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逝者永生——“一個人的球隊”的故事

2019年06月17日 09:53:4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社北京6月16日電 題:逝者永生——“一個人的球隊”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

  陽光從窗戶傾灑進來,照亮內蒙古自治區體育館練習場的地板和綠色墻壁,籃球碰撞地板發出了 “砰、砰、砰”的響聲。劉福笨拙地拍著球,然後舉起皮球,投籃,沒中。

  劉福其實不會打籃球,長年握電鑽讓他的手厚實粗糙,拍起球來顯得並不算協調。不過,在2019年1月27日的中國女子籃球全明星賽上,他必須要在幾萬名觀眾面前登場亮相,這一切,只為了紀念一個熱愛籃球的男孩。

  劉福從來沒有見過這個叫葉沙的男孩,但後者已經是他人生的一部分。

  葉沙的壽命永遠定格在16歲生日之前,但他的器官分別移植在其他七個人身上,或許,葉沙的人生通過這種方式延續。

  在七人中,有五人組成了一支籃球隊,取名為“葉沙”。

  葉沙

  去世前一天,葉沙還是一個快樂的高中新生,他最喜歡的娛樂活動是打籃球。

  網上廣泛流傳的一張照片記錄了一個珍貴的時刻,當時葉沙穿著黑色上衣和深藍色校服長褲,在校園裏和同學們一起打籃球。他站在三分線內,面對著一個剛剛成功搶到籃板球的男孩。葉沙正在觀察這個男孩,他的右腳抬了起來,似乎下一秒他就要採取行動了。

  葉沙樣樣出色。他是運動健將,學校的優等生,曾在學校的數學競賽中奪得一等獎,多次被評為“優秀學生”。他身高180厘米,集合了父母的優點:略微卷曲的頭發,像父親一樣濃密的眉毛,像母親一樣漂亮的嘴唇。他很適合在學校戲劇中扮演“白馬王子”的角色。

  “我的妻子和我長得都很普通,我兒子長得這麼帥,比我帥好幾倍,真奇怪。”説到這裏,葉爸爸臉上露出了笑容。

  沒有人能想到死亡會這麼快找到這位既勤奮刻苦又朝氣蓬勃的學生。兩年時間一晃而過,葉爸爸仍然清楚地記得2017年4月26日那天的痛苦場景。當時葉沙從學校打電話給他的父親,説他頭痛得厲害。在接受《新京報》採訪時,葉爸爸回憶了當天中午和兒子的最後一次談話。他説:“我告訴他先回家。我本應讓他去找老師幫忙!要是他不回家就好了,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葉爸爸匆匆趕回家,一開門就發現兒子躺在地板上昏迷不醒。

  “我一遍又一遍地喊他的名字,但沒有回應,”他懊悔地説,臉隱藏在香煙繚繞的煙霧後面。

  葉爸爸急忙把葉沙送到湖南省腦科醫院,雖然離家只有10分鐘的車程,但為時已晚。醫生們盡了全力,但診斷結果不容樂觀——顱內出血嚴重,呼吸微弱,深度昏迷,對外界刺激無反應。葉沙的父母被告知要做最壞的打算。

  葉爸爸清了清嗓子説:“我不願意想最壞的情況,但説實話,我腦海裏有一個小小的聲音,告訴我‘這有可能發生’。”第二天早上7:20,最糟糕的時刻出現了,葉沙在距他16歲生日不到三周的時間被宣布腦死亡。

  大約在同一時間,器官捐獻中心協調員孟風雨接到腦科醫院的電話,告訴她可能有一個器官捐獻者。26歲的孟風雨迅速趕來,到了腦科醫院重症監護室時她看到醫生正在和葉沙的父母談話。

  孟風雨回憶道:“他們都在認真聽醫生講話,偶爾會問一些問題。”醫生告訴他們,葉沙病情不可逆轉,同時提到器官捐獻的可能性,葉沙年輕,他的器官處于完美狀態。當然,這一建議遭到了葉沙母親的堅決反對。看到這些,孟風雨甚至沒有走進房間就悄悄退了出來,她明白當時這對父母有多傷心——葉沙是他們唯一的孩子,而且那麼優秀。

  “我認為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失去孩子。我無心去説服他們,因為葉媽媽已經強烈反對這個提議了,”孟風雨説。走出醫院大門時,她恰好碰到葉爸爸正在向醫生朋友咨詢,希望找其他辦法救救孩子。“沒有別的辦法嗎?真的嗎?沒有別的辦法了?”葉爸爸絕望地問他的朋友。“不,太晚了,”他的朋友説。

  孟風雨十分理解葉沙父母的反應。在一個有著幾千年文化傳統的國家,一位家庭成員去世後身體“不完整”,對于許多中國人尤其是老一輩人來説,仍然是難以接受的。因此,在2010年中國開始志願器官捐獻試點時,僅有1000多人登記。

  然而,孟風雨離開醫院後不到半個小時就接到了來自湖南省紅十字會的電話,通知她有一個16歲的腦死亡男孩的父母想多了解器官捐獻的情況。

  “我很驚訝,”她説,“這是不是葉沙父母?這半個小時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他們完全改變主意呢?”

  時光快進到兩年後,當葉爸爸被問及他們改變心意的原因時,他説,在那半個小時裏,他接受了兒子永遠回不來的事實,決定幫兒子實現他的夢想。

  他説:“葉沙的夢想是成為一名醫生,拯救生命。”

  葉爸爸和葉媽媽最終和孟風雨見面,並簽署了人體器官捐獻文件。孟風雨回憶道:“他在選擇欄裏按順序勾選——角膜、心臟、肝臟、腎臟等,快速而堅定。”當他快填完表格時,葉爸爸在“肺”的選擇上有點猶豫。

  “我們是不是應該給孩子至少留一個器官?”他自言自語著。醫生告訴他,有一位晚期塵肺病患者正等待肺源救命,他的決定事關生死,葉爸爸的猶豫很快消散。葉爸爸説:“我曾想留一個器官給我兒子,但他的肺可以救一條命,所以我決定把肺也捐出去。”

  “現在回頭看,我覺得我做了正確的事情,”他繼續説,又清了清嗓子,“至少他在世界上留下了一些東西,我們的心不再空蕩蕩的。”

  葉爸爸説:“最大的遺憾是我們沒有捐贈更多器官。後來我才知道,他的器官原本可以最多救11個人。”

  “不……不像死于車禍的人,”他突然結結巴巴起來,“他的器官狀況很好。”

  “要知道我兒子的肺是最好的!有一天他從學校回來對我説:‘爸爸,你知道我今天在學校得了一等獎嗎?’‘什麼比賽?’我問他,‘在我們年級,我的肺活量最大!’他説。他的肺活量在同年級的400名學生中是最好的,”葉爸爸説,他的臉上再次閃現出罕見的笑容。

   1 2 下一頁  

[責任編輯: 楊羽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0731124632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