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要聞 炫聞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頭條新聞炫聞問政輿情專題

關注産後抑鬱症:初為人母後的精神困擾

2019-05-13 09:48:00 來源: 中國新聞網

  5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母親節。據聯合國人口基金介紹,目前全球大概每10萬名孕産婦就會有216人因分娩所帶來的疾病或並發症而付出生命的代價。即使新媽媽們勇敢地闖過了“産房”這一關,仍有10%至15%的人因“母親”新角色的轉變,而飽受精神問題困擾。

  産後抑鬱,初為人母後,不少人遇到的一大難關。

  3年前的一個冬天,正在做月子的李麗娟(化名)突然有一種衝動,想掐死襁褓中的孩子。她也在那一瞬間,意識到自己真的“生病”了。

  “坐月子期間,每天都硬撐著身上的疼痛去照顧小孩,沒有人幫自己特別的無助。”李麗娟説,當自己拖著疲憊的身體在房間帶孩子時,婆婆和丈夫兩個人卻開心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因感受不到家人的關愛,李麗娟在産後不久就出現了情緒低落的症狀,覺得未來生活無助、絕望,她時常在房間裏大聲吼叫,亂砸東西。

  根據美國精神心理協會(APA)《精神疾病的診斷和統計手冊》(DSM-IV)診斷標準,産後抑鬱症(PPD)一般是指産後6周內抑鬱發作,尤其是産後2周內發生的不伴有精神病症狀的抑鬱,臨床表現主要為持續和嚴重的情緒低落以及一係列徵候,比如動力減低、沮喪、哭泣、煩躁、失眠、易激惹及影響對新生兒的照顧能力,甚至自殺傾向等。

  對于自己的情緒,不敢承認也不敢面對,但李麗娟心底還是認為應該去看醫生。“在網上挂了號又取消,取消了後又去挂號,甚至有一次拿著挂號單去到醫生辦公室門前的時候不敢推開那扇門。”李麗娟説,真正要走出那一步真的非常困難。

  出月子後不久,李麗娟終于鼓起勇氣推開了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心理科門診那扇門,隨後被診斷為中度抑鬱與重度焦慮症。

  “很高興你能邁出這一步,很高興你能來!”李麗娟説,那是醫生對自己説的第一句話,感覺自己像找到了一根救命草一樣。

  此後,李麗娟堅持每周都去醫院,一直堅持了一個月時間,産後抑鬱症才有所緩解。一直到産假結束後回到單位上班,李麗娟的抑鬱症才真正恢復,但焦慮症卻一直伴隨著她。

  目前已恢復正常生活的李麗娟説,産後抑鬱不是嬌氣,是一種病,需要被正確看待且及時就醫,也需要丈夫和家人的關心和理解。

  “平均每天有20位患者參加測評,有40%患有産後抑鬱症,其中1人會有自殺傾向。”貴陽市婦幼保健院心理科副主任醫師姜文勝説,産後抑鬱症發病率越來越高,希望更多人關注這個群體。

  在心理科工作多年的姜文勝説,患上産後抑鬱症的患者一部分原因是生産後雌激素水平下降所導致,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角色的轉變暫未適應,家庭不和、婆媳爭執、財務、健康或人際關係壓力等原因也是患病的誘因。

  近年來,因為産後抑鬱而引發的悲劇頻頻爆出,如何應對産後抑鬱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

  在姜文勝看來,女性在孕期以及産後可通過參加各種興趣班來宣泄自己的情緒,同時女性要盡快適應自己的角色做一位學習型媽媽,而男方應該從“兒子”的角色轉變到“丈夫”的角色中來,並好處理好婆媳關係。

  對于婆媳關係處理辦法,姜文勝建議,在經濟條件允許的情況下,女性可以選擇去月子中心坐月子,避免婆息爭吵和照顧新生兒的手忙手亂,同時男方應盡快從原生家庭脫離出來,擔當起一個父親和丈夫的角色。

  “近5年來,産後抑鬱症發病率呈增長態勢,家人的愛是治愈産後抑鬱的良藥。”姜文勝説,不少男性也會患上産後抑鬱症,目前已接診了2名男性産後抑鬱症患者。(作者 周燕玲)

[責任編輯:宮曉倩]
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
1、打開手機軟件“微信”--“發現”--“掃一掃”。
2、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
3、識別成功後,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點擊確定。
4、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分享到朋友圈。
手機適配版    |    電腦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85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