席啊!沒有您,我們真得餓死啦。這回我們都翻身了,分了地、分了馬、分了衣服、糧食,都有吃有穿也都抱團了……眼看到了冬天了……給您捎去了一件皮大氅、一雙靴子、一雙毛襪、一頂帽子……”這是一位東北的翻身農民寫給毛澤東的信,它輾轉幾個月,才轉到毛澤東手上。

  此時,新老解放區正掀起“土改風暴”。美國記者安娜·路易斯·斯特朗曾對話毛澤東:“當我問毛澤東對最後勝利是否有任何懷疑時,他的回答甚至連軍隊也沒有提。只是説:那就要看我們的土地改革工作完成得好不好……”

  在西柏坡,毛澤東在先期抵達的任弼時的住所旁找到兩間空屋,隨即搬了進去。屋頂很薄,室內也不通風。夏天到來,屋子裏悶熱得透不過氣來。衛士們想到一個辦法,氣溫升高後,他們就開車帶毛澤東去找一個小樹林臨時辦公。

  在這間“臨時辦公室”裏,毛澤東迎來了劉鄧大軍、陳粟兵團和陳謝兵團在中原地區彼此策應的“五路大捷”。三路大軍共計殲敵20余萬,包括開封、兗州、樊城、襄陽等敵方據點被一一攻克。蔣介石一直堅信且宣揚的人民解放軍沒有攻城能力之説,被無情戳破。

  一個月後,除東北方面負責人因交通條件限制未到,華北、華東、中原、西北各解放區和軍隊,均派出了主要領導來到西柏坡。中央政治局會議在西柏坡舉行,史稱“九月會議”。

  在這個會議上,毛澤東提出,未來新中國的政權性質,就是無産階級領導的,以工農聯盟為基礎的人民民主專政;政權的組織形式,是採用民主集中制。確立了未來新中國的國體和政體。

  在西柏坡有一個長廊,墻壁上鐫刻了數十封電報。僅三大戰役期間,西柏坡向前線共計發出電報408封,其中毛澤東本人起草了190份。

  這時,華東野戰軍副司令員粟裕發來一封電報,建議大軍暫不過江,而在江北準備大的戰役。毛澤東收到電報後,整整失眠兩天,隨即他要求發報,請陳毅、粟裕立即趕來。經反復討論後,黨中央和毛澤東最終採納粟裕建議,確立了集中兵力,在中原戰場上大量殲敵的作戰方針。

  遼沈、淮海、平津三大戰役共殲滅國民黨軍154萬余人。國民黨政權主要軍事力量基本被消滅。55歲的毛澤東也長出了第一根白發。毛澤東説:“白了一根頭發,勝了三大戰役,值得!”

  1949年1月31日是大年初三,人民解放軍正式接管北平城防,也是這一天,蘇聯中央政治局委員米高揚來到了辭舊迎新、喜氣洋洋的西柏坡。在接下來的幾天裏,毛澤東多次會見米高揚,談了新中國的國家政權問題,還有中國革命的進展情況,以及新中國成立後的經濟建設、民族問題、外交問題。談話結束後,米高揚對翻譯師哲説:“毛主席有遠大的眼光,高明的策略,是很了不起的領袖人物。”

  米高揚走後不久,西柏坡迎來了一場盛會。這個名叫“七屆二中全會”的會議,被認為是一段新徵程的起點,這段徵程有一個特殊的稱呼,“進京趕考”。

  第三集 《“趕考”路上》

  “五一口號”發布後,各民主黨派、無黨派人士和海外華僑熱烈響應,紛紛啟程北上。

  有23位民主人士來到西柏坡,投入籌建新中國的工作。他們被給予了極高禮遇。新房,新家具,夥食上給予小灶待遇——每人每天供給白面1斤3兩,每月肉7斤2兩。

  費孝通、雷潔瓊等一行人,是毛澤東在西柏坡邀請的最後一批客人。他們乘車前往西柏坡的路途上,迎面而來的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送糧隊。費孝通後來説,他對中國農民的重新認識,就是從這件事開始的。

  雷潔瓊提出了一個問題,怎樣看“劃江而治”呼聲的社會基礎?

  毛澤東笑了,笑得很大聲。他説,事情要看得長遠些,立場要站在人民的角度,不要受其他國家的影響。

  北平和平解放,人民解放軍北平入城慶典上,雷潔瓊、田漢等人站在正陽門城樓,看到人民解放軍邁入正陽門,立刻被震天的口號和招展的紅旗包圍了。全副武裝的人民軍隊從正陽門大街往東,直接走進儼然“國中之國”、中國人不得擅入的使館區。毛澤東為此有特別指示,“美式坦克、大炮都要拉出來……通過東交民巷。”

  1949年3月的西柏坡,就連房子也不夠住了。中央委員和候補委員,一律兩到三人共一間住房。

  80多平方米的機關大食堂被徵用作為會場,3月5日午飯後,攝影師蘇河清將一臺攝影機擺到大門一側。許多老戰友都是多年未見,三個一群五個一夥正聊得熱鬧。賀龍孩子氣地走了過來,竟然直接就走過了會場大門。

  會議開始了,毛澤東毫無儀式感地穿過會場,走上主席臺。

  他説:今後,黨的工作重點,必須由鄉村移到城市,城市工作必須以生産建設為中心。如果我們在生産工作上無知,不能很快學會生産工作,不能使生産事業盡可能迅速恢復和發展,獲得確實的成績。我們就會站不住腳,我們就會失敗。他還説:資産階級的“糖衣炮彈”將成為對于無産階級的主要危險。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務必使同志們繼續地保持艱苦奮鬥的作風。

  七屆二中全會閉幕10天後,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機關終于要遷赴北平了。毛主席對周恩來説,我們今天要“進京趕考”去了。周恩來就説,我們“進京趕考”,不要被退回來呦。主席説,退回來就是失敗,我們不要學“李闖王”……

  中共中央到涿縣後改乘火車,3月25日車到清華園時,天已經大亮了。當晚,新華社向全國播發:毛澤東和黨中央勝利到達北平。

  在溪口老家的蔣介石聽到後,重重嘆了一口氣,説道:“我們的情報都幹什麼去了?”

  25日上午,毛澤東一行轉乘汽車來到頤和園。秘書葉子龍買了一些芝麻火燒和熟肉。毛主席説,子龍,你還挺會買。這是北京一個名小吃,我30多年前就在北平吃過。恰是30年前的北平之行,毛澤東讀到《共産黨宣言》《階級鬥爭》和《社會主義史》。毛澤東曾説:“到了1920年夏天,在理論上,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

  1949年3月25日下午5時,毛澤東、劉少奇、朱德、周恩來、任弼時等在北平西苑機場,同前來歡迎的各界代表及民主人士1000多人見面,並檢閱人民軍隊。

  當晚,毛澤東入住香山雙清別墅。

  第四集 《雙清紀事》

  1949年4月下旬,這一天,攝影記者徐肖冰在毛澤東專注看報時,悄悄按下了快門。

  這是毛澤東最著名的照片之一。他拿著的報紙上,“南京解放”四個字赫然在目。

  半個月前,毛澤東在雙清別墅會見了國民黨政府和談代表團首席代表張治中。

  4月20日,《國內和平協定(最後修正案)》被南京國民黨政府拒絕。21日清晨,當張治中起床推開窗子,報童們“號外!號外!毛主席、朱總司令命令人民解放軍進軍長江”的賣報聲已響成一片。

  在渡江戰役即將打響之際,一艘懸挂英國國旗的軍艦駛入了人民解放軍渡江東突擊集團防區。前線來電後,毛澤東回復:“凡擅自進入戰區,妨礙我渡江作戰的兵艦,均可轟擊。”

  南京解放,美國駐中國大使司徒雷登仍然未走。他奉命同中國共産黨接觸,但美國國務院提出的承認新中國的基本條件,是中國共産黨不能接受的。8月2日,司徒雷登不得不以普通僑民身份離開南京。

  隨後,美國國務院發表《美國與中國的關係》白皮書。毛澤東寫了數篇評論,其中以《別了,司徒雷登》最著名。毛澤東寫道:“封鎖吧,封鎖十年八年,中國的一切問題都解決了。”

  5月初的北平,景色宜人。5月初,毛澤東專程前往頤和園探望柳亞子先生。在雙清別墅期間,毛澤東還邀約了眾多民主人士親切交談。他的細致周到、待人以誠,令人動容。

  轉瞬已是6月,為紀念中國共産黨成立28周年,毛澤東要做一篇大文章。這就是《論人民民主專政》。它科學、係統地闡明了新中國的性質、構成、前途,創造性地發展了馬克思主義關于國家和革命的理論。

  1949年9月21日,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召開之際,毛澤東告別雙清,正式移住中南海。

  第五集 《日出東方》

  1949年10月1日。這天早晨,北京飄起了細雨。天安門廣場上,早已聚起成千上萬參加大典的人群。前一天晚,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奠基儀式上。毛澤東宣讀了他親擬的碑文:三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從那時起,為了反對內外敵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歷次鬥爭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這份保存在中央檔案館裏的《共同綱領》草案原件,毛澤東至少做過共計200余處修改。在1954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頒布之前,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屆全體會議上通過的《共同綱領》,一直起著臨時憲法的作用。

  新中國成立在即,萬事叢集。9月25日,在中南海豐澤園召開了有關國旗、國歌、國徽的協商會。關于國歌,毛澤東説,大家認為《義勇軍進行曲》作國歌最好,意見比較一致,我看就這樣定下來吧。關于國旗,毛澤東手裏拿著復字32號即五星紅旗圖案説到:我看這個圖案表現了我們革命人民的大團結。現在要團結,將來也要團結。

  一唱雄雞天下白,萬方樂奏有于闐。

  中華人民共和國開國大典,于1949年10月1日下午3時開始。

  “同胞們,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人民政府今天成立了!”

  毛澤東一一念出56位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委員的名字,可是,委員們並沒有都蒞臨這個重要時刻。陳賡,是抱著收音機收聽開國大典實況的。而正在寧夏前線的耿飚,也是抱著收音機,凝聽來自北京的聲音的。為組建新中國空軍忙碌的劉亞樓,在萬裏之外的莫斯科中國駐蘇聯大使館籌備處收聽盛況。

  在香山養病的任弼時,傍晚焦急地站在門口等待參加慶典歸來的女兒。女兒高興地給他講了大典盛況。任弼時專注地聽著,神情喜悅。

  開國大典上,毛澤東穿著的主席禮服,是特別趕制的,挺括、簇新。禮服裏面卻是另一番景象。據衛士回憶,毛澤東在禮服裏面,竟然是套了一件破了四個大窟窿的羊毛衫。

  偉人亦有鄉情在。得知曾經給自己站崗、送信的堂弟毛澤連還活著,毛澤東希望他也能來參加開國大典。只是毛澤連緊趕慢趕,還是沒能趕上大典。毛澤連回鄉時,毛澤東送給他一個棕黃色舊皮箱,那是楊開慧當年的嫁粧,還有7斤紅片糖。

  開國大典這天,毛澤東在天安門上站了六七個小時。他不斷揮手向群眾致意,高呼“工人同志們萬歲”“農民同志們萬歲”“人民萬歲”。回到中南海駐地,女兒李訥問:“爸爸,人民群眾喊你萬歲,你喊人民萬歲,真有意思!” 毛澤東回答:“這樣才對得起人民啊!”

  直到淩晨4點,毛澤東仍無睡意。他讓衛士拿來《史記》,看著看著,他忽然放聲説道:“我們革命不容易啊,有多少同志獻出了生命,如果他們能看到今天這種場面,一定比我們還高興。”言罷,毛澤東的眼中涌出了淚花。

  (總導演 夏蒙 章紅偉 總撰稿 李向前 夏蒙 楊壯)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086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