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03 09:17:10
> 正文

石家莊行唐廟嶺溝區域易地扶貧搬遷新觀察

2020年07月03日 09:17:10來源: 石家莊日報

  從“啥也不敢買、看都不敢看”到“想吃啥買啥、每逢集市就轉轉”。

  從“每天上學十多公裏山路”到“學校離家只有一墻之隔”。

  從“漏雨的泥瓦房”到“寬敞明亮的新樓房”。

  ……

  邸永海一家移居到行唐縣上閆莊鄉廟嶺溝社區後,日子愈發輕松。

  “過去在深山裏,全家六口人擠在上世紀90年代建的老房子裏,漏雨透風,加上交通不便,孩子上學、出去打工都不易,現在住樓房,孩子們一人一間臥室,周邊工作的機會也更多。”邸永海説,搬出深山的生活,比預想中的好太多。

  如今,在行唐,更多的“邸永海”過上了“搬”出來的幸福生活。截至2019年4月,行唐縣上閆莊鄉廟嶺溝區域的蔣家峪、瓜家峪、上王莊、石坊、塔溝、石佛店6個村356戶960人全部搬進了新家。上閆莊鄉副鄉長趙建永説,9棟社區樓房的建設主要靠財政補貼,每人僅需掏3000元錢,就能搬進新家。

  搬出深山 開啟新生活

  西出行唐縣城,車行1個小時,就到了行唐縣唯一一個易地扶貧搬遷點——上閆莊鄉廟嶺溝社區。幹凈整潔的小區,嶄新的樓房,邸永海的家就在這裏。

  “我們夫妻倆一間,四個孩子一人一間。”談起目前的生活,邸永海很滿足。

  “房子裏的瓷磚、電燈、櫥櫃、地暖,包括煤氣罐都是政府給裝好的,我們只需要安置點家具就拎包入住了。”坐在寬敞新家的沙發上,邸永海的愛人楊美仙動情地説,現在不光住得好了,生活也極方便,小區裏衛生室、超市、便民服務大廳一應俱全,小區出門右拐就是學校,前面還有大公園,誰想到能過上這樣的好日子。

  談話間,邸永海掏出他剛買的新手機。“你們看,這是我剛從口頭鎮買的手機,2000多元。”他略顯靦腆地説,現在離開手機可不行,做生意全靠它哩!

  邸永海口裏的“生意”,指的是肉牛養殖和蜜蜂養殖。“原先在山上沒場地,搬到社區後,旁邊就是一個養殖小區,加上扶貧小額貸款,今年養了20多頭牛,60多箱蜜蜂。” 他説,保守估計一年能有十多萬元的收入。

  場地有了,加上政策扶持,邸永海奔小康的信心更足了。

  貼心設計 融入新社區

  土豆、小蔥、黃瓜、豆角……在廟嶺溝社區對面的菜園裏,各種蔬菜生機盎然,住戶們不時來挖幾個土豆,或摘上一把豆角,拎回家裏。

  “這些菜都是自己種的,一部分自己吃,一部分拿去賣,還多一份收入。”邸永海説,自家六個人,分了0.12畝菜園子,平時牛場不忙的時候他就去地裏幹幹農活兒,種菜養殖兩不誤。

  常年居住在大山裏,種地已經成了習慣,如何解決搬遷群眾“離開了土地就不習慣”的焦慮?行唐縣上閆莊鄉提前謀劃,積極爭取,把社區對面空地劃為“菜園”,按人均0.02畝分給每戶。“菜園子一方面為大家節約了生活成本,另一方面也讓搬遷戶故土難離、鄉愁難解的情緒得到釋放。”趙建永説。

  同時,為了豐富搬遷群眾的休閒生活,行唐縣在社區附近還建起了佔地面積46畝的廟嶺公園。公園裏綠樹成蔭,還有供人休憩遊玩的小亭子和體育設施,現如今,已經成了遠近知名的網紅打卡地。邸永海説,一出小區,就是公園,現在他們這些從大山搬出來的村民,也像城市人一樣,跳起了廣場舞,玩起了手機直播。

  穩住就業 奔向小康路

  搬出大山只是第一步,能不能穩得住、能脫貧、可致富?這是對易地扶貧搬遷的考驗。

  在距離廟嶺溝社區只有500多米遠的地方,記者看到了上閆莊鄉的易地扶貧後續産業樂童服裝廠。“服裝廠是今年春節期間開始啟動運行的,目前有工人20多個,主要是做童裝、牛仔褲等。”趙建永説,另外,鄉裏還建設成規模化養羊場、千畝中藥材種植基地等。按照“一戶一人”的原則,安排公益性崗位108人,年人均收入可達4320元。所有貧困戶全部入股辰雨基業,每戶每年分紅1200元。

  6月份剛到服裝廠工作的趙美容,家裏有兩個孩子還小,不方便外出打工,就在服裝廠上班了。“出了小區,走幾步就到了,特別近。”趙美容激動地説,孩子上學有雨露計劃補助,家門口就能就業掙錢,他們還享有醫療、養老等基本社會保障,年底有扶貧項目分紅,創業還有小額扶貧貸款,“感謝黨的好政策,讓俺們奔小康的路上沒有一點後顧之憂。”(記者 劉立芳)

+1
[作者: 劉立芳  責任編輯: 吳廣慶 ]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07331126190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