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
首頁 頭條 要聞 看湖南 政務 社會 市州 訪談 湘企 産經 教育 銀行 房産 旅遊 娛樂 健康 文藝 專題 炫聞 本網專稿

湖南93個職位未達筆試開考比例 省考取消職位多在基層公檢法

2019年04月11日 09:05:25 來源: 紅網

12091554833727812.jpg

2018年4月21日,中南林業科技大學考點,參加完湖南省公務員考試的考生走出考場。 圖/瀟湘晨報記者 楊旭

  一年一度的公務員省考,吸引著大家的眼球。哪些崗位受到追捧,哪些崗位無人問津?瀟湘晨報記者從最新公布的報名情況和取消或減少的職位中發現,今年,公檢法係統的職位相對來説有些遇冷。

  是崗位魅力不再,還是職位門檻提高,我們採訪了中公教育的相關專家對此進行了分析。

  瀟湘晨報記者 劉建勇 長沙報道

  4月8日17時,2019年湖南省公務員招考改報截止,這意味著2019年湖南省公務員招考報名工作全部結束。根據計劃,2019年招錄公務員6522名,其中基層的鄉鎮(街道)機關4128名,公安機關487名、法院係統556名、檢察院係統265名。未達到筆試最低開考比例取消的93個職位,22個來自鄉鎮職位,其余來自公檢法崗位,其中含省司法廳的3個監獄民警和1個戒毒民警職位。這意味著,今年取消的職位中,公檢法係統職位佔比超過了76%。其中,取消職位最多的是基層的法官助理職位,共25個。

  

  多個崗位無人問津,公檢法失去魅力?

  4月2日,律師劉曄峰在一篇題為《湖南省法院檢察院公考:36個崗位無人問津的背後》的文章中分析稱,基層法官和檢察官“工資低,晉升慢,責任重,限制多,地位下降”,是這次報考人數不多的重要原因。對此,中公教育的時政分析專家鄭嵐少持不同看法,他認為,這兩類職位報名人數不多的主要原因是門檻提高。

  “並不是公檢法紀係統的職位失去了吸引力,主要是要求報考者必須取得國家司法考試A證或C證以上,這一條件提升了報考門檻。”鄭嵐少認為,“今年因為政府機構改革,以及層級招錄結構的變化,省直和市直基本沒什麼職位招考,招考職位大部分來自鄉鎮和基層公檢法紀係統,有些考生不想去,而公檢法係統的職位招錄大多又有專業限制,這就導致有些職位報名未達到招考比例要求,從而取消或減少招錄。”4月9日,鄭嵐少在接受瀟湘晨報記者採訪時介紹,實際上,往年法院和檢察院也有不少職位的報名未達到招考比例,只是今年法院和檢察院計劃招錄的職位相對比較多,所以顯得報名未達招考比例或無人報考的崗位比往年要多。

  記者查詢相關數據發現,2018年湖南省公務員考試計劃招錄9817名,其中公安機關(含森林公安)585名、法院係統423名、檢察院係統187名,最終取消招錄崗位419個,其中公檢法崗位75個,2017年,全省共計劃招考公務員9671名,其中法院係統779名、檢察院係統503名、公安機關583名,最終取消招錄崗位332個職位,其中公檢法紀105個。

  

  星沙一戒毒所基層民警職位216人報名

  “實際上,公檢法紀係統的文秘和財會職位報考人數比往年還多。”鄭嵐少説。

  鄭嵐少統計了全省報名人數排名前10的職位,第10名是招6名的長沙市公安局基層民警,根據湖南省人事考試院最近一次發布的數據,該崗位共346人報名,報錄比為57.67比1;長沙市星沙強制隔離戒毒所基層民警一職在全部招考職位中競爭比例排名第5,計劃招錄1人,報考人數216人,報錄比為216比1。

  鄭嵐少介紹,今年所有報考職位中,文秘和財會是競爭最激烈的。全省報名競爭比例排名前三的職位,分別是省科學技術協會綜合文秘1(招錄1人,553人報名,報錄比為553:1)、長沙市望城區銅官街道辦事處財務(招錄1人,471人報名,報錄比為471:1)、長沙市工商業聯合會財務會計(招錄1人,456人報名,報錄比為456:1)。

  根據湖南省人事考試院最近一次發布的數據,各職位報名人數總計為98164人,比2018年的114392人少了1萬多。“表面上看公務員考試在降溫,實際上,今年招錄的人數只有6522名,招錄人數比去年減少了3295名。所以,從招錄人數和報名人數的比例來看,今年報名的要比去年多。”

  心聲

  基層監獄實習民警:

  90後愛消費,基層待遇偏低

  2018年通過湖南省公務員考試成為某監獄民警的譚為民(化名)是一名90後。2017年,從湖南司法警官職業學院畢業的他當年就參加了公務員考試。當時,報考某市市區基層民警的他在面試階段被刷了下來。他坦言,之所以再次參加公務員招考,是因為感覺公務員“工作穩定”,選擇報考監獄民警職位,是因為該職位限定了是要畢業于他所就讀的學校。2018年,他報考的職位實際招考比例為1比8。

  “個人覺得基層公檢法人員的待遇還是偏低。”譚為民告訴瀟湘晨報記者,因為還未轉正,他每月到手工資3000多元,轉正後會多1000元左右,“對習慣了要吃好、穿好,還要出去旅遊的90後來説,這個工資是不夠花的。”

  了解到自己所在監獄有職位因報考人數不足而取消招錄,譚為民對此表示理解,“監獄大多離城區比較遠,很多時候我們都處在高墻電網裏,和外界接觸比較少,這對習慣城區生活的人來説,也不習慣。”

  瀟湘晨報記者 劉建勇

  辭職的基層司法所職員:

  基層圈子小,不想和未來丈夫分居

  在湘西自治州某鄉鎮司法所工作了11個多月後,在即將轉正前夕,石芳(化名)還是回到了長沙。現在,她在某知名律師事務所做律師助理,每月工資在5000至6000元。一年多以前,她在老家鎮上的司法所工作時,每月工資是3400元左右。

  “老家不用租房,開銷也小,實際上每月3400元的工資到月底還能剩幾百,現在月薪五六千經常月光。”石芳説,她選擇回到長沙,並不是因為公務員待遇低。

  “我們老家那種小地方,能長久待下去的,可能就只有那種一畢業就回去的。在外面上了幾年班再回去的,很少。”2017年,25歲的石芳考回老家,是因為她覺得在外面工作累,但她沒想到在基層也累,“檢查多,周末經常開會”。

  石芳説,和她差不多同時離職的,還有一名男同事,“他覺得天天寫材料,沒一點成就感”。但石芳説,她離職的主要原因,不是工作沒成就感,也不是因為累,而是她認為在鄉下很難找到合適的對象,“考回鄉鎮當公務員的,大多數是女生。”石芳坦言,她在她工作的鄉鎮和周邊鄉鎮沒找到合適的對象,她不想和未來的丈夫分居兩地,也沒有足夠的自信把未來的丈夫吸引到鄉下工作。

[責任編輯: 鄧夢菲 ]
0100703300100000000000000111125611243519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