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13 11:23:42
> 正文

石家莊:讓小學生校內課後服務更“解渴”

2019年05月13日 11:23:42來源: 河北日報

  延時放學、課業輔導、興趣培養——讓校內課後服務更“解渴”

  5月10日,石家莊市陽光小學的學生在校內課後服務中練習皮影戲。 記者 田瑞夫攝

  孩子放學早,家長下班晚,放學後去哪兒的“三點半難題”困擾著不少家長。今年3月,省教育廳、省發改委、省財政廳、省人社廳聯合印發《關于做好小學生校內課後服務工作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免費對有需求的小學階段在校學生開展校內課後服務。這一政策在推進過程中遇到哪些瓶頸,如何確保校內課後服務工作高質量發展?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校內課後服務給家長“松綁”

  “學校的托管可是給我們解了圍。”5月6日17時許,石家莊市平安小區附近一小學門口,家長們正在排隊接孩子。説到校內課後服務,大家打開了話匣子。

  張女士的孩子今年上三年級,原來都是15時10分放學,她和愛人在工廠幹玻璃貼膜,每天上班時間緊張,根本沒有時間提前出來接孩子,“晚點接,工作不耽誤。”

  家長們介紹,這所學校1300多名學生中,六成是外來務工人員子女,還有相當一部分是雙職工家庭,每天下午放學,有的孩子獨自回家,有的雖然有家長來接,回家後被反鎖家中,帶來各種安全隱患。“每天放學後,孩子們留在學校裏寫作業、參加活動,孩子安全,大人安心。”

  石家莊市教育局相關負責人介紹,該市從2015年開始推行小學生免費托管服務,目前主城區有9.75萬名小學生接受這一服務,解決了小學生下午放學後家長準時接回難、無人看管的現實問題,得到了家長的普遍認可。

  隨著社會的發展,“三點半難題”不僅在城市出現,縣城裏的家長們也遇到挑戰。承德市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出租車司機王師傅曾經面對這個難題一籌莫展,“下午都不敢開遠路,一過三點就不敢再接新活,唯恐耽誤了放學接孩子。”

  去年暑假開學,王師傅孩子所在的學校提供校內課後服務。校方經過和家長協議,如果學生願意,每天放學後可免費在校學習1小時。“這樣就能多跑1小時,掙得比以前多了。”

  隨著全省小學生校內課後服務工作的開展,越來越多的家長享受到這一政策紅利。

  “現在輔導作業也輕松了。”在石家莊市神興小學綠洲校區門口,老呂喜滋滋地看著孫子跟同學們打籃球。60多歲的老呂身體硬朗,每天接送孩子不成問題,但孩子回家後的管理卻讓他頭疼,不是看電視就是玩手機,根本沒心思寫作業,“現在孩子在學校寫作業,不僅更專心,有了問題還能問老師。”

  據了解,我省校內課後服務優先保障雙職工家庭子女、殘疾兒童、留守兒童、進城務工人員隨遷子女、家庭經濟困難兒童等亟需服務群體。

  從“管作業”到“管成長”

  “學校剛開展托管服務時,以靜態托管為主,孩子們放學後到指定教室由學校教師輪流看管輔導家庭作業和閱讀課外書。”石家莊市神興小學副校長張利寧介紹,很快大家就發現了這種單一托管的弊端:孩子們基本是從一個課堂到另一個課堂。

  孩子們真正喜歡什麼?學校通過調查問卷的方式了解到,孩子們最喜歡的課外活動排在前三位的是體育運動(51.7%)、看雜志書籍(26.2%)、社團活動(22.1%),85.2%的家長希望孩子放學後參加體育鍛煉。

  經多次協商後,神興小學嘗試與河北師大體育學院簽訂了托管社團共建協議,讓大學生志願者到校參與體育托管,依托高校學生資源在托管時間開設了武術、啦啦操、國學、合唱、足球等6大類的托管社團。

  “省裏也特別關注到了發展學生素質。”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表示,此前已要求學校圍繞培養學生興趣愛好、提高學生綜合素質,科學合理確定服務內容及形式。

  在石家莊市陽光小學校長翟貴書看來,校內課後服務更需要因地制宜。

  陽光小學地處城鄉接合部,學校以“博雅”教育為辦學理念,培養學生博學多才、行為雅正。校內課後服務開展以來,學校把這一理念引入到服務過程中。

  該校先後舉行了“恒靜悟靜的書法課”“故事爸爸媽媽進課堂”等係列活動,在規范學生行為的同時,鼓勵家長們參與進來,實現家長與學生共同成長。

  “怎麼讓服務內容更豐富?”張利寧分析,在最初階段,不少學校都會遇到“資源荒”。

  “相比之下,城市高校、文化、藝術資源相對豐富,部分小學多方借力,形成豐富的活動。”翟貴書分析,縣城、鄉鎮學校面臨的挑戰更多。

  “通過精心設計,服務也可以充滿樂趣。”翟貴書介紹,針對學生年齡心理特點,學校將新遊戲與老遊戲結合,制定出了7項活動課程,分別是:跳方格、踢毽子(丟沙包)、跳皮筋、滾鐵環、跳繩、乒乓球、呼啦圈等,同時將活動區域分出七大塊,規定每天活動不重樣。這些課程雖然簡單但是有趣,深受孩子們的喜愛。

  制度約束,好事方能辦好

  家長們叫好的課後服務,在實施過程中也面臨看護教師對學生不熟悉、教師勞動強度大、一些教師無法參與教研活動、滯留學生使教師不能正常下班等挑戰。

  一位小學老師表示,托管時不同班級孩子集中在一起,維持秩序、確保安全、輔導各科作業,時刻做到眼不離人,比上課更加費心。

  “課後時間原本是老師教研時間,為了不影響教研,學科老師調換了集中教研時間。”張利寧介紹。

  對此,省教育廳相關負責人建議,校內課後服務應充分發揮家長委員會作用,並廣泛動員學生家長、社區志願者、五老志願者、高校優秀學生、退休教師、文體工作者、民間藝人、能工巧匠、非物質文化遺産傳承人等社會各界熱心人士,為學生提供形式多樣的志願服務,提升校內課後服務能力。

  “多方參與,一定程度上減輕了老師的壓力,但是具體工作中,還需要制度的約束。”一位小學負責人表示,高校大學生志願者流動性大,師資不穩定,上課時間因路程問題可能無法按時到達;享受服務的學生往往跨班級混編,在點名、家長接和管理上容易出現漏洞。“學校需要與愛心人士形成約束,嚴格服務流程,確保服務安全、優質。”

  “還有的家長覺得學校課後服務就是孩子的一切都由學校負責,家長不用管了。”翟貴書認為,教育不僅是學校的事,更離不開家庭、社會的協作合力。“學校承擔課後托管,是一項托底的工作,家長不能因此放松對孩子的教育引導。”(記者 馬利 見習記者 桑珊)

+1
[作者: 馬利 桑珊  責任編輯: 袁麗娜 ]
相關新聞
      加載更多
      010070110010000000000000011113271124485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