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66歲湖南女作家殘雪:成為諾獎熱門很意外

2019年10月09日 08:48:45 來源: 華聲在線

  華聲在線10月8日訊(新湖南客戶端·華聲在線記者 劉瀚潞 廖慧文 陳薇)2019年諾貝爾獎各個獎項正陸續揭幕。10月10日晚,2019年度諾貝爾文學獎與因故中止評選的2018年度諾貝爾文學獎將同時揭曉。近日,英國博彩公司NicerOdds公開了2019年諾貝爾文學獎賠率榜,加拿大作家安妮·卡森排名第一,湖南籍女作家殘雪排名第4,為今年獲獎的熱門人選。殘雪是目前最具有先鋒氣質的作家之一,作品也以晦澀難懂著稱。據介紹,截至目前,她是在全球范圍內被翻譯作品最多、入選外國高校教材最多、擁有研究機構最多的中國當代作家。

  今天下午,新湖南客戶端電話採訪了現居西雙版納、潛心創作的殘雪。她表示,前幾天已得知了消息,並與自己的出版編輯通了電話。

  》》此次的入圍有點意外

  新湖南客戶端:對于此次成為諾獎熱門人選,您有什麼感想?

  殘雪:目前只是進入賠率榜,還沒有得獎。國內的朋友太重視這個獎了,這只是一個獎,又還沒有得,不必都來找我。入圍跟得獎之間還差得遠。這個獎的結果有成千上萬的可能性,目前是預料不到的。對于此次的入圍,我很高興。這説明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比以前開放,開始重視高層次的純文學。

  還是要等讀者慢慢地成長起來。讀者越來越多時,(得獎)呼聲才會越來越高。現在還是少了一點。雖然有些專家、研究者和作家推崇我的作品,但是讀者群體還沒有起來,廣泛的影響還不夠。

  博爾赫斯、卡爾維諾,我最崇敬的這兩個作家都到死也沒有得到諾獎。因為他們的作品之前太小眾,但是他們的影響比有些得獎的作家還要大。

  這一次倒是有點意外,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把我放到前面去了。可能説他們現在的眼光比以前要開放一些,他們的文學觀念和胸懷比以前要開放一些。以前好幾個那麼好的作家都沒有得到,我都為他們抱不平。

  》》目前創作精力旺盛

  新湖南客戶端:聽説您搬到雲南了,目前的創作狀態如何?可以透露一下現在在創作什麼作品嗎?

  殘雪:目前住在西雙版納,從北京搬到這裏,已經兩年多了。我堅持了30多年的創作,每天都要寫。搬到西雙版納來之後,氣候條件更好了,現在的創作精力更旺盛了。我每天寫作一個小時左右,按著老規矩來。

  我目前創作的作品比較多,才出版了《赤腳醫生》,就不透露新的作品了。

  》》童年的經歷對我的創作影響很大,年紀大了需要趕緊搞創作

  新湖南客戶端:您是湖南日報社的子弟,在長沙長大。對這裏有什麼記憶嗎?有沒有創作相關的作品?

  殘雪:我有時候在網上搜索一些湖南日報的文章。上一次我出《赤腳醫生》的時候,你們對我作品報道的文章寫得不錯。

  現在對兒童時代和青年時代在湖南日報社(原新湖南報社)和岳麓山腳下的生活都還有印象。現在那裏應該已經變樣子了。

  我有一本散文叫做《趨光運動》,那裏面好多都是以報社的那些地方為背景的。寫的都是童年的散文,有些篇幅還不短。童年的經歷對我的創作當然影響很大。那時候很好玩的,那個時候,岳麓山人很少。走在那裏,路上有很多植物,院子裏面有那些樹,還有很多小小的昆蟲。那是很好的。

  新湖南客戶端:您現在還偶爾回到湖南嗎?

  殘雪:我現在已經很少回到湖南。現在就希望不要動,每天就在這裏創作就好了。因為年紀大了,要是跑來跑去的,根本就搞不成創作了。

  我現在66了,年紀越大可能就慢慢的沒精力創作了,還不趕快搞?要趕快地把它搞出來。我哪裏都不想去,就是待在家裏搞創作。

  我對湖南的記憶依然很深刻。你看我的散文集裏面,幾乎全部是長沙的背景。那是魂牽夢縈的,一直到死都是那種背景的。家鄉嘛,就是忘不了,到最後都會是記憶猶新。

  作家簡介:

  殘雪,本名鄧小華,1953年生于湖南長沙,1970年進一家街道工廠工作,做過銑工、裝配工、車工,當過赤腳醫生、工人,開過裁縫店。1985年開始發表作品,已創作七百多萬字的新實驗文學作品。

  2015年,其長篇小説《最後的情人》(英文版)獲得美國最佳翻譯小説獎。代表作品包括《山上的小屋》、《蒼老的浮雲》、《黃泥街》、《赤腳醫生》等。

[責任編輯: 左梔子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51125081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