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27載不離不棄患難與共 長沙平凡夫妻演繹“山楂樹愛情”

2019年07月13日 22:43:0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長沙7月13日電 題:27載不離不棄患難與共 長沙平凡夫妻演繹“山楂樹愛情”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劉良恒

  在和未婚夫許志禮一起回娘家路上,一場突如其來的慘烈車禍,導致當時21歲的湖北姑娘黃翠雲永久癱瘓。

  面對命運的捉弄,這段苦澀的緣分何去何從?當時才30歲的許志禮毫不猶豫地扛起了責任,他將黃翠雲接回湖南家中,一邊悉心照顧愛人,一邊種田養豬、賺錢養家。

  這對備嘗生活艱辛的愛侶,不離不棄,患難與共,甚至不需要一紙婚約。春去秋來,寒來暑往,轉眼就是27年……

  一場慘烈車禍,甜蜜瞬間成苦澀

  沿著彎彎曲曲的鄉間小道,穿過草木茂盛的南方低矮丘陵,記者近日來到長沙市岳麓區含浦街道幹子村。許志禮與黃翠雲的故事,就發生在這個偏僻而寧靜的小山村裏。

  眼前的許志禮,個子不高,頭發花白,典型南方男人的模樣。記者一行在他家門口下車後,他熱情地打招呼,搬椅子、倒茶水,屋裏屋外,忙前忙後,動作很是利索。

  “她是湖北來鳳縣人,當時20出頭。我那時差不多30歲,除了在家裏種田,還在外做點木工活兒。”許志禮回憶説,1992年春天,他倆經人介紹見了一面,當時都覺得比較滿意,很快訂了婚,還商量好去黃翠雲老家辦結婚手續。

  沒想到的是,命運卻跟這對戀人開了個“玩笑”。回娘家路上,車行至湘西慈利縣大山中時,始料未及的不幸發生了,大巴車從77米高的山崖滾下,造成重大傷亡。

  “淩晨3點多,我從車裏爬出來後,就到處找她。找了兩個多小時,快天亮時,才在半山腰找到她,當時她已經昏迷了,我和當地人趕緊將她就近送到了鄉鎮衛生院,後來轉到縣城醫院,診斷説是脊椎壓縮性骨折。”許志禮説。

  黃翠雲説,從醫生口中,她當時就隱約意識到,自己情況不樂觀。一想到自己才21歲,以後可能就走不了路了,生活怎麼辦,許志禮會不會丟下自己不管,就一直哭。

  “我一直守著她,反正就是盡我所能,把她照顧好。她一哭,我就安慰她,讓她不要哭,安心養傷,還告訴她我一定會負責,絕不會拋下她不管,讓她放心。”許志禮説。

  治療了大半年後,黃翠雲依然沒有能恢復行走能力,許志禮幫她辦理了出院手續,毅然把她接到自己家中。

  27年如一日,攜手走過風風雨雨

  對臥床不起的“準兒媳”,老實巴交的父母盡管沒説什麼,但許志禮從他們的眼神看得出,二老是有擔憂的。

  在低頭不見抬頭見的小山村,鄉親們各種議論也不脛而走……但強烈的責任感,讓許志禮根本來不及想太多。

  每天一大早,天剛蒙蒙亮,當別人還在夢鄉,許志禮就早早起來,先燒一鍋熱水,端到床頭,為黃翠雲洗臉、擦手、擦背、做按摩,幫她換上幹凈衣服,然後為她準備早餐。

  忙完這些,許志禮接著又要煮豬食,然後去田裏勞作。最多的時候,他一個人種了6畝多雙季稻,養了6頭豬,裏裏外外,全是一個人,一到搞雙搶,基本上就沒日沒夜。

  最初幾年,黃翠雲飽受病痛折磨,心情也比較壓抑,經常動不動就發脾氣、扔東西,甚至打罵人。面對愛人時不時地無理取鬧,許志禮從沒紅過臉,從來都是默默忍受,撿起她亂扔在地上的東西,像哄小孩一樣哄著她,安慰她。

  “我走不得,稍不如意,心裏就煩躁。他脾氣好,從不跟我吵。剛開始幾年,我大小便失禁,一天弄濕四五次,換洗全靠他。這樣的好男人,世上難找呢!”黃翠雲説。

  許志禮與黃翠雲家的房子,收拾得幹凈整潔。細心的人能發現,他們家的廚房和廁所都是經過特殊設計的。灶臺比一般人家的要矮一截,坐在輪椅上的黃翠雲也能炒菜做飯。便器遠看像是木板床,中間挖了個坑,便盆便埋在這個坑裏,這樣,沒有靠背連坐都坐不了的黃翠雲就可以躺著如廁了。

  “在老屋住時,她上廁所很不方便,常常屎尿弄一身,我也累得要死。我學過木工,一直在琢磨,這事兒怎麼辦好,2011年新修房子,就搞了這套設計。”許志禮説。

  不離不棄,有家就有幸福

  年輕時的許志禮,在務農之余,還時不時外出做點木工活兒。但自從黃翠雲出事後,他就再沒有出遠門打工。

  共同走過27年,許志禮與黃翠雲只分開過5天。那是1998年,許志禮腎結石發作,疼痛難耐,醫生要求他必須住院治療,實在迫不得已,他才辦理入院手續。

  即使躺在病床上,許志禮也無法心安,他時刻牽挂著家裏的愛人,擔心她吃不好、上廁所不方便,還生怕她有任何意外閃失。住院期間,他一直要求提前出院。疼痛稍微緩解後,他就迫不及待地辦理了出院手續,匆匆往家中趕。

  “一直在家種田養豬,日子過得去,但手頭也不是很寬裕,每年都沒什麼余錢。我本來是有手藝的,不是沒想過出去打工,但實在走不開。你看她那個樣子,離開我基本沒辦法生活。我出去了,她怎麼辦?誰照顧她?”許志禮説。

  日子雖然清苦,但並不是沒有歡樂。1995年,許志禮和黃翠雲經人介紹,收養了一個小女孩。對他倆來説,孩子盡管不是親生的,但有了她的歡聲笑語,就有了一個完整的“家”,在飽受磨難之後,生活中也多了一絲慰藉。

  在許志禮看來,用實際行動照顧好愛人和養女,就是最好承諾,領不領結婚證,也沒多大關係。但時隔20多年,再次陪黃翠雲回娘家之後,他卻改變了主意。今年1月24日,許志禮和黃翠雲來到岳麓區民政局,領了結婚證。這對經歷風風雨雨的愛侶,終于結成了法律意義上的夫妻。

  如今,黃翠雲身體狀況趨于穩定,脾氣小了,臉上笑容多了。許志禮被安排在村裏負責環衛工作,他們的女兒也已長大成人,在長沙一家藥店上班,每逢節假日都回家陪父母。

  “有疼我的丈夫,有孝順懂事的女兒。現在一家人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我挺感恩知足的。”黃翠雲説。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4749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