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怕黑怕打雷 女法醫胡丹堅守刑案現場勘查已十載
2019-10-21 14:56:45 來源: 法制網

怕黑怕打雷的她堅守刑案現場勘查已十載——記湖北唯一工作在一線勘查現場的地市級女法醫胡丹

圖為正在現場勘查的胡丹(中)

  人物簡介:

  胡丹,女,32歲,現任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法醫,全省唯一一名直接工作在一線勘查現場的地市級女法醫。2017年,她榮立個人三等功。2018年,她榮獲襄陽市“五一”勞動獎章、襄陽市三八紅旗手。2019年,她榮獲湖北省“荊楚楷模”、中央文明辦“中國好人”等光榮稱號。

  法制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志月 通訊員 龔軒

  乍看上去,她就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柔弱女子,也怕黑怕打雷。

  細聊之後,她已參與交通事故、傷害現場活檢800余起,直接從事命案屍體解剖檢驗200余起,是湖北為數不多直接工作在一線勘查現場的女法醫。

  她是湖北省襄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法醫胡丹。

  千余起常人難以想象的血腥現場,把30歲出頭的胡丹歷練成了視恐怖如尋常的女中豪傑。從警10年來,她先後參與命案、非正常死亡案件現場勘查及屍體檢驗300余次,為案件偵破提供了重要證據支撐;參與法醫損傷檢驗鑒定近1000起,化解了多起上訪纏訪案件。

  為死者申言

  “女孩子,為什麼要從事這麼恐怖的職業?”

  面對此問,胡丹只有笑笑,因為她深知法醫的天職就是用手術刀和證據為死者代言。

  2016年7月27日,胡丹跟隨襄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到保康縣勘查一起投毒命案現場,被害人已土葬9個多月。警方懷疑是被害人妻子投毒殺害,但其妻拒不供述。

  在農村山區,開棺驗屍是被人們十分忌諱也很難辦的事情——所謂“開棺容易蓋棺難”,若開棺沒有合理的結果,後果不堪設想。

  經反復協商,死者母親、妻子等家屬最終同意開棺驗屍。

  這是胡丹從警以來第一次參加開棺驗屍,作為現場唯一的女法醫,很多人覺得她只是充數的。

  死者墓穴位于山上,加之剛下過雨,胡丹跟隨男民警不顧山高路滑,上山開棺驗屍。死者已下葬9個多月,一打開棺木惡臭撲面而來;屍體高度腐敗,爬滿蛆蟲和昆蟲,摸上去黏膩反胃。

  “即使戴上防護面具仍能聞到惡臭。”胡丹回憶説,檢驗進行到一半,忽降大雨,自己和同事們只得用身體暫時擋住屍體,加快動作提取好檢材。

  見此情景,現場圍觀群眾紛紛向胡丹和同事豎起了大拇指。

  最終檢驗結果顯示,死者體內有劇毒鼠藥成分,證實死者係中毒致死。

  鐵證如山,嫌疑人不得不供述了作案事實。

  當年大學同係的女同學們,現在基本上都轉入DNA鑒定或刑事內勤這樣不用直面屍體的崗位,只有胡丹依然堅守在連許多男生都望而卻步的一線刑事現場。

圖為正在檢查現場檢材的胡丹

  讓真相昭雪

  作為女性,胡丹有著從細微之處發現案件偵破線索的天然優勢。

  2018年9月30日,襄陽市高新區一小樹林裏卻驚現一具白骨。

  因時間較長,現場遭到多方破壞,甚至被野狗啃咬,案件偵破難度極大。

  胡丹和同事們一遍遍勘驗屍體,從淩晨到深夜,最終確定屍體是一名年輕女性,案發時間大約一個多月,為偵查員們縮小了偵查范圍。

  胡丹不甘心結果僅止于此,又在現場反反復復搜索,最終在屍體附近散落的泥土中,發現一枚小指甲殼大小的金屬物,乍看以為是一點垃圾。

  胡丹沒有放過,提取回去仔細檢驗,發現居然是一枚項鏈吊墜。正是這枚小小的四葉草型吊墜,為偵查員揭開了被害人的真正身份,通過進一步順線追蹤,最終抓獲殺害被害人的兇手。

  參警以來,憑借高度的責任心、執著的鑽研精神,胡丹先後參加勘驗襄陽高新米莊殺人分屍案、襄陽東站無頭女屍案、襄州廢品回收站老人被殺案等多件在全市有影響的命案現場勘驗。

  胡丹成功提取到關鍵物證,通過細致、精準的現場重建,對嫌疑人刻畫起到了重要作用,為案件的破獲及審理提供了強力支持。

圖為正在試驗室工作的胡丹

  慰傷者痛楚

  人們想象中的法醫大多鐵石心腸、冷酷嚴肅,女法醫胡丹卻有著一顆柔軟善感的心。

  2017年,一名6歲女孩被人猥褻。猥褻者卻反咬一口,氣焰囂張地打罵孩子家人。家長又心疼又生氣,還責備孩子。

  受案後,胡丹小心做完鑒定,特意擁抱著不知所措的孩子,花了很長時間安慰,告訴孩子錯不在自己,並教她保護自己的方法。她還給家長普及法律知識,嚴肅教育家長要保護好孩子。

  最終,依據完備的鑒定結果,施害者受到了相應的定罪懲罰。

  工作中,胡丹注意保護受害人特別是女性受害人的人格尊嚴和感情。

  2018年夏天,一名十幾歲的在校女生被人毆打誘騙,並被逼拍了裸照。

  看著茫然的女孩,胡丹沒有直來直去開展檢驗,而是把孩子帶到房間裏,輕言慢語溫柔安慰。

  孩子最終哭訴原因,配合胡丹提取了證據,嚴懲了犯罪嫌疑人。

圖為正在與同事商議鑒定工作的胡丹(右二)

  為惑者解憂

  胡丹的日常工作地點是臨街的法醫門診。

  法醫門診旁的商店店主閒時常去門診室串門看“好戲”——常有一些案件當事人來這裏“討説法”。

  遇到這種情況,胡丹和同事們只好既充當主持公正的法醫,又充當疏導勸架的調解員。

  2017年,一名老人因為宅基地糾紛引發爭鬥受傷,到襄陽市公安局刑偵支隊尋求權威説法。

  70多歲了的老人準備了幾大本法律書籍,説起來頭頭是道。

  胡丹一邊耐心聽她傾訴,一邊根據情況再次做出鑒定,給老人講解法律知識,拿出證據剖析給她聽。

  最終,老人心服口服,臨走時的一問讓胡丹哭笑不得:“法醫是不是工資特別高?要不然怎麼又做鑒定還負責調解?”

  這些年,經胡丹鑒定調解最終息訴息訪的案件就有上百起。

  一些傷害造成的糾紛案件,當事人為了自身利益,故意偽造或者加重損傷後果,胡丹和她的同事們則依靠專業的法醫知識和細致工作還被害人以公正。

  2017年8月,胡丹受理了南漳一起傷害糾紛案件的復議。受傷者頭部有一處傷口,初次鑒定為輕傷。受傷者要求高額賠償。

  胡丹經過細致觀察後,敏銳地發現傷口形態異常。她反復核實案情,最終認定傷口被人為“加深”處理過。

  受傷者向胡丹暗示:案件都已經認定過了,沒有必要再重復核驗,你睜只眼閉只眼算了。

  但胡丹堅持根據事實更改了鑒定結論。面對她找出的鐵證,受傷者接受了輕微傷的鑒定結果。

  “一份司法鑒定往往能決定一個人的罪與非罪,一個審查結果也會牽扯一個家庭的未來走向,所以我們對工作要始終心懷敬畏。”胡丹説。(完)

 

(責任編輯:連迅)

相關新聞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211251320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