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要聞 炫聞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頭條新聞炫聞問政輿情專題

如何推動特色小鎮有序發展

2019-05-07 07:35:43 來源: 經濟日報

既要規范糾偏 還要典型示范

  圖為浙江德清縣地理信息小鎮。在這裏,一條涵蓋數據獲取、處理、應用、服務的産業鏈已現雛形。 新華社記者 翁忻旸攝

  特色小鎮對于激發新經濟發展活力、帶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等發揮了積極作用。日前舉行的2019年全國特色小鎮現場經驗交流會提出,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堅持特色興鎮、産業建鎮,推動特色小鎮有序發展

  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是《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的要求之一。日前舉行的2019年全國特色小鎮現場經驗交流會提出,堅持政府引導、企業主體、市場化運作,堅持從實際出發、因地制宜,堅持特色興鎮、産業建鎮,推動特色小鎮有序發展。

  非鎮非區 使命特殊

  特色小鎮既有望成為踐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平臺,又有條件成為推動城鄉融合發展的新載體

  作為新生事物,特色小鎮由地方率先探索,中央高度關注。特色小鎮不同于特色小城鎮。特色小鎮是在幾平方公裏土地上集聚特色産業、生産生活生態空間相融合、不同于行政建制鎮和産業園區的創新創業平臺,主要內涵是産業特而強、功能聚而合、形態小而美、機制新而活。特色小城鎮則是擁有幾十平方公裏以上土地和一定人口經濟規模、特色産業鮮明的行政建制鎮。

  專家指出,在新時代實施新型城鎮化戰略和鄉村振興戰略框架下,特色小鎮因“非鎮非區”特徵而擔負著特殊角色,既有望成為踐行經濟高質量發展的新平臺,又有條件成為推動城鄉融合發展的新載體。

  “對于新型城鎮化與鄉村振興來説,特色小鎮對城鄉融合起到了獨特的作用,一部分特色小鎮是城鄉之間的一個碼頭,城鄉資源在這裏交匯,尤其對于鄉村來説,城市的資源通過小鎮去支撐、滲透到鄉村。”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研究員、學術委秘書長馮奎説。

  “我們把特色小鎮進一步定義為‘城市功能基本單位’,生産、生活和生態空間融合是特色小鎮的重要特徵,特色小鎮既是承載高質量發展的載體,也是聚集高素質人口、提供高品質生活的地方。”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張車偉認為,特色小鎮在城鄉融合發展中的作用是非常突出的:特色小鎮可以根據需要,靈活地布局于城市、城郊甚至農村地區,從而成為帶動城鄉融合發展的政策工具。特色小鎮的投資規模一般都在幾十億元甚至上百億元,如果布局農村則可以輻射周圍幾十甚至上百平方公裏,帶動周邊鄉村就業,人口聚集也會增加農産品需求、提高農業生産效率,成為鄉村振興的內生動力。

  規范糾偏 正本清源

  認清發展的內在規律,特色小鎮的發展要走市場化運作道路,要有實實在在的産業支撐

  2016年以來,部分特色小鎮建設存在一些亂象乃至走樣的問題。一方面,數量過多、概念不清,出現了一些濫用概念的虛假小鎮、缺失投資主體且沒有動工建設的虛擬小鎮,出現了特色小鎮與特色小城鎮概念混淆問題;另一方面,質量不高、特色不顯,一些特色小鎮對産業論證不到位,産業特色不鮮明、層次低、技術弱,沒有形成集聚效應。有些地區甚至存在政府債務風險加劇和房地産化苗頭。

  之所以出現這些問題,在馮奎看來,主要原因是沒有認清特色小鎮發展的內在規律,沒有認識到小鎮發展的復雜性,出現了盲目發展的現象。特色小鎮個頭小,但“五臟俱全”,多種要素集聚,多種功能融合,建設難度極大。

  “一些縣市政府盲目提出要建設幾十個特色小鎮;一些規劃團隊不注意分析小鎮發展的各類限制性條件;一些企業走上了傳統的園區開發、房地産開發老路。”馮奎説。

  為解決這些問題,2017年12月份,國家發展改革委等4部門聯合印發的《關于規范推進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建設的若幹意見》明確提出,不能把特色小鎮當成筐,什麼都往裏裝,不能盲目給産業園區、旅遊景區、體育基地、美麗鄉村、田園綜合體以及行政建制鎮戴上特色小鎮“帽子”。2018年8月份,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了《關于建立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高質量發展機制的通知》,提出了若幹規范管理措施。此後,全國特色小鎮建設逐步回歸理性,糾偏工作取得了一定實效。

  “通過交學費,買教訓,現在思路厘清了,有利于特色小鎮健康發展。”馮奎説。

  近日召開的2019年全國特色小鎮現場經驗交流會上發布的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從國務院有關部門的工作看,兩批403個“全國特色小鎮”更名為全國特色小城鎮後,現有特色小鎮創建名單共有兩個,分別是國家體育總局的96個全國運動休閒特色小鎮、國家林草局的50個國家森林小鎮,國家體育總局淘汰整改了34個、暫時保留62個。從各省份的工作看,各省份共淘汰整改了385個“問題小鎮”。其中,在省級特色小鎮創建培育名單中淘汰整改了70個、暫時保留996個,在市縣區級特色小鎮創建培育名單中淘汰整改了174個,在政府創建名單外市場主體自行命名特色小鎮中淘汰了141個。

  日前印發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明確提出,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建立規范糾偏機制,逐年開展監測評估,淘汰錯用概念的行政建制鎮、濫用概念的虛假小鎮、缺失投資主體的虛擬小鎮。組織制定特色小鎮標準體係,適時健全支持特色小鎮有序發展的體制機制和政策措施。全面開展特色小城鎮建設情況調查評估。

  張車偉認為,特色小鎮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特色小鎮的發展要走市場化運作道路,要有實實在在的産業支撐,至少是要能營利的。同時,政府要從規劃設計、土地、産業政策、金融等方面給予引導和支持。

  “就特色小鎮而言,政府部門一邊要鼓勵,一邊要約束。”馮奎表示,要鼓勵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創造條件讓有條件的主體來參與。同時,約束手段要嚴,要堅守底線,包括防止房地産化、防止小鎮開發引發政府債務風險,防止土地浪費,防止生態環境受到破壞。這些底線,政府要守住。

  既立規矩 又指方向

  將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典型經驗在全國范圍內推廣,引導更多特色小鎮因地制宜、學習借鑒,積極探索自身發展道路

  “特色小鎮建設既要立規矩,又要指方向。”張車偉説。

  近年來,各地區按照黨中央、國務院要求,積極借鑒浙江經驗,緊密結合本地實際,強化規劃引領和政策激勵,涌現出一批産業特色鮮明、要素集聚、宜業宜居、富有活力的特色小鎮,對于激發新經濟發展活力,帶動傳統産業轉型升級,以及促進歷史文化傳承保護等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

  既要規范糾偏,也要典型引路。2019年全國特色小鎮現場經驗交流會推廣了“第一輪全國特色小鎮典型經驗”,共包含5個方面。一是浙江德清地理信息小鎮、杭州夢想小鎮和福建寧德鋰電新能源小鎮在打造新興産業集聚發展新引擎上的經驗。二是浙江諸暨襪藝小鎮、廣東深圳大浪時尚小鎮、吉林長春紅旗智能小鎮在探索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新路徑上的經驗。三是江蘇蘇州蘇繡小鎮在開拓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新空間上的經驗。四是江西大余丫山小鎮、安徽合肥三瓜公社小鎮在構築城鄉融合發展新支點上的經驗。五是天津西青楊柳青文旅小鎮在搭建傳統文化傳承保護新平臺上的經驗。

  “這是將實踐證明行之有效的典型經驗在全國范圍內推廣,以期引導更多特色小鎮因地制宜、學習借鑒,積極探索自身發展道路。”張車偉認為,這種措施和做法,是政府治理方式和手段的轉變,是對堅持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的踐行,有利于引導特色小鎮發展並産生更大實效。

[責任編輯:劉覓覓]
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
1、打開手機軟件“微信”--“發現”--“掃一掃”。
2、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
3、識別成功後,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點擊確定。
4、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分享到朋友圈。
手機適配版    |    電腦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589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