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長航局黨員突擊隊下沉同福社區抗擊疫情展現“長航力量”
2020-04-08 11:35:10 來源: 新華網

    廖貴望(右一)與隊友瞿亮(右二)上門為歐麗菊一家出謀劃策,贈送生活物資。郭凱 攝

  新華網武漢4月8日電(瞿亮 廖琨 郭凱)3月初,在湖北疫情形勢嚴峻復雜、武漢社區防控最吃勁的關鍵時刻,長江航務管理局黨委聞令而動,派出一支由31名共産黨員和入黨積極分子組成黨員突擊隊,迅速下沉到武漢市江岸區同福社區承擔防控值守和服務居民的任務。“突擊隊要不辱使命,為打贏湖北保衛戰、武漢保衛戰作出長航人的貢獻。”長航局黨委書記、局長唐冠軍在給突擊隊授旗時對隊員們提出明確要求。

  一個多月來,突擊隊員們夜以繼日、不辭辛勞,悉心為群眾服務,嚴格值守防控,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保障群眾生活築起了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防線。

  4月8日,武漢市正式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但抗擊疫情管控社區的戰鬥仍在繼續。

    黨員突擊隊在小區防控點為出入群眾測量體溫,記錄信息。郭凱 攝

  有急必救 做好“排查員”

  社區居民的身體健康狀況怎麼樣?有沒有疑似患者?有沒有需要幫扶的特困家庭?接管同福社區——25號網格小區的第一時間,黨員突擊隊分成三個分隊著手對小區進行摸底,挨家挨戶走訪排查。每到一戶,隊員們都認真核對戶主信息,詳細登記住戶情況,叮囑做好防護。半天下來,嘴巴幹了,嗓子啞了。天氣雖然很冷,但裹在不透氣的防護服裏,每個人都是一身汗。

  25號網格小區是一個老舊住宅區,裏面還有貨物倉庫、小旅館、企業辦公室,環境比較差。居民多是外來務工租戶和本地空巢老人,這次疫情對他們的日常生活影響非常大。

  掌握了社區戶數、人數、人員健康及生活狀況等信息後,隊員們很快梳理出需要重點幫扶的困難群眾,建立“一家一檔”信息臺賬,對小區孤寡老人、滯留人員、殘疾人員和重症患者等特殊群體實行“一對一”幫扶救助。

  今年28歲的陳角是一名來自湖北應城的孤兒,因身體不好,年前打算辭職返鄉,恰逢武漢封城被滯留在租住的小房子裏。由于疫情和封城來得突然,他把身上僅有的幾百元買了三箱袋裝方便面。近兩個月,陳角每天以泡面為食。當突擊隊員們上門排查找到他時,發現他面黃肌瘦,身體已經極度虛弱,走路都站不穩。隊員們擔心他出什麼意外,于是每天就多領取一份值班盒飯送給他吃,保證他一日三餐吃飽肚子。為了妥善解決好陳角的生活問題,隊員們多次與社區溝通,最終陳角被安置到了滯留人員集中酒店照顧。不久,陳角的身體完全恢復,並在農夫山泉倉庫找到了一份滿意的工作。“你們幫了我的大忙,謝謝你們!”再次見到隊員們,陳角很開心。

    廖貴望(右一)與隊友文軍福(右二)幫助困難群眾王五丫家更換液化氣瓶。郭凱 攝

  除了解決吃飯的問題,社區居民做飯的問題隊員們也是想方設法解決。年近六旬的王五丫婆婆與尚未成家的兒子,住在一間不足15平方米的房子裏,平時用壇裝煤氣炒菜做飯。因為封城管控和春節放假,到處都換不到煤氣,一家人已經20多天沒法生火做飯,每天只能用電飯煲蒸煮米飯和面條,咽著鹹菜度日。隊員們上門排查了解到這一情況後,一分隊隊長廖貴望立即從機關食堂拉來一個滿煤氣壇救急。沒想到機關拉來的煤氣壇接口型號不一樣,用不了。廖貴望又急忙到處打電話聯係,終于找來一個轉接閥給裝上。看著煤氣灶重新燃起火焰,王五丫婆婆臉上樂開了花。

    孫夢(右二)與隊友王昊璽(左一)在為小區居民宣講防范病毒知識。郭凱 攝

  有疑必解 做好“宣傳員”

  剛開始,工作開展的並不順利。為勸導居民安心居家隔離,隊員們挨家挨戶向居民宣傳防疫政策和衛生知識,每天背著噴霧器對樓道、公共區域消毒。“不是因為苦和累,而是一些居民帶有‘火藥味’,大家有些招架不住。”隊員孫夢説。

  有一次,滯留人員謝冬梅因救助金問題與社區工作人員進行交涉,期間情緒激動,衝出小區門口,説是要去市裏反映情況。突擊隊員李向榮趕緊攔住她,讓她在值班椅子上坐下來,給她倒來一杯茶,耐心向她詳細解釋相關文件精神。勸説了兩個多小時,謝某才平靜下來,返回小區住處。

  謝冬梅去年在附近賓館打工,本來打算春節回家,遇到封城沒走成,失去收入來源後生活十分困難。了解到她的實際情況後,李向榮又給她出主意,幫她聯係就近找工作。後來,謝某在附近小區找到一份保潔工作,有了收入,生活逐步穩定下來。

  “我們生活怎麼辦?”“萬一孩子病了如何是好?”……面對居民提出的一連串問題,隊員們細心解釋,盡力安撫,認真琢磨居民心理。一次,廖貴望帶著兩名隊員上門排查情況,一名40多歲的男子突然衝著他們吼了起來:“你們人不讓出,東西又買不到,還要不要人活啊?”

  “你不要急,有什麼困難我們來幫你。”廖貴望心平氣和地説。居民待在家裏時間長了,情緒難免焦慮,有什麼緩解的好辦法?隊員們建起了“交流群”,針對社區居民情況出點子,然後分頭去做。慢慢地,居民們的思想通了,焦慮少了。居民們隔著口罩就能認出隊員來,大家成了相互信任的“老朋友”。

    

    夜班隊員王嬌(左)與胡勳(右)在雨夜中值守郭凱 攝

  有令必行 做好“守門員”

  “爸爸,騎馬馬……”看著一歲多兒子滿懷期待的叫著自己,隊員王嬌強忍不舍,踏著夜光趕往防控點。在每天長達12個小時的夜間值守中,他和隊員們要一夜不睡守到第二天早上八點鐘。夜晚進出的人雖然不多,但是三月的武漢春寒料峭,晚上氣溫只有幾度,裹上軍大衣還是冷。遇到刮風下雨天,守在臨時搭建的簡易帳篷裏,每一分鐘都過得很慢。

  “前段時間倒春寒,太冷了,有些熬不住。困了就揪揪耳朵、掐掐鼻梁,實在受不了,就原地打轉保暖,餓了就用‘來一桶’充饑解乏。”王嬌説。為守住社區這道關鍵防線,隊員們在出入口防控檢測崗1天3班24小時全天候對進出小區人員進行核實身份、登記信息、測量體溫、查驗健康碼,不漏一人。武漢市疫情防控指揮部推出“武漢健康碼”後,隊員們開始採用“健康碼”掃碼登記模式管理居民進出。

  值守經常會發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求求你們,救救我的兒子!”3月11日半夜,歐麗菊老人突然跑到小區出入口,心急如焚地向值守隊員胡勳求助。原來,她孤身滯留潛江的兒子,肺結核舊疾突然復發,無法住院治療,有生命危險。這位剛入花甲之年的母親非常擔心兒子的安危。得知情況後,隊員們一邊勸慰安撫,一邊趕緊向社區和民政部門反映情況。經過黨員突擊隊與社區和民政部門多次聯係,歐麗菊的兒子很快被潛江市醫院收治,病情逐漸好轉。為了讓歐麗菊的兒子得到更好的救治,隊員們又多方協調,將歐麗菊的兒子用救護車送回武漢醫治。兒子回來了,歐麗菊也放心了。隊員們上門再次見到歐麗菊老人時,她滿臉都是感激。

廖貴望(左)與隊友瞿亮(中)為為空巢老人羅秀華(右)及時送去藥品郭凱 攝

  有難必幫 做好“服務員”

  “好的,我馬上到!”這是瞿亮參與黨員突擊隊每天説得最多的一句話。“今天是星期幾?”最近一段時間,他時常會忙到忘掉了時間。但有很多事,他卻記得格外清楚:明天,要給小區中哪幾家配送物資,誰家的藥不夠了……

  為充分保障小區居民對食品藥品及其他生活物資的供應,隊員們對居民的物資採購需求進行分類登記、分批發放,為居民群眾提供個性化送菜、送藥、送物資服務,幫助老弱婦孺將生活物資送到家門口,打通了生活物資供應和社區服務的最後“100米”。

  一次,瞿亮和隊員去給一位獨居的婆婆送面條,無意中聽到老人説已經兩個多月沒有吃肉了,想吃口肉。得知情況後,長航局後勤部門專門給老人送來幾斤後腿肉,還給小區其他困難群眾也一家送了一份。婆婆看到隊員們送來肉有些不敢相信,拉著瞿亮的手不停地説:“你們還給我送肉?現在肉多貴啊!真是謝謝你們!”

  為了解決社區困難群眾的生活問題,長航局係統先後6次給小區送來的大米、面條、食用油、雞蛋、豬肉等援助物資。同時,針對小區很多居民疫情發生後無收入來源、生活困難的實際情況,隊員們積極向社區反映,尋求社區的幫助和支持。社區及時聯係愛心幫扶單位,定期給小區居民發放土豆、茄子和辣椒等免費愛心蔬菜,解決了小區居民的日常生活所需。

  羅秀華婆婆和老伴是小區的一對孤寡老人,兒女不在身邊,年逾70歲的他們相依為命。不會使用手機上網的羅婆婆患有甲亢癌和高血壓,常年依靠藥物維持,眼看家中的常用藥所剩無幾。她告訴了前來收集居民需求信息的隊員,隊員們立即聯係附近各大藥店,及時將藥送到她手中。武漢封城後,看著家中越來越少的食物和生活物資,又犯了愁。得知情況後,隊員們又為羅婆婆隔三差五的送去米面糧油等生活物資。如今,羅婆婆吃喝不愁、藥不愁,逢人便誇:“這群孩子啊,比親人還親!”

    

    配合社區,運送發放愛心物資郭凱 攝

    來之能戰 做好“突擊隊員”

    他們是抗擊疫情的突擊隊隊員,但同時也是父親、母親、女兒、丈夫,為了共同的任務,他們選擇了挺身而出。

    3月17日下午4時,正在小區消毒的二分隊隊長鄧亮,接到妻子電話驚出一身冷汗:三歲的兒子突發起高燒,42度。武漢封城一家人宅在家裏,一直平安無事,鄧亮下沉社區後,兒子這個時候突然發高燒,妻子非常擔心和害怕。面對驚慌失措的妻子,鄧亮稍作鎮靜後,一面安撫妻子,一面向組織請假,急忙開車回家送孩子去兒童醫院。經過CT拍片、核酸檢測一係列診斷,所幸孩子是病毒性感冒發燒,一家人懸著的心才算放下來。

    突擊隊員中有三個是“女將”,她們身穿防護服與男隊員一起奮戰在一線。38歲的李涓是一位16年黨齡的老黨員,接到下沉社區的通知後,她第一時間報名參加了黨員突擊隊。李涓的女兒彤彤今年三歲,從來沒有長時間離開媽媽。因為擔心把病毒帶回家傳給了女兒,李涓狠心地住到了娘家。

    彤彤平日裏最黏媽媽,李涓在離開家時騙她説出差幾天,彤彤哭得像淚人兒一樣。隨著社區防控工作的逐漸深入,一晃到了4月,可憐的彤彤天天盼著媽媽回來,可媽媽總是不見人影。

    “媽媽,你怎麼還沒有回來呀,你是不是不要我了。”已經一個多月沒看到孩子的李涓,再也忍不住,壓抑已久的淚水奪眶而出。

    女隊員林雅琴的母親做過右肺中葉切除手術,身體不大好。在社區防控值守的日子裏,林雅琴每天完成工作後,回到家門口,都會小心翼翼的對自己從頭到腳進行消毒,一進門就洗頭洗澡。但只要聽到母親傳來的咳嗽聲,盡管這咳嗽聲和以往一樣,林雅琴的心頭都會一緊,馬上跑到母親身邊,摸著老人額頭查看是否發燒。

    有一次,母親不但咳嗽,臉色也不好,林雅琴緊張地跑過去:“媽,您別嚇我,我每天回來都仔細消毒,不會把病毒帶回來了吧?”母親笑著安慰她説:“傻丫頭,盡説傻話。放心吧,我這是老毛病,沒事的,你就只管在社區好好值班,我們都等著你平安回來。”

    28歲的孫夢,去年底與丈夫剛領結婚證,準備春節舉行婚禮,突如其來的疫情把計劃全打亂了。得知要組建黨員突擊隊下沉社區的消息後,她第一個報了名。單位領導考慮到她是女孩子,剛結婚,建議她慎重決定,孫夢當即請命,表示堅持參加。

    當晚,新婚丈夫很是為她擔心:“現在疫情形勢這麼嚴峻,你一個女孩子衝到一線去很危險!?”

    孫夢柔柔地説:“我是黨員,這個時候總該有人站出來。我們剛結婚,沒有什麼負擔。你放心,我會保護好自己的。”

    “4月8日武漢解除離漢通道管控,標志著武漢疫情防控進入新階段,但目前疫情防控形勢依然嚴峻,社區封控還不能放松,突擊隊還要按省市要求繼續堅守一段時間,堅決完成好任務”。長航局副局長、長航局服務社區疫情防控工作專項工作組組長聞新祥説。

    “熟悉的武漢,就要回來了!”隊員陶東説:“我們會一直堅守,直到站完最後一班崗。”(完)

    

相關新聞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57610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