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秉忠
新華網河北頻道 ( 2019-03-03 14:38:20 )         稿件來源: 邢臺市委宣傳部

  劉秉忠是邢州五傑之一,元朝的開國元勳和丞相,郭守敬的老師,元朝國號的擬定者,北京城的修建者,是著名的元代政治家、元曲作家、陰陽風水學家和建築專家。

  劉秉忠,字仲晦,初名侃,邢州(今河北邢臺縣)人。生于1216年。他自幼博覽群書,,風骨秀異,志氣英爽不羈。八歲入學,日誦數百言。年十三,為質子于帥府。十七,為邢臺節度使府令史,以養其親。居常鬱鬱不樂,一日,投筆嘆曰:“吾家累世衣冠,乃汨沒為刀筆吏乎!丈夫不遇于世,當隱居以求志耳。”1238年,辭去吏職,先入全真道教,後在天寧寺(今油機邢臺西大寺)出家為僧,拜虛照禪師為師,法名子聰,號藏春散人,後出外雲遊遇海雲禪師,海雲禪師以其"博學多才藝",推薦給元世祖忽必烈,秉忠兼通儒官道釋四門,于書無所不讀,尤邃于《易經》及邵氏《經世書》,至于天文、地理、律歷、卜筮、三式六壬遁甲等各門學問,無不精通。論天下事如指諸掌。受到重用。

  1260年,忽必烈稱帝,命子聰制定各項制度,如立中書省為最高行政機構,建元中統等。至元元年(1264),忽必烈命子聰還俗,復劉氏姓,賜名秉忠,授光祿大夫、太保、參領中書省事(丞相)、同知樞密院事。至元六年,訂立朝儀。至元八年,劉秉忠建議忽必烈,取《易經》“大哉乾元”之意,將蒙古更名為“大元”,忽必烈採納了,這就是元王朝命名所由來。劉秉忠還主持了元朝首都大都和陪都上都的營建。1251年,蒙哥即大汗位,以忽必烈管理漠南漢地軍國庶事。忽必烈將營帳移到金蓮川,並在1256年命他在當地建立一座新城。1258年,新城建成,定名開平,忽必烈稱帝後改為上都。至元三年,劉秉忠又受命在原燕京城東北設計建造一座新的都城。新城規模宏偉,工程浩大,在劉秉忠和張柔、段楨等主持下,進展很快。至元九年,忽必烈根據劉秉忠的建議,命名新都為大都。至元十一年正月,大都宮闕建成。八月,秉忠無疾端坐而卒,年五十九。帝聞驚悼,謂群臣曰:“秉忠事朕三十余年,小心慎密,不避艱險,言無隱情。其陰陽術數之精,佔事知來,若合符契,惟朕知之,他人莫得聞也。”出內府錢具棺斂,遣禮部侍郎趙秉溫護其喪還葬大都。十二年,贈太傅,封趙國公,謚文貞(呵呵,謚號和宋璟、魏徵一樣)。成宗時,贈太師,謚文正。仁宗時,又進封常山王。 在有元一代,漢人位封三公者,僅僅劉秉忠一人而已。

  蒙古貴族在統一中國過程中,大肆燒殺虐掠,變農田為牧場,使社會經濟受到嚴重摧殘破壞。劉秉忠向忽必烈介紹了一整套封建治國平天下的經驗和理論,採取一係列措施,獎勵農桑,興修水利,設立學校,統一建立官制,對于醫治宋末元初的戰爭創傷,促進我國經濟、文化的恢復和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據《元史》記載,劉秉忠“以天下為己任,事無巨細,凡有關國家大體者,知無不言,言無不聽,帝寵任愈隆”。

  他還注意選擇人才,他認為,“君子所存者大,不能盡小人之事,或有一短;小人所拘者狹,不能同君子之量,或有一長。”其中邢臺縣郭守敬、沙河人張文謙以及元代的大學者張易、王恂等,都曾和劉秉忠一起在邢臺縣西部紫金山上的紫金山書院同過學,四人皆是劉秉忠的學生,秉忠對他們因材施教,後都經他推薦入仕元朝,各自成為著名的數學家、農學家、天文學水利學家、和大學者,對我國當時天文、數學以及水利事業的發展有著突出的貢獻,被譽為邢州五傑。劉秉忠先後為朝廷舉薦的張文謙、張易、姚樞、許衡、李德輝等數十人。這些人或為當時名流,或為大儒,或起自民間,都各有所長,先後成為元朝重臣。至于如何使用人才,劉秉忠在給忽必烈的上書中指出,“明君用人如大匠用材,隨其巨細長短,以施規矩繩墨”。正是由于忽必烈在選人、用人方面深受劉秉忠人才觀的影響,不拘一格,廣攬人才,才使元朝初年的政治、經濟、文化等各項事業均得到相應的發展。

  劉秉忠在朝為官事忽必烈三十多年,“參帷幄之密謀,定社稷之大計,”始終以民生為本,以國家利益為上,見義勇為,積極謀事、幹事,從不居功自傲。他“輕富貴如浮雲,等功名于夢幻。”他是這樣説的,也是這樣做的。一次,忽必烈賞賜劉秉忠白金千兩,秉忠婉言謝絕:“我只是一個山野鄙人,非常幸運地得到皇帝您的賞識,吃喝用度都是朝廷供給,白金對我説來沒有什麼用處。”

  劉秉忠對當時邢州經濟的恢復和發展十分關心。他曾多次向忽必烈介紹邢州的情況,並推薦劉肅等“良吏”前來治理。劉肅在邢州招撫流民,獎勵農桑,興鐵冶,“邢乃大治”。忽必烈于中統三年(一二六二年)升邢州“為順德府,立安撫司”,並曾多次來過邢臺,兩度蒞臨邢臺開元寺禮佛,開元寺成為皇家寺院,忽必烈並多次“會諸王于邢州”。時,木華黎的元帥府也設在邢臺。

  劉秉忠長於詩詞,沉鬱豪邁,在元代文學中別具一格。其作品有《藏春集》六卷傳世。他楷書功底深厚,行書更高一籌。內邱縣神頭村原鵲山神應廟舊址的《國朝重修鵲山神應王廟之碑》,就是由劉秉忠書丹的,它是迄今發現的劉秉忠惟一存世墨寶。

  劉秉忠不僅是傑出的政治家,同時也是優秀的學者。他“鑿開三室,混為一家”,熔儒、釋、道三者為一身,亦釋亦道亦儒亦官,心中始終懷有“士以天下為己任”的人文精神。他以出世的身份做入世的事業,名利不渉,無欲則剛,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本色。

  劉秉忠出身于亂世,但心憂天下。他做官始終胸懷全局。他以僧人身份縱橫于蒙元之際的混亂政治鬥爭中,輔佐忽必烈建立不世之功,為元朝的建立和社會穩定作出了突出的貢獻。後周太祖郭威(隆堯)

  

  作者: 編輯: 郭夢林
關閉窗口】 【發表評論】 【打印本稿
 
1 2 3 4
邢臺動態
社會信息
財政信息
專 題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18111209247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