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張富清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在北京舉行
2019-08-01 09:14:52 來源: 湖北日報

    原標題:熱淚浸潤心田 初心蕩滌靈魂——張富清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側記

  7月31日上午,首都北京,雄壯的國歌在人民大會堂內奏響,近800名來自中央和國家機關的黨員幹部、首都各界代表、退役軍人代表肅立同唱。

  中宣部、退役軍人事務部、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和湖北省委,在這裏聯合舉行張富清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會場的大屏幕上,滾動播放著一位耄耋老人的身影和他曾經戰鬥、工作、生活過的地方及使用過的一些生活用品。從硝煙彌漫的戰爭年代,到新中國剛剛成立艱苦搞生産、搞建設的場景,再到如今山城巨變、群眾脫貧致富,數十年光影在大屏幕上閃現,濃縮了這位老人傳奇而又平凡、純粹而又精彩的一生。

  會場上,大紅色的主題背景板,向會場所有人昭示著一名老共産黨員那一顆始終不曾忘卻的初心,一種對黨和人民無限忠誠的赤子情懷。

  隨著媒體對張富清的報道,老人深藏功名60余載,一生淡泊名利,扎根深山偏遠地區為民造福的事跡已被許多人熟知。但在報告會現場,再一次聆聽五位報告員講述其中一些細節時,人們仍深感震撼,淚水濕潤了眼眶。

  湖北日報傳媒集團楚天都市報副總編輯胡成在報告中説,當報道出來後,老人看到報紙,意識到我們“這批省裏來了解情況的幹部”竟然是記者。“一不留神”他成了名人,老人有些抵觸。面對隨之蜂擁而至的記者,老人拒絕接受採訪。後來,組織上給他做工作:宣傳他的先進事跡無關他個人利益,這是最鮮活的革命傳統教育,與71年前當突擊隊員、炸碉堡的意義是一樣重要,是為黨為人民再立新功。老人這才轉過彎來,可是又怕子女借他的功勞和名聲謀利,老人毅然作出決定,4個子女中,只讓小兒子協助他接受採訪,別的人一律不得沾邊。

  恩施州扶貧攻堅指揮部幹部田文莉在報告中深情講述:張富清從部隊轉業,和妻子拎著一只僅有的皮箱,選擇來到湖北最偏遠的地區來鳳縣,一幹就是60多年。哪裏條件最艱苦、哪裏最窮,張富清就往哪裏鑽,他帶著鄉親搞生産、修道路,努力改變著山鄉的落後面貌。如今,他原來工作過的卯洞公社所轄二三十個村全部脫貧出列,曾經帶領村民鑿建的懸崖山路,如今已拓寬硬化,變成康莊大道。“張富清幾十年的奉獻和付出,不都是為了今天嗎?讀懂這些,也就讀懂了這位深藏功名、為民造福的老人之心、之志、之情、之義!因為在他心中,人民幸福就是他最大的功名。”田文莉説。

  建設銀行來鳳縣支行行長李甘霖在報告中講了這樣一則故事:去年十月,老行長做白內障手術需要植入人工晶體。醫生和家人決定在數千元到數萬元的價位中,給老人選用中等價位的晶體。可誰也沒有想到,手術前老行長聽説同病房的兩位農民病友都用的是3000元的晶體,他就背著家人給醫生提要求,自己也要用3000元的。手術結束後,家裏人才知道,他自己做主用了最便宜的。

  張富清老人出院回家後,李甘霖去看他,問:“您是離休幹部,不管選擇什麼價位的都是國家報銷。您年紀這麼大了,為什麼不用好一點的晶體呢?”老人呵呵一笑,説:“我老了,離休了,再也不能為黨、為國家作貢獻了,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為國家能省一點是一點。”

  報告團成員胡成説,從今年2月14日我開始接觸採訪張富清,後來又參加“好記者講好故事”演講比賽,現在又加入張富清先進事跡報告團,可以説對老人的事跡我已耳熟能詳,但每講一次老人的故事,對我個人而言,都是一次洗禮。每一次聽報告團其他成員講,我內心仍然會被感動。我曾經問過自己:一個人隱藏赫赫功名60余年,始終保持純粹樸實本色初心,有幾個人能做得到?我能做得到嗎?

  張富清的孫女張然説,小時候只知道爺爺曾經當過兵,爺爺也很少提以前當兵的那些事,所以她一直以為爺爺跟別人家的爺爺沒什麼兩樣,平凡慈祥節儉,只是有時候她覺得爺爺似乎比別人家的爺爺對後輩要嚴,性格上比別人家的爺爺要堅強。自從爺爺的“秘密”被媒體發現並報道後,她心中若隱若現的一些疑惑才一一得到解答。雖然爺爺的形象一下子在她的心中變得高大起來,但爺爺仍然是她心中的那個爺爺,他不會因為心中的巨大“秘密”被發現而變得跟以前不一樣。

  臺下,北京聯合大學計算機專業的女大學生李丹一次又一次感動得熱淚盈眶,她掏出紙巾不停地擦拭眼淚。報告會後,兩眼通紅的她對記者説,張富清爺爺的事跡太感人了,尤其是他説“黨讓我到哪裏去、我就到哪裏去,黨指到哪裏、我就打到哪裏”時,我的內心受到極大震撼,他是我們身邊最真實可感的英雄!

圖為:報告會現場。

英雄無言 深藏功名

報告人:胡成(湖北日報傳媒集團楚天都市報副總編輯)

  今年春節剛過,老同事張孺海告訴我一個重要新聞線索:在他老家來鳳縣,有一個95歲的離休老幹部,叫張富清,是一個戰功卓著而又深藏功名的大英雄。而這樣一位大英雄,在小縣城隱藏了60多年!

  老人家身為國家幹部,可4個子女身上沒有一絲幹部子弟的氣息。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他們與農家子弟一樣吃了上頓愁下頓,一樣穿打補丁的衣服,一樣為交學費發愁。他們的學費都是放學後到河邊撿鵝卵石艱苦掙來的。

  大年初九,我與湖北日報記者張歐亞、楚天都市報記者劉俊華,踏上尋訪之旅。

  張富清老人,住在一棟建于上世紀八十年代的樓房裏,兩室一廳,陳設簡陋。老人家從泛黃的《立功登記表》講起,參軍、入黨、炸碉堡、打援敵、解放西北、新疆墾荒……

  張富清老人對黨忠誠、為國奉獻,淡泊名利,為官清廉,體現了崇高的人生境界,深深震撼了我們。2月15日,一篇不拔高、不渲染、平實紀錄的報道,同時在湖北日報、楚天都市報刊發,立即産生強烈的社會反響,引起網絡廣泛轉發。

  5月10日,我們來到陜西省蒲城縣永豐鎮,千裏尋訪英雄曾經戰鬥過的足跡。永豐戰役舊址上,建起了革命烈士紀念館和烈士陵園,330名烈士安葬在蒼松翠柏之間。

  此情此景,讓我們想起3個月前首次採訪時,張富清老淚縱橫,哽咽地説:“比起那些犧牲的戰友,我哪有什麼功勞啊,他們才是真正的無名英雄。”我們終于明白,為什麼九死一生的張富清對生與死的理解超乎尋常,對名與利的追求淡泊如水。

  保家衛國 戰功赫赫

報告人:劉海倫(恩施軍分區政治工作處主任)

  1948年,張富清剛剛24歲,在瓦子街光榮入伍,成為西北野戰軍赫赫有名的359旅的一名戰士。

  入伍4個月後的一天,連隊黨支部為他一個人舉行了入黨宣誓儀式。從那時起,“堅決跟黨走,為人民去打仗,讓千千萬萬個老百姓過上好日子”,就成為張富清最樸實的初心。

  1948年6月壺梯山戰役,他擔任突擊隊長,獲師一等功和戰鬥英雄稱號。7月在東馬村,他帶領6名突擊隊員掃清外圍之敵,獲團一等功。9月臨皋戰役,他先敵搶佔制高點,圓滿完成截擊任務,獲師二等功。

  1948年11月的永豐戰役,張富清所在的六連是突擊連。他迎著“嗤嗤”的子彈聲,時而匍匐,時而躍進,迂回接近到敵人碉堡下,炸掉了碉堡。硝煙還沒散去,他又飛快逼近另一座瘋狂掃射的碉堡……

  張富清在永豐戰役中因作戰英勇,貢獻突出,榮立軍一等功,並贏得“戰鬥英雄”稱號,王震將軍親自給他佩戴軍功章,彭老總握著他的手説:你在永豐立了大功,我把你認準了,是個好同志!隨後,西北野戰軍總部加授他特等功,並專門向他家寄送報功書。

  1949年至1950年,在黨中央“解放大西北”的戰鬥號令下,張富清跟隨部隊向西前進,日以繼夜,攻城拔寨。1950年,西北軍政委員會對解放大西北的英雄進行表彰,張富清被授予“人民功臣”獎章。“我打仗的秘訣就是不怕死。決定勝敗的關鍵是信仰和意志。只要黨和人民需要,我情願犧牲,犧牲了也光榮!”張富清鏗鏘有力地説。

選擇艱苦 為民造福

報告人:田文莉(恩施州扶貧幹部)

  1955年1月,張富清即將轉業。他和新婚妻子孫玉蘭從武漢歷經一個星期的艱難跋涉,抵達來鳳縣。這裏是湖北最西南的偏遠角落,生活條件艱苦。

  張富清夫妻正是奔著這份艱苦來的。這一來,就是一輩子。

  張富清在來鳳縣的第一個崗位,是城關糧管所主任,後來被提拔為糧食局副局長,不久又擔任紡織品公司黨支部書記。1959年,他被派往更遠、更需要他的地方——來鳳縣的“窮窩子”三胡區擔任副區長。

  他直接住進了最艱苦的村。白天,和大家一起栽紅薯、種苞谷;晚上,組織研究生産計劃,宣傳黨的政策;空暇時間,幫社員挑水、打掃院子。那會兒,他“手上的血泡從沒斷過”。社員們對張富清,從冷漠抵觸到情同手足,當年就順利完成了供糧儲糧任務。

  隨後他又搬到另一個困難村去。過個一兩年,他就要轉移一次“陣地”。究竟住過多少村,張富清已經記不清了,只記得從原來三胡區到後來卯洞公社的20年裏,自己像突擊隊員一樣,從一座山,搬到另一座山,攻堅戰一場接著一場。

  張富清對大山裏的群眾總是那麼深情,可對自己和家人卻總是那麼苛刻。60年代初國家困難,要求精簡人員,張富清率先作表率,動員妻子從供銷社辭職下崗。在擔任卯洞公社副主任時,張富清先後分管供銷社、桐油經銷等事務,可是他全家卻擠住在一座年久失修的小廟裏,三張木板擠6個人。“我要是以權謀私、先考慮自己,咋對得起黨,咋去面對老百姓?”這就是張富清,鐵心向黨、清白做人!

堅守初心 樸實純粹

報告人:李甘霖(中國建設銀行來鳳支行行長)

  張富清老人是來鳳建行的創始人之一。這位老黨員“從來不給組織添麻煩,從來不給大家添負擔”。

  我第一次去老行長家裏探望,就深深被他的淡泊與質樸所感動。他離休30多年,仍居住在當年建行宿舍的二樓。兩室一廳的家裏,水磨地面磨得發亮,木質窗戶已看不出原來的顏色,斑駁的油漆墻面呈粉片狀,好像隨時都會掉落。小竹椅、小木桌至少用了30年以上,木質茶幾桌面坑坑洼洼。家裏雖然簡陋,但整潔得像個軍營,床鋪、被褥、箱子、書籍都擺放得整整齊齊。

  老行長有句名言:“工作上離休了,政治上、思想上絕不能離休。”所以,他一直保持著讀書學習的習慣。他的書桌上有一本《習近平總書記係列重要講話讀本》,因經常翻閱,原本的黃色封皮四周早已泛白。書裏很多地方用紅色的小點做了標記,看得出老行長是原原本本、逐字逐句在學習。讀本旁邊有一個筆記本和幾疊信紙,密密麻麻地記載著老人家的摘抄心得和學習收獲。老行長對我們説:“不認真學習黨的理論,怎麼能説聽黨話、跟黨走?我雖然離休了,但永遠都是黨的人。”

  老行長家有一條鐵的紀律:任何人都不能吃老爺子的藥。老行長的理由很充分:“我是離休人員,我的藥費是公家報銷的。只能我用,其他人不能佔公家的便宜。”為了管好自己的藥,老行長甚至找把鎖,把裝藥的抽屜給鎖住。

  去年10月,老行長做白內障手術需要植入人工晶體,他自己做主用了最便宜的。“我老了,離休了,再也不能為黨、為國家做什麼貢獻了,我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為國家能省一點是一點。”他説。

堅強剛毅 永葆本色

報告人:張然(湖北民族大學教師、張富清孫女)

  7年前,88歲的爺爺膝蓋發炎化膿,高燒不退。

  為保住爺爺的腿,剛開始保守治療,採用灌洗引流術,把膝蓋切開,用導管輸送鹽水衝刷膿液,然後填壓大塊紗布。每次換藥時,爺爺怕影響到醫生的治療和其他病人休息,咬著衣角,痛得大汗淋漓也一聲不吭。

  後來,爺爺病情加重,需要截肢。截肢後,爺爺不坐輪椅,堅持用頑強的毅力與不懈的鍛煉,獨自練習站立和行走。爺爺靠著墻、靠著床鋪練習,一次次摔倒,一次次重新站起來,不知摔了多少跤。可爺爺始終沒有放棄,他咬著牙、喘著氣,經過幾個月的堅持,終于憑著難以想象的毅力,重新奪回了對“腿”的控制權。一年之後,他已經可以獨自上樓下樓、上街買菜了。

  爺爺截去的是一條腿,站起來的是一座屹立不倒的山!

  這麼多年,爺爺總是特別剛強、樂觀。但今年以來,爺爺卻一次又一次地哭了。

  3月2日,爺爺當年的老部隊從新疆派代表來看望他。這一次,爺爺又哭了。那天,為了迎接戰友,爺爺特意將一排軍功章別在胸前。多少年了,這是他第一次高調地亮出赫赫戰功。

  爺爺仔細地傾聽部隊代表朗讀全團官兵為他寫的慰問信。當部隊戰士大聲念到“三五九旅”“王震將軍”時,爺爺先是興奮地拍手,緊接著又激動地落淚,然後用一條獨腿顫顫巍巍地站起來,挺直脊背,對著部隊代表,莊嚴地舉起右手,行了一個軍禮。

  這是爺爺離開部隊64年後的第一個軍禮。

  一個老兵,一個從戰火硝煙穿行到改革開放年代的老兵,用一個牢記了大半個世紀的軍禮,表達了他所有的情感。這是一個曾經為共和國流血的戰士,對祖國的深深眷念。“為人民謀幸福,為民族謀復興!”爺爺一輩子被這樣的初心和使命感召著。

(責任編輯: 肖進安)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 湖北日報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
  •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8236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