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8 11:19:26
> 正文

石家莊地鐵“槐安橋”站槐字少一撇 錯了?

2019年10月18日 11:19:26來源: 燕趙晚報

  “槐”少一撇引熱議

  書法家題寫錯了嗎

  地鐵“槐安橋”槐字少一撇

  業內人士:此寫法“古已有之”

地鐵3號線內題寫的“槐安橋”站名。

  近日,有多位熱心市民致電本報反映,石家莊地鐵3號線“槐安橋”站內的“槐”字少一撇,引起眾多網友熱議。為此,市軌道公司回應稱,站名均請自省市書法家題寫,旨在弘揚我國書法藝術及相關傳統文化。專家表示,“槐”字中“鬼”的筆畫,最早沒有上面那一撇,是“古已有之”的寫法。

  現場 “槐安橋”站“槐”少一撇

  日前,省會大學生小王等多位熱心市民致電本報新聞熱線反映稱,在石家莊地鐵3號線“槐安橋”站內墻上題寫的“槐”字少一撇,正確與否不甚清楚。與此同時,多位路經此處的市民有的認為正確、有的則認為如此寫法不妥。

  10月17日中午,記者乘坐地鐵來到3號線的“槐安橋”站內進行實地探訪。果然,在該站南北方向的墻面上,記者看到,有四處都寫著金色而蒼勁有力的“槐安橋” 字樣,落款的作者均出自一人,“槐”字確實少了一撇。書法作品非常優美,路經此處的市民紛紛稱讚。

  “槐”字如此寫法是否妥當?記者隨機採訪了15位市民,涵蓋大學生、退休工人、公司職員等不同職業人群,年齡從20歲到75歲不等。其中,5位市民表示,地鐵作為城市的標志性窗口單位,如此寫法應該也是體現我國的書法藝術,借以讓大家了解漢字的博大精深與源遠流長,從這些方面考慮應該是正確的。包括在一家傳媒廣告公司做職員的小劉等3位市民則説,他們也曾練習過書法,在多種字帖中都曾看見過“槐”字少一撇的寫法,如此看來,應該也是正確的。同時,也有包括30多歲的小學老師陳女士在內的3位市民表達了不同的看法:對于成年人來説,如此寫法無可厚非,但是對于還處在認字階段的小學生等特殊人群來説,如此寫法顯得有些不妥。“擔心有些誤導低年級的小學生們。”陳女士説。此外,兩位市民稱不清楚“槐”字的該寫法是否妥當,另外兩位市民則表示“無所謂”。

  同時,也有部分熱心市民將其發現的“槐”字“問題”上傳至網上,也引得眾多網友熱議。大致觀點與記者進行實地探訪時所調查的結果類似。

  回應 站名均邀請省市書法家題寫

  昨日下午,市軌道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員回復稱,他們十分重視地鐵站名等相關工作,地鐵站名的題寫均邀請省市書法家或專家來題寫。如3號線中,石家莊站由陳茂才題寫,槐安橋站由胡文暉題寫,新百廣場站由潘學聰題寫,市二中站由熊基權題寫;1號線中,解放廣場站由劉月卯題寫,北國商城站由旭宇題寫,博物院站由張守中題寫,石家莊東站由劉金凱題寫,南村站由肖建科題寫。其中,張守中是省博物院研究員、中國文字專家,劉金凱是現任省書協主席,旭宇是原省書協主席等,旨在弘揚我國書法藝術及相關傳統文化。

  昨日下午,市書協原副主席秘錫林説,我國文字從古到今經歷了一個由不規范到規范的過程。“槐”字中“鬼”的筆畫,最早是沒有上面那一撇的。到唐代顏真卿,他寫的“槐”就有了一撇。書法家在寫字時往往有一種復古情結,常常會按照一些古人的寫法。在書法中“鬼”字上面少一撇並不能稱為錯字,也不算是異體字,是“古已有之”的寫法。這樣寫有復古情結因素,也算是書法家的一種藝術創作。(文/圖 記者 劉琛敏)

+1
[作者: 劉琛敏  責任編輯: 楊丹宇 ]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8091125120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