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下去就是春暖花開”——來自武漢抗擊疫情一線醫護人員的故事
2020-01-23 23:26:10 來源: 新華社

  新華社武漢1月23日電題:“堅持下去就是春暖花開”——來自武漢抗擊疫情一線醫護人員的故事

  新華社記者黎昌政、廖君

  他們是這場疫情防控戰的逆行者。疫情面前,他們的選擇令人動容。

  一場抗擊新型肺炎疫情的戰役正在進行。許多打動人心的故事在這個特殊的戰場上涌現。

  “鐵娘子”落淚:回到醫院內心才平靜

  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院急診科副主任醫師嚴麗,從醫22年。因為行事果敢、性格爽直堅毅,她是急診科醫護團隊眼裏的“鐵娘子”。武漢發現新型肺炎後病人驟增。急診科下夜班後,嚴麗還要去支援發熱門診,白天黑夜連軸轉。

  “説不怕是假話,但我們會一直堅持下去,直到春暖花開。”嚴麗説,“面對新疾病,不能掉以輕心,更不能失去信心。”

  穿上隔離服,坐在一個地方,不吃不喝不上廁所,坐診10到12個小時,是坐發熱門診的常態。“呼吸也會受影響,時常感覺胸悶呼吸困難,説話明顯費力。寫病例也會變慢。”

  1月5日,嚴麗發現自己發燒了。“當時最害怕的不是自己發燒,第一反應是我去過哪裏,有沒有可能給別人帶來危害。”嚴麗説,“非典”時,她還年輕,老師們怎麼説,她就怎麼執行。如今,她成了那個“説”的人。

  所幸嚴麗患上的並非新型肺炎。退燒後第三天,嚴麗返回工作崗位。“病人太多,醫生很緊缺。我多休息一天,同事們就要多承擔一些,而他們已快到身體極限了。”

  三個月前,為了兌現對丈夫和孩子的承諾,嚴麗提交了休假申請,獲得醫院批準。疫情嚴峻,但考慮她是腫瘤患者,開過4次刀,長時間連軸轉沒有休息,科室建議她按原計劃正常休假。

  20日,嚴麗帶著丈夫和孩子來到機場。臨近登機時她卻改變主意,決定重回醫院,與同事們一起繼續抗擊新型肺炎,“去機場的路上心就慌慌的,回到醫院內心才平靜。”

  “孩子不理解,抱著我哭,説我從來就沒有兌現過承諾。”嚴麗説,“不是覺得自己高尚,只覺得一線醫護人員緊缺,自己一輩子沒當過逃兵。這一次也不能離開。”

  備注:同濟醫院第二批志願報名一下就報滿了。“我是一個有25年工作經歷和15年黨齡的黨員,如有需要,我申請加入醫院的各項新型肺炎治療活動,不計報酬,無論生死!”有醫生寫下這樣的申請書!

  呼吸科女醫生:不告知丈夫寫下請戰書

  “此事我沒有告知明昌。個人覺得不需要,本來處處都是戰場!”在一封抗擊新型肺炎的請戰書上,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症醫學女醫生張旃副教授這樣寫道。

  本次新型肺炎疫情以來,她一開始就奮戰在一線,並隨手記錄下所行所思。

  “周日夜班……要兼顧發熱門診和二樓留觀室。淩晨5點到上午10點45分,一共24個醫療電話。精神一直處在高度緊張之中,體力也是極大的消耗。”

  張旃所在的呼吸與危重症醫學II科,在本次疫情暴發前已治愈出院了兩批近10個病人。根據她的記錄,這些病人來的時候基本都有呼吸困難的症狀。經精心診治,大都10到14天明顯好轉出院。此時,專家已高度警惕,要求患者出院後居家隔離。

  “周二上班,我戴上了N95口罩查房。我一般不戴N95,因為戴上後呼吸沒那麼順暢。周二白天感到身體疲乏無力,但無其他症狀……”

  繁重工作之余,張旃不忘結合臨床思考。“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死亡幾千萬人。多年後總結,固然有病毒本身原因,更多是當年過于恐慌,病人擁至醫院。呼吸道變異病毒不是第一次侵襲人類,也不會是最後一次,恐慌沒有必要。”

  1月18日,隨著疫情全面發展,作為科室黨支部書記的張旃,向武漢大學人民醫院黨委寫下請戰書。

  “我申請長駐留觀室,對病人進一步分檢,這樣可減輕其他醫生負擔,病人也可獲得延續性治療,留觀室床位也可以流動起來。”

  寫下請戰書之時,張旃注明,此事沒有告知自己的丈夫——同在武漢大學人民醫院工作、擔任神經外I科副主任的李明昌教授。

  備注:人民醫院已組建起3組共350余名醫護人員組成的應急救治梯隊。全院人員放棄春節休假,專家團隊和應急救治梯隊人員春節期間隨時待命。

  隔離病房裏的“拄拐大夫”:把對女兒挂念壓在心底

  饒歆是武漢大學中南醫院重症醫學科的醫生,在重症監護室工作9年,負責重症隔離病房的工作。

  數天前,他的腳崴了一直沒有好,7天前他來到重症隔離病房工作。在被問起為什麼不休息時,他説:“這麼緊要的時刻,怎麼能休息呢,崗位上要有人啊!”

  在他看來,隔離病房工作與普通重症監護室的工作無異,但防護服加大了工作難度。比如,對一個體重75公斤的病人翻身,平時需要3-4人,在這裏則需要2倍人力;對患者穿刺插管,視野嚴重受限,沒有高超技術無法完成……

  腳崴了一瘸一拐,他就柱上拐杖上崗。他單腳受傷,同事們卻稱他為“雙拐醫生”。

  原來,為了防止將病毒帶出重症隔離病房,病房裏所有物品都不可以帶出。為了方便,他在隔離病房裏放了一根拐杖,上班時用。隔離病房外也放了一根,下班後用。

  饒歆有一個7歲的女兒。進入隔離病房工作後,他好多天見不到女兒,工作間隙經常想女兒。但他知道,雖然嚴密防護,但病毒傳播途徑並不清楚,他怕自己成為“傳染源”。“愛她就少見她。”饒歆説。

  備注:醫務人員主動請纓參戰,只有兩三天時間,各種設施完全配備到位,中南醫院托管的發熱定點醫院武漢市第七醫院22日晚10點正式開診。中南醫院近百名專家到該院坐診,當晚接診百余位發熱患者。夜漸深沉,人們睡去,而醫務人員的戰鬥仍在進行……

  “最美面罩姐姐”:現在是一秒也不能停

  疫情發生以來,病例數在持續增加。最近幾天,華中科技大學協和醫院發熱門診每天門診量在500人左右,高峰時達800人。發熱門診經過兩次擴充,面積已擴大到原來的五倍。

  就診人數劇增,醫院也增派醫護人員。有些患者出于對疾病的恐慌和長時間排隊情緒不穩定。發熱門診護士喻銀燕和同事們挨個對患者進行疾病科普,維持秩序。講到最後,嗓子都啞了。

  在發熱門診,穿著厚重的三級防護隔離服,要連續工作8小時以上。長時間在防護隔離下,喻銀燕汗水蒸發成水珠打在防護面罩上,被網友稱作“最美面罩姐姐”。

  疫情暴發使發熱門診短時間聚集許多病患和家屬。她也碰到過病人對醫務人員的工作不理解,甚至責難。她雖覺得委屈難受,但從不因此影響工作

  “大家都沒怨言,只想把病看好。我覺得再累也值得,如果以前我們説忙得一分鐘都不能停,現在我們會説忙得一秒都不能停。”喻銀燕説。

  備注:當聽説醫院的病人要被轉送到紅十字會醫院集中治療,需要醫護人員過去時,感染性疾病科的護士紛紛主動請纓參戰。報名參戰的名額,一會兒就在護士長這裏報滿了。內科30多名黨員組成了抗擊新型肺炎黨員突擊隊。護士長王偉仙理解大家的選擇,她説:“越是危險時,醫務人員越是衝在最前面。並不是不怕疾病,而是義不容辭,必須迎難而上。”

(責任編輯:陳劍)

相關新聞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5498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