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要聞 炫聞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頭條新聞炫聞問政輿情專題

老舊小區加裝電梯:都怕出了“冤枉錢”?

2019-05-05 07:38:43 來源: 工人日報

  對于老舊小區加裝電梯來説,難免出現萬事俱備之後,因為“個別人的個別原因”而擱淺

  【新聞廣角】都怕出了“冤枉錢”?

  近日,合肥市廬陽區紅星路96號大院,一棟7層樓房其中的一個單元前開來了挖掘機等施工設備。在小區一眾居民的圍觀和見證下,電梯基坑正式開挖,這也是該區首個老舊小區加裝電梯工程。

  工程破土動工,也就意味著老舊小區加裝電梯已進入實質性階段。如果一切順利的話,未來,該單元2層以上共12戶居民將告別“爬樓梯”回家的歷史。

  對于已經在該小區住了幾十年的老人們來説,這是一個令他們十分激動的時刻。而對于小區所在街道以及合肥市廬陽區住建部門來説,這僅僅是一個開始。接下來,全區到底有多少老舊小區能順利加裝電梯,他們的心裏還沒有底。

  老人上下樓越來越不便

  紅星路96號大院是安徽省衛生係統的老“家屬院”,搬遷前的原安徽省政府所在地離該小區也不過區區幾百米遠。

  今年86歲的張寶金老人在紅星路96號大院裏已經住了好幾十年時間,半輩子的光陰幾乎都是在這個小區裏度過的。雖然孩子們已經在遠離老城區的地方購買了新的住房,也多次提出讓老人和他們一起住,但是張寶金就是不願意。

  “鄰居中有很多住戶都是老同事、老朋友,我對這裏有很深的感情,我不想走。”張寶金堅持留在這個與周邊新區相比要破舊而且低矮得多的老小區裏。只是隨著年齡增加和體力下降,張寶金感覺到上下樓越來越不方便。

  張寶金常常自嘲:“我們每天其實不能叫上樓,只能叫爬樓。”不想搬離老小區的張寶金因此十分渴望自家的房子什麼時候也能裝上電梯。

  事情的轉機出現在廬陽區逍遙津街道針對老舊小區改造開展的一次大走訪、大調研座談會上。在紅星路96號大院徵求居民代表關于老舊小區整治的建議時,有居民代表提出了在小區裏加裝電梯的想法。

  這種情況在地處老城區核心的逍遙津街道其實相當普遍。街道隨即將收集到的居民代表意見反饋到廬陽區政府以及區住建局。集中到來的意見甚至直接推動了廬陽區政府有關在既有住宅加裝電梯政策的出臺。這個政策甚至比合肥市隨後出臺的“實施意見”還要早幾個月。

  有了政策的支撐,加裝電梯的程序便明朗了。

  張寶金老人和同一個單元裏另外兩名熱心的住戶共同組成居民代表負責居民申報的一些基本程序。廬陽區當時的政策是,樓棟所在單元所有住戶必須全部同意方可實施。僅僅只用了兩天時間,張寶金老人所在單元樓裏包括一樓住戶在內的14家住戶全部簽字同意加裝電梯。

  在單元樓裏3名熱心居民代表的撮合下,隨後的電梯廠商選擇與費用分攤等問題也順利獲得全體住戶同意。在費用分攤方面,他們採取的是以係數比例分攤的方式。所有樓層以三樓作為標準,三樓以上按係數遞增,三樓以下按係數遞減,一樓不用出錢。

  加不成電梯的原因千奇百怪

  集資前,居民們申請了一個專門的共有賬戶用于支付相關費用。僅僅一天時間,所有住戶就把按比例應該分攤的錢全部匯入指定賬戶。

  張寶金老人對此感慨萬分:“居民只要心齊,事情就好辦多了。”

  紅星路96號大院顯然開了一個好頭,但這並不意味著廬陽區其它老舊小區可以同樣循此順利推進。

  廬陽區住建局城建科科長崔偉幾乎每天都能接到電話咨詢,詢問有關老舊小區加裝電梯的事。平均每個星期之內,至少有兩撥人會來到崔偉的辦公室裏了解這件事。

  在崔偉的印象中,紅星路96號大院並不是第一個有著加裝電梯意向的小區,而96號大院之所以成為該區第一個實際開工建設的老舊小區,確實是“方方面面條件都成熟”的結果。

  一個側面的證據是,與96號大院開工建設的樓棟單元相鄰的另外一個單元,居民們對于加裝電梯的渴求程度同樣非常高,而程序上也幾乎到了“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的程度,但就是因為“個別人的個別原因一時半會兒裝不起來”。

  這些“個別人的個別原因”可謂五花八門,並且主要集中在一樓住戶。有的住戶是因為與樓上住戶平時就有矛盾,積怨較深;有的覺得影響光線和通風;也有的是認為會影響風水;還有一種就是心理不平衡,總覺得裝了電梯是便宜了樓上的而自己得不到半點好處。

  所有這些矛盾最終的焦點,在廬陽區逍遙津街道物業辦主任張金成看來,最終的指向只有一個字:錢。他覺得,大多人都有怕出“冤枉錢”的擔憂,都擔心自己多出了錢又沒能享受到同等的回饋。

  在老舊小區加裝電梯申請過程中,個別小區甚至出現這樣的狀況:有的單位願意集體出錢統一為小區住戶加裝電梯,但是考慮到已經有部分房屋出售給本單位之外的職工,因而意見未能統一;還有一種情況是,小區住戶全部為本單位職工,單位也願意出資來加裝電梯,但是單位內部部分未住在老舊小區裏,未能享受到加裝電梯服務的職工不同意。

  加裝電梯不成的原因千奇百怪,也正因為如此,相關人員都覺得,紅星路96號大院的電梯施工彌足珍貴。

  摸著石頭過河

  今年1月,合肥市政府印發了在既有住宅加裝電梯工作的實施意見,提出市區(含開發區)財政對非單一産權既有住宅加裝電梯採取事後補助的方式予以補貼,具體額度為每臺電梯給予20萬元補貼,市、區財政各承擔50%。

  紅星路96號大院正在施工的這部電梯,最終的費用大約50萬元。有了政府的補貼後,居民們實際支出的費用會少很多。

  “現在可以説,政策上已經非常清晰了,但具體實施還需要提出申請的小區居民意見高度統一,政府也不能大包大攬。”崔偉説。崔偉是建築學專業出身,她從建築學的角度對老舊小區加裝電梯的復雜性分析時發現,有些居民是因為對建築物本身不夠了解而在具體加裝電梯過程中發生分歧,她對發生這樣的情況尤為感到遺憾。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有一個小區,其申請時間甚至比紅星路96號大院還要早很多,而且基本方案都審核通過了,結果在方案公示階段,一戶居民突然反悔,導致工程遲遲不能施工。

  據崔偉介紹,老舊建築各有其結構上的特殊性,因此在具體的電梯加裝方案上也各不相同,“既要考慮到既有建築結構的安全性和消防的安全性,還要考慮到居民的乘坐舒適度,市容市貌等多種因素。”

  “加裝電梯一旦涉及到整體建築的加固需求,勢必會極大影響加裝電梯的總體費用。對于這部分費用,居民們一般不理解,同時也不會願意分攤。”崔偉説。

  據了解,加裝方案的審圖程序是非常嚴格的,審圖機構會從結構、建築、設備等方面請一些專家對初步設計方案進行評審、把關。“新建建築的審圖程序反而簡單一點,特別是在老的房屋中新建,有可能影響到這個房屋的原有結構,或者改變房屋承載力的,這樣的審圖最嚴。”

  也正因為如此,有不少審圖機構甚至不願意承接加裝電梯的審圖業務,他們嫌這樣的審圖項目小、費用少,但審圖的過程特別復雜,而且花費的人力、物力資源還比較大。

  按照合肥市制定的程序,加裝電梯的施工圖即便是在經過有資質的審圖機構及消防機構審查後,仍須轄區住建機構牽頭組織規劃、財政、國土、市場監管、消防、城管和環保等有關部門進行聯合審查。

  把關嚴了,有些想放松要求節省費用的方法走不通,有些居民可能會不理解。對此,崔偉只能一個一個解釋。

  “好事必須辦好,因此我們只能在源頭上嚴格把關。現在如果放松要求,馬馬虎虎地就讓老舊小區裝上電梯,8年、10年之後一旦各種安全問題、隱患問題頻發,我們又怎麼對得起老百姓?”崔偉説。

[責任編輯:孫蒙蒙]
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
1、打開手機軟件“微信”--“發現”--“掃一掃”。
2、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
3、識別成功後,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點擊確定。
4、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分享到朋友圈。
手機適配版    |    電腦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449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