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6 11:56:28
> 正文

脫貧路上“樂樂”樂了

2020年07月06日 11:56:28來源: 河北新聞網

  “脫貧只是邁向幸福生活的第一步,是新生活、新奮鬥的起點”。脫貧攻堅,決戰決勝;精準扶貧,就業先行。當脫貧攻堅戰的號角吹響,對于世代居住在太行山深處,飽受惡劣生存條件、飽嘗貧窮生活滋味的張樂樂和一家人來説,從夢想與憧憬到現實與圓夢,一個山裏娃居然奇跡般地成為了一名鐵路列車員,由此帶了的改變絕不僅僅是告別了貧困,恰恰像一輛載滿希望的列車加速向幸福的新生活出發。

  夢想:車窗外的風景很好看

image.png

兒時的小樂樂

  最早聽説有關“樂樂”的事,是從國鐵集團北京局集團有限公司石家莊鐵路辦事處的張明——這位曾出任駐村幹部第一書記兩年多,讓他記憶猶新和始終牽挂的一些人、一些事裏知曉的。這不僅僅是出于鐵路部門實施對口幫扶貧困地區“勞動就業”幫扶政策的關心與關注,更是對一個土生土長的山裏娃,如何在僅僅不到兩年的時間裏,就快速成長為一名優秀列車員--值乘軟臥車廂,而倍感好奇。

  “樂樂”,全名張樂樂,是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南城司鄉三義村人。這裏地處太行山北端東麓、拒馬河中遊西側,群山環抱、溝深地瘠、交通閉塞。三義村與國鐵集團北京局集團公司駐村幫扶的貧困村--奇峰塔村緊緊相連。上世紀80年代前,兩村本就是一個村,兩個村在2016年的時候都是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南城司鄉“建檔立卡”貧困村。

  作為土生土長的山裏娃,在“樂樂”兒時的記憶中,對于什麼是貧困並沒有太多體會與感覺。當時,家裏和村裏所有人家沒什麼區別,住的都是土坯房,屋頂是報紙糊的四處透風,特別是廚房每到下雨就漏,這時候做飯吃飯就是成了全家人的大問題。母親長期患病,吃藥經常有一頓沒一頓時斷時續;反正,記得那時候山裏的冬天特別長也特別冷。

  説起冬天,雖然寒冷,但是因為有了春節要坐火車去姥姥家串門拜年,曾經的快樂和美好的憧憬在她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記憶。

  上世紀五十年代修建的京原鐵路穿村而過,每年大雪封山的時候,火車就成了村裏人唯一的出行交通工具。不過平時,村裏人出行,火車也是最主要的選項,除了幾十年如一日低廉的票價,還能隨身攜帶不少山貨,這比起隔山累死馬的崎嶇山道來説,顯得特別經濟實惠和快捷方便。

  “樂樂”的姥姥住在南城司北辛莊村,距離她上車的奇峰塔站只有一站地十幾分鐘,票價一元錢,孩子半價才5角。也就是這短短的十幾分鐘路程,“樂樂”總有看不夠、坐不夠的感覺。“窗外的風景特別好看,特別是鑽山洞、出山洞的時候,車廂內一會亮一會暗。尤其是列車員特別神氣和洋氣,也特別讓人羨慕,穿著制服總覺得像警察……”。説起童年乘坐火車的經歷,樂樂至今如數家珍。盡管,她現在也是一名列車員。

  圓夢:走出大山的姑娘

  山裏的孩子早當家。火車連著外面的大城市,但是城市是什麼樣子,直到“樂樂”結婚為人母也很少出去。一來常年患病的母親需要有人照顧;二來自己小家的事也需要操心呵護。雖然偶然外出打工,也基本上是在離家不遠的地方,每月一二千元錢的收入,除了維持家用,還要常常為給母親看病、買藥貼補,不僅捉襟見肘,而且還不能持續保障。

image.png

值乘工作中的張樂樂

  改變發生在2017年!毗鄰的奇峰塔村作為國鐵集團北京局集團公司的定點幫扶村之後,北京局集團公司以攻堅之勇和繡花之功,不僅對幫扶村實施了“勞動就業”幫扶,同時還擴大范圍對易縣貧困地區實施了“勞動就業”幫扶政策。而符合招聘條件的“樂樂”,在驚喜與幸運中成為了北京局集團公司石家莊客運段的一名列車乘務員。

  走出大山,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對于兒時一閃而過的憧憬與夢想,“樂樂”想都沒想到居然能實現,並且還來得這樣突然。至今“樂樂”談及當時這件事對于自己和家人的影響和改變,仍然還有點如夢如幻的感覺。

  改變,不僅僅是身份的轉變,看到了外面精彩的世界。最讓“樂樂”感到欣慰的是,剛剛上班不久,她就憑自己的努力,為母親添置了一臺全自動洗衣機。“母親雖然常年患病,卻是一個極喜歡幹凈的人”,同樣已經身為人母的“樂樂”,對于母親的理解和體貼表現的更為細膩。不僅母親時斷時續的吃藥問題得到根本改觀,並且還在去年做了手術。幾年來,全家人持續努力奮鬥,也讓家裏住上了四季如春、寬敞明亮的磚瓦房。

  改變還在繼續!2018年,“樂樂”所在的河北省保定市易縣,實現了整體脫貧出列。

  走出大山天地寬,如今的“樂樂”用未來,敬夢想。“精準扶貧”、“精準脫貧”就像一輛載滿希望的列車,不僅讓“樂樂”成了家裏名副其實的“頂梁柱”,更喚起了她對崗位的珍惜與熱愛。

  追夢:“樂樂”樂了

  2018年,“樂樂”開始值乘由石家莊客運段擔當的北京西—重慶間K589/590次列車,這趟列車單程運行就超過30個小時,同時往來還要套跑一次石家莊北與衡水站之間的交路,無論從交路還是時間都是全段比較辛苦的一趟車。特別是對于家還住在大山深處的“樂樂”來説,值乘為旅客服務、下班照顧母親與孩子,兩頭都是“親人”,那頭都耽誤不得。

image.png

甜甜的微笑始終是樂樂的表情包

  每次出乘她是全車隊第一個動身出發、最晚一個到家的。淩晨5點她就必須從家出發,趕第一輛大巴顛簸近2個多小時到最近的火車站搭乘去石家莊的列車,值乘下班後則從北京西站換乘,刻著她兒時最美好記憶和憧憬的北京西至大澗6437/6438次小慢車返回奇峰塔村,到家時往往已經晚上十點多了。可以説,一年四季起碼有半年多時間,她都是兩頭不見太陽來往奔波。

  説起是不是感覺辛苦。“樂樂”樂了!這點苦算什麼?對于生長在大山深處,從小就下過地幹過農活、補貼家用打過工的她來説,我的問題與疑慮也許本身就是多余的。

  “樂樂”值乘的北京西—重慶間K589/590次列車,無論平常日子還是節假日,乘坐旅客多以外出打工抑或返鄉的務工人員比較多,特別是每年春運期間,車廂內大包小包從北京西站一出發,各個車廂已就已經滿滿當當。作為農村出身的孩子、也曾經打過工的“樂樂”,對于這些外出務工人員總是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親切感,對長者噓寒問暖,對孩子呵護備至。只要她值乘,清掃車廂、刷洗衛生間、洗漱間,“樂樂”總是忙不亦樂乎,“幹幹凈凈的,自己看著舒心、旅客們呆著也舒服”。也許是從小受母親的影響,——值乘的車廂總是最幹凈、最整潔的,她與旅客們的互動也是最多的。“無論啥時候,這姑娘總是樂呵呵的,好像從來沒有什麼煩心事”,同事們對她的印象與眾多旅客的反映如出一轍,甜甜的微笑總挂在她的臉上。

  不怕苦、愛學習,不到2年時間,“樂樂”就從硬座車廂到硬臥車廂再到被譽為列車員中列車員--負責值乘軟臥車廂,連跳“三級”!其成長速度之快,比平時石家莊客運段培養同樣一名軟臥乘務員的時間,足足壓縮了近一半。不過説起這些,樂樂總覺得幹工作都是分內的事,也沒有什麼好説的,也許就像她説的一樣“因為喜歡所以心甜”。

  説到高興處,讓“樂樂”最得意的一個小細節不經意説漏了嘴。那就是,每次無論從家上班還是下班回家,“樂樂”都是一身工作時的值乘制服,收拾的幹幹凈凈、利利索索,“穿上這身衣服我就覺得特自信、特洋氣!”

  “你現在應該是村裏的 ‘名人’了吧?!”樂樂的笑聲從電話那端傳來,她的微笑與陽關似乎就在我的眼前。

+1
[作者: 李溢春 蘇亮  責任編輯: 袁麗娜 ]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311262015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