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生命定格在防汛大堤——追記武漢市犧牲在防汛大堤的水務服務中心主任舒明智
2020-08-28 11:53:46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武漢8月27日電 題:他把生命定格在防汛大堤——追記武漢市犧牲在防汛大堤的水務服務中心主任舒明智

  連迅、吳文華、李壬歆

  “好多天怕回辦公室。看著空蕩蕩的桌椅,就會想到舒主任。”

  武漢市新洲區辛衝街道水務中心主任舒明智犧牲在防汛搶險一線已經一月有余,身邊的同事每每想起他,仍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他走了,給人們留下的是無盡懷念。

舒明智在巡查汛情(資料圖)

  生命最後5天,一直忙碌在防汛大堤

  舒明智,男,漢族,中共黨員。生于1961年4月,1980年入伍,1984年退役。1985年1月到辛衝街水利站工作,生前任辛衝街水務服務中心主任。

  今年6月8日入梅以來,辛衝街受本地降雨和長江水位影響,轄區內舉水、沙河、土河、石渠水位持續上漲,防汛形勢嚴峻。“舒明智連續30多天奮戰在防汛一線,哪裏有險情哪裏就有他。”辛衝街道辦事處主任葉娟説。

  7月7日7時至8日6時,辛衝街道累計降雨量165.3毫米,辛衝中部萬米石渠水位暴漲,沿線堤防和公路出現4處滑坡1處管涌。連續兩天,舒明智現場組織搶險。

  8日16時,沙河新湖閘出現管涌群,舒明智轉移戰場,組織80余名群眾拋下200多立方米砂石料,才將管涌封堵。這次,他奮戰至9日淩晨。

  舉水河大堤瀏湖村至胡仁村段,有1公裏堤壩較低。為應對上遊強降雨,9日15時,舒明智組織人員將土方運至堤壩。10日至11日,他指揮700余人壘子堤。10日晚10時多,暴雨來襲,舒明智和搶險人員全身淋濕,但取土、運土、裝袋、壘堤等工序,他均一一指導把關。

  7月11日,為抵禦新一輪強降雨,舉水瀏湖堤需要壘築子堤。作為技術指導,舒明智帶領沿途8個村500余人奮戰在舉水大堤上。從現場勘查到備料、築堤完成,一刻都未停歇。

  7月12日,因舉水、沙河水位持續上漲、水壓過高,辛衝街轄區多處堤防出現管涌、散浸險情。舒明智全天奔波在防汛前線。當天上午,他處理完土河管涌,又趕到鐵河村眼鏡圩處理險情。14時,瀏湖泵站附近出現管涌群,他又立即趕往瀏湖堤指導管涌搶險,一直到午夜。

  7月13日淩晨2時許,連續工作的舒明智感到身體不適。“他突然説不舒服,然後就站不穩了。”水務服務中心職工羅喜慶説。大家把舒明智扶上車時,他已昏迷。舒明智被緊急送到醫院搶救,但依然沒能救回。淩晨3時,舒明智因突發腦溢血不幸去世。

舒明智指導處置管涌(資料圖)

  以水為師,30年耕耘被讚水利“活檔案”

  新洲區辛衝街地勢低洼,水係密布,轄區有舉水、沙河、土河、萬米石渠等四條河道堤防,長度36.94公裏。舒明智1984年退役後進入辛衝街水務係統工作至今已有30多年。多年耕耘讓他對辛衝街所有水利設施的建設、維護、管理都了然于心,被當地人稱為水利“土專家”“活檔案”。

  今年入梅以來,舒明智帶著4名同事,負責轄區河道堤防防汛抗洪技術指導、險情處置技術指導、防汛抗洪預案制定,以及汛期兩座水庫的防洪調度、巡查等工作。

  往年,新洲沙河武英高速公路橋下容易發生管涌。7月初,舒明智提請街道予以重視。街道隨即組織80多人建起一個圍堰,成功除險。

  “綠山村1400畝稻田,今年沒有一畝受災。”綠山村支部書記張名望説,這多虧了舒明智。今年6月,舒明智巡查時發現綠山村4600米長的溝渠中,有水草和1米多高的蘆葦。舒明智説水草和蘆葦會影響防汛,就及時指導大家除草。而這4600米長的溝渠,也是在舒明智的推動下于2015年建成。這條溝渠連接綠山村3.7平方公裏的土地和萬米石渠,並建有3個泵站。2016年以來雖然發生多次強降雨,綠山村有了這些防汛設施均安全度汛。

  7月12日14時,值守人員發現舉水大堤瀏湖泵站附近突然出現管涌群,數個管涌空隙周圍隆起直徑幾厘米到幾十厘米不等的沙環,渾黃的水流帶著細小的泥沙噴涌而出。不多久,泵房外積水已有1米多深。泵站外側,舉水河水面距離堤頂只有1米多;泵站內側,是胡仁村等多個村8000多名群眾的居住之地。管涌險情如果繼續擴大,勢必掏空堤防基土造成嚴重後果。

  “趕快請老舒來!”危急時刻,值守人員想到了舒明智。

  舒明智一到現場,先是查看泵站周邊水情,然後卷起褲腿就跳進積水中摸探冒水孔。隨後,他帶領70多位防汛人員在冒水孔周圍壘土袋、築圍井,再用碎石塊消殺水勢,接著填料下沉,一步步有條不紊。

  舒明智從14時多一直忙到17時多,一刻也沒離開現場。不出所料,在拋下數噸碎石後,管涌群確實不再噴出泥沙。可沒多久,新的管涌又在其他地方出現。為找準冒水點,舒明智決定抽幹泵房外的積水,再進行填料。這一忙就到了13日淩晨2時。而就是這一次,舒明智永遠離開了大家。

  舒明智走了,把生命獻給了防汛事業。回顧這些年,新洲區的諸多防汛工作都和他密不可分。2016年新洲區汛期結束後,舒明智提出新建南湖泵站和顧畈電排站,收集來自上遊的邾城、三店的面源水,解決易澇問題。2018年,南湖泵站啟動建設,舒明智從設計到施工全程參與。南湖泵站于2019年建成,在今年防汛中發揮了巨大作用。如今,顧畈電排站已經立項,年內即可動工。

  今年汛期來臨前,舒明智建議辛衝街啟動全街范圍內大中小型泵站、涵閘的檢修、排險工作,共檢查出隱患十多處。5月初,舒明智又將轄區內河流險工險段一一標出,並分別制定相應緊急處置預案。

  舒明智的微信名字為“以水為師”。30多年來,他學習水、了解水、掌握水,致力于辛衝街水利設施建設。目前,辛衝街已經建起100多座泵站以及數不清的水渠、水槽,轄區堤壩全線加固,形成了一個比較完善的水利設施係統。

舒明智在巡查汛情(資料圖)

  人倒下了,卻豎起了一座豐碑

  “舒主任做事很負責,一直盡心盡力。”辛衝街道水務服務中心職工李偉説,這些年的防汛抗洪,舒明智都是連續奮戰,堅守在最危險地方。2016年新洲區防汛形勢嚴峻,舒明智是哪裏危險往哪裏跑。“哪裏有險情就給舒主任打電話。接到電話,他就直接往現場趕。有時候一搞好幾個小時,在堤上下不來。我記得最緊張的時候,他三天沒有回過家,一直在堤上。”

  羅喜慶説,近幾年舒明智身體不太好,患有高血壓,辦公桌上總是備有藥品。舒明智患有腰間盤突出病,有時疼痛厲害,走路和上下車都不方便,但防汛期間他一直堅持工作。同事們勸他先去醫院看看病,他説等汛情結束再説。舒明智兒女均在外地工作,愛人去幫忙帶孫子,平時舒明智把心思都放在了工作上,周末也很少休息。“辦公室成了半個家,放有毛巾和洗漱品。中午困了,就在辦公室長條凳上躺一下。”

  汪月喜和舒明智同是辛衝街當地人,兩人已相識30多年。汪月喜説,舒明智很有愛心。上世紀80年代轉業回來後街道組織獻血,別人都有點害怕,舒明智不怕。別人每次獻血200毫升,他説自己身體好,每次獻血400毫升,一共獻有10幾次,全是無償的。“他把我們當親兄弟一樣。無論工作上還是生活上,都把我們的事當做自己的事辦。”

  新洲建築業發達,被稱為“建築之鄉”,不少人靠做建築業務發家致富。汪月喜説,舒明智是老水利,技術上沒説的,要是想多賺錢,有的是機會。但是他單位幹了30多年都沒離開。舒明智距離退休僅剩九個月時間,對退休後的生活,他也曾規劃:多陪陪85歲的老母親,督促已經大學畢業的女兒快點找對象;跟著妻子一起去兒子那裏,照顧年幼的孫子,享受天倫之樂……“沒想到一下子人就沒了。”汪月喜哽咽著説。

  如今主汛期已過,辛衝街轄區安然無恙,汛期洪水滾滾的舉水河恢復往日常態。在舉水河波光粼粼的水面上,遊船在徜徉,水鳥鳴叫著飛掠起舞。大堤邊,村民飼養的牛羊悠閒吃草,有人在河邊垂釣,有人漫步大堤欣賞舉水河美景。距離大堤不遠處,舒明智曾經戰鬥過的瀏湖泵站靜靜矗立。“我有時去大堤上走一走,就會想起舒主任。他人雖然走了,但就像一座碑豎在了我們心裏。”汪月喜説。

 

舒明智晚上指導處置險情(資料圖)

舒明智指導汛情處置(資料圖)

舒明智在巡查汛情(資料圖)

 

相關新聞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他把生命定格在防汛大堤——追記武漢市犧牲在防汛大堤的水務服務中心主任舒明智-新華網
武漢市新洲區辛衝街道水務中心主任舒明智犧牲在防汛搶險一線已經一月有余,身邊的同事每每想起他,仍按捺不住心中的悲痛。他走了,給人們留下無盡懷念。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642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