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逝者永生——“一個人的球隊”的故事

2019年06月17日 09:53:45 來源: 新華網

  劉福

  現在,葉沙完美的肺就在劉福的身體裏。

  據《新京報》報道,當時劉福躺在湖南省湘雅二醫院的手術室裏等待器官移植,有人提著一個箱子走進房間,“供體質量非常好,”劉福聽見醫生説,接著他就失去了知覺。

  那天劉福術後醒來立刻就知道手術成功了。近20年來,他的呼吸從未如此舒適、順暢過。“我仍然戴著氧氣罩,但我知道手術成功了,因為我可以自己呼吸。窒息的感覺消失了,可以平穩地呼吸了,”他説。手術前,47歲的劉福非常平靜。如果移植手術成功的話,他獲得重生;如果沒有成功,他獲得最終的解脫。但劉福心中仍懷有一線希望,期待能被治愈。二十年來,劉福無法工作,在手術前的幾年裏,他幾乎喘不過氣來,腐爛的肺折磨著他,讓他覺得自己像個活死人一樣。

  早些年,來自湖南中部地區的劉福成為中國數以百萬計的農民工之一。這些工人在不同的建築工地、工廠和礦山之間來回穿梭尋找工作,努力維持家庭生計。對劉福來説,他擅長在礦上鑽孔,炮眼裏的炸藥“轟”地炸響,撒下無數粉塵。劉福對職業安全知之甚少,即便知道,他也會冒著風險去追求更高的報酬,過上好點的生活。但這份工作讓他付出了太多代價,徹底損壞了他的肺。

  劉福在1998年被診斷為塵肺病,在接下來的幾年裏,他就像一個死囚,等待行刑日子到來。在這期間,劉福也試著接受治療。他和兒子去了附近婁底市的一家當地醫院,醫生告訴他:“除非他接受器官移植,否則他的病毫無希望。”這個手術要花費五六十萬,劉福負擔不起。回家路上,劉福和兒子買了一口棺材。

  幸運的是,劉福接到湖南省紅十字會的電話,這成了他生命的轉折點。

  他回憶道:“我做夢都沒想到會進行器官移植。”這個電話是對器官捐獻者家屬的回訪。劉福的妻子在2015年的一次事故中去世,他同意捐出她的肝和腎。回訪中,劉福講述了他自己悲慘的經歷。“他們讓我交一份我近況的報告。我寫完以後堅持自己送過去。”他記得他花了將近一個小時才爬到紅十字會辦公室所在的五樓。

  幾個月後,湘雅二醫院免費接納他入院,他就在那裏等待肺源。在他住院的第42天,醫生告訴他可以準備手術了。醫生走後,劉福把頭蒙在被子裏哭了,兒子也躲在衛生間裏哭出了聲。與此同時,距離劉福醫院僅僅5公裏外,兩位悲慟的父母正在向他們唯一的兒子告別。

  劉福説:“在我離開重症監護室大約一周後,有人告訴我,我的肺是從一個16歲男孩身上移植的,我驚呆了。我完全能感受到他們的痛苦,因為我是一個父親,也有一個兒子。”

  器官捐獻的“雙盲”原則讓劉福不能同葉沙的父母聯係,但他設法了解到了一些捐獻者的事情,如葉沙喜歡打籃球。這就是為什麼當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聯係他時,他立刻同意和葉沙的器官接受者一起組織籃球隊,以感謝葉沙一家高尚的行為。

  並非所有器官接受者都願意公開他們的隱私。在七人中,有五人參加了這場活動:劉福;14歲的顏晶和黃山,他們各移植了葉沙的一片眼角膜;周斌,葉沙肝臟的受體;胡偉,移植了葉沙的一個腎。

  WCBA全明星賽

  在中國女子籃球甲級聯賽全明星賽七年的歷史上,葉沙隊兩分鐘的表演賽可能是最特殊的。

  當比賽進入中場休息時,五位穿著紅色隊服的葉沙隊球員進入賽場,他們的球服上印有編號和所接受器官的圖案。大屏幕上正在播放一段講述葉沙和球隊故事的視頻。

  “我是葉沙,葉沙的肺。”劉福在視頻中説。

  “我是葉沙,葉沙的眼睛。”顏晶説。

  “我是葉沙,葉沙的眼睛。”黃山説。

  “我是葉沙,葉沙的腎。”胡偉説。

  “我是葉沙,葉沙的肝。”周斌説。

  現場主持人一個個叫出他們的名字,6000多名觀眾起立為他們熱烈鼓掌。嘉賓席上,中國籃球協會主席姚明率先站起來鼓掌,而在球場上,這支球隊的對手、全明星隊員們正擦去臉上的淚水。

  “我忍不住流淚,當我環顧四周時,我發現我的隊友們也在哭,”中國國家隊隊員邵婷説。“我被這個故事深深打動了,我的隊友們也是如此。這個男孩和他的父母都很偉大,他們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情,”她繼續説,“我還沒有告訴我的父母,但我真的在考慮成為器官捐獻志願者。”

  除了周斌,葉沙隊沒有人知道怎麼打籃球。胡偉在兩分鐘內甚至連球都沒怎麼碰到過。他們在球場上跑來跑去,多次嘗試投籃,作為對手的女籃姑娘們沒有進攻,而是幫他們拿下籃板球傳給他們。周斌終于在哨聲響起前成功地打出了一記跳投和一次罰球,觀眾們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我聽説葉沙喜歡打籃球,他希望有一天能參加比賽,我覺得有義務幫他實現夢想,”來自廣西的53歲警察周斌説,“我的隱私和葉沙家人失去的相比不算什麼。”

  顏晶是葉沙隊裏另一位在比賽中得分的隊員——更準確地説,在比賽終場哨聲吹響之後,顏晶在邵婷的鼓勵下,還在籃下努力地投籃,一次、兩次、三次,第四次,籃球沿著鐵環轉了幾圈滾進籃網。兩支隊伍的球員都高興地跳了起來。

  “我用他的眼睛完成了一個夢想。”顏晶説。

  全明星賽在1月27日晚上落下帷幕,但葉沙隊的表演引來大量媒體關注,鋪天蓋地的報道讓更多人知道了葉沙隊和中國的器官捐獻事業,之後志願登記捐贈器官的人數爆增。在比賽兩天後的一次採訪中,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宣傳部主任張珊珊告訴記者,1月底共有90萬人登記捐獻器官。三個多月後,這一數字已超過122萬。

  葉沙的父母沒有去現場觀看比賽,他們看了比賽視頻。葉爸爸哭了,葉媽媽又開始失眠。葉爸爸説:“自從葉沙去世後,我的淚點變得很低,小事情也很容易情緒化。”“但我得到了極大的安慰。當我看到他們在球場上奔跑時,我的兒子似乎還在我們身邊。看到葉沙拯救的生命,我真的為他們感到高興。我打心底裏認為我的做法是正確的。”他説。

  兒子的猝然離世在葉沙父母的生命中留下了一個恒久的空洞,現在他們努力用忙碌的日子來填滿他們的時間,他們會參加器官捐獻宣傳活動,新開了一家烘焙坊。葉媽媽過去常為葉沙做飯,現在兒子的舊臥室改造成了烘焙房,她和來幫忙的鄰居一起制作各式點心和蛋糕在網上出售,生意不錯。

  劉福也開始了他的新生活。他在一家家政服務公司兼職,同時也是一名致力于推動器官捐獻的志願者。有一天,他在湘雅二醫院做器官移植和捐獻的義務宣傳員時,與一對中年夫婦擦身而過。就在那一刻,他心跳加速,內心涌動著一種奇怪的感覺。

  “我覺得我整個人都蒙了,話也不會説了,一整天心都在狂跳。後來我得知那兩個人是葉沙的父母,”劉福回憶道。(葉沙、劉福、顏晶、黃山、周斌和胡偉均為化名)(執筆記者:馬向菲;參與記者:帥才、姚羽、袁汝婷、林德韌)

   上一頁 1 2  

[責任編輯: 楊羽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3112463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