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三紅精神”織就“長江紅色文化帶”
2019-07-05 09:11:10 來源: 湖北日報

圖為:武漢長江大橋漢陽龜山橋頭堡。 (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梅濤 攝)

  紅船開天辟地,紅岩堅守初心,紅橋跨越創新……從建黨到建國,從革命時期到改革開放,沿長江流域上下求索,誕生于浙江嘉興的“紅船精神”,源于重慶紅岩村的“紅岩精神”,生發于武漢漢陽的“紅橋精神”,三者一脈相承,薪火相傳。

  縱觀黨的歷史,“紅船精神”是中國革命精神之源,所昭示的是永不褪色的精神豐碑。“紅岩精神”“紅橋精神”則是“紅船精神”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繼承和發揚。三者是在同一歷史使命、不同時空背景下,共産黨人崇高精神的集中展現,“三紅精神”傳承延綿近百年,共同織就“長江紅色文化帶”,為長江經濟帶發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撐。

  紅色時間——

  “三紅精神”有著豐富內在邏輯

  “一個大黨誕生于一條小船。”1921年8月初,中國共産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在浙江嘉興南湖的一條遊船上勝利閉幕,莊嚴宣告中國共産黨誕生。這條遊船因而獲得一個永載中國革命史冊的名字——紅船。其開天辟地、敢為人先的首創精神,堅定理想、百折不撓的奮鬥精神,立黨為公、忠誠為民的奉獻精神,是中國革命精神之源,也是“紅船精神”的深刻內涵。

  井岡山精神、長徵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以“紅船精神”為源頭,中國共産黨培育形成了一係列彰顯馬克思主義光輝、反映民族精神、體現時代要求的偉大革命精神,而在長期革命鬥爭中形成的一種代表成熟時期中國共産黨人崇高思想境界、堅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力量、浩然革命正氣的精神品質——紅岩精神,也是其重要組成部分。

  “從歷史的時間軸上看,‘紅橋精神’與‘紅船精神’‘紅岩精神’之間,有著密不可分的內在邏輯。”武漢市漢陽區檔案館館長鐘賢超稱,“紅船精神”誕生于中國共産黨成立之初,“紅岩精神”産生于革命勝利的前夜,而“紅橋精神”則與前兩者一脈相承,隨著1955年武漢長江大橋開建而生發于漢陽這片革命熱土上。

  “漢陽是武漢工業最集中的地區,也是産業工人最集中的地區,這些為中國共産黨成立初期在漢陽發展工人運動奠定了階級基礎。”鐘賢超介紹,漢陽是中國共産黨早期播下火種的地區之一,黨領導下的漢陽鐵廠、漢陽兵工廠罷工運動聲震全國。

  據《中共漢陽歷史》記載,1922年11月12日,在漢陽鐵廠工會內召開漢冶萍總工會籌備會,並決定漢冶萍總工會總部設在漢陽。12月10日,漢冶萍總工會成立大會在漢陽鐵廠三碼頭召開。

  “上世紀20年代初,漢冶萍工人有3萬余人,漢冶萍總工會是當時全國規模最大的工人組織。”鐘賢超説,在中國工人運動歷史上,漢冶萍總工會不僅是中國成立較早的規模最大的産業總工會,而且因其組織嚴密、工人鬥爭力量強而聞名全國。之後,安源、萍鄉、漢陽鐵廠等漢冶萍的工人運動更加如火如荼,逐漸使中國革命的星星之火發展成燎原之勢。

  在中共漢陽歷史上,還閃爍著大革命時期重量級人物的光輝,向警予、蕭楚女、夏明翰3位烈士列入全國100位為新中國建立作出突出貢獻的英雄模范人物。蕭楚女出生在漢陽鸚鵡洲,他的故居原為鸚鵡洲長江邊一民居,後因修建楊泗港被拆除。向警予、夏明翰犧牲後埋葬在漢陽。至今,漢陽熱土仍掩埋著眾多革命烈士的忠骨。

  “正是這些英勇的中國共産黨人,為漢陽注入紅色基因。”漢陽區委辦公室調研員馮輝説,建國後開始建設的武漢長江大橋,更是實實在在架設在黨和人民之間的一座“紅橋”。

  新中國成立後,1953年2月18日,毛澤東徒步盤山登上黃鶴樓,扶欄眺望武漢長江大橋選址。1956年5月31日,武漢長江大橋開工八個月,毛澤東又一次來到大橋工地視察,其間,63歲的毛澤東連續三次興致勃勃地暢遊長江。在大橋建成、即將通車前的1957年9月6日傍晚,毛澤東又一次來到橋上視察。走完大橋全程,毛澤東凝神觀看武漢三鎮,這時,江漢橋和武漢長江大橋連成一體,萬家燈火,一片祥和景象,他感嘆不已。

  圖為:2018年9月30日,漢陽區在龜山向警予烈士陵園舉行烈士紀念日公祭活動。(資料圖片)

  紅色地標——

  “三紅精神”分布長江上中下遊

  展開地圖,武漢漢陽地處長江中遊,溯江而上,西行約900公裏,是重慶紅岩村,順江而下,東行約800公裏,是浙江嘉興。

  浙江嘉興南湖的紅船,見證了中國歷史上開天辟地的大事件,成為中國革命源頭的象徵。“紅岩精神”代表地則是重慶紅岩村,它是“紅岩精神”的發祥地。而在作為“紅橋精神”起點的漢陽,武漢長江大橋龜山橋頭堡已然成為一座紅色精神堡壘。

  6月24日,湖北日報全媒記者從龜山西門進入,拾階而上,向警予烈士陵園在青松翠柏間,顯得莊嚴而肅穆。位于龜山山脊西部,西鄰向警予烈士陵園的,是紅色戰士公墓。

  “紅色戰士公墓為1927年7月至1929年2月被國民黨反動派殺害的中國共産黨人和革命群眾的紀念性公墓,每年都會有大批市民前來憑吊,緬懷先烈。”漢陽區檔案館副館長熊婕介紹,1928年5月1日,向警予被國民黨反動派槍殺,共産黨員陳春和將其遺體與當時犧牲的其他革命烈士遺體,掩埋在龜山西南側山腳下的補乾亭附近,並埋有一短碣,稱為“紅色戰士公墓”。1955年9月,因建武漢長江大橋,將墓遷至扁擔山南麓,後移至龜山西首,重建為向警予烈士陵園。

  漢陽區的每一處革命遺址都記錄著一段崢嶸歲月和革命歷史故事。漢冶萍總工會成立大會會址就在龜山東部,洗馬長街長江岸邊。原中共漢陽縣委遺址也在龜山東麓的山腳下。“《我的一家》裏的革命故事就是發生在這裏。”熊婕介紹,1928年1月,中共湖北省委改組中共漢陽縣委,縣委機關就設在龜山腳下縣委委員歐陽梅生居住的小樓房內。1928年,帶病堅持工作的歐陽梅生突發疾病犧牲,遺體掩埋在龜山西南麓一個叫羅漢肚的地方。歐陽梅生逝世後,妻子陶承和子女們繼承其遺志,前仆後繼,為黨工作,長子歐陽立安、次子歐陽應堅、三子歐陽稚鶴相繼英勇犧牲。新中國成立後,陶承強忍失去親人的悲痛,寫出了《我的一家》一書,記載了他們一家在漢陽革命工作的經歷,英雄壯舉震撼了無數讀者的心靈。

  “革命精神不應被忘記,革命故事應廣為傳頌。”馮輝介紹,2013年起,由漢陽區委黨史辦和區教育局共同編寫的《中共漢陽歷史》中學生課外讀本,走進漢陽各中小學校園。此外,與區文化局合作編印了漢陽故事係列連環畫,《蕭楚女》《我的一家在漢陽》等紅色故事就在其中。

  2017年,漢陽全區建成文化廣場15座,樓道文化示范小區22個,培育“漢陽理論網紅”100名,用身邊事感染身邊人。培育一批黨建網宣員,用網絡直播等互聯網+方式開展黨建宣傳,弘揚紅色文化。

圖為:向警予像。﹙歷史圖片,漢陽區檔案館提供﹚

  紅色動能——

  “三紅精神”引領城市經濟騰飛

  “紅橋精神”與“紅船精神”“紅岩精神”薪火相傳,是在同一歷史使命、不同時空背景下,中國共産黨人崇高精神的集中展現。

  據《漢陽區志》《2018年漢陽年鑒》記載,1950年,漢陽全區建有黨支部10個,中共黨員175人。而歷經數十年後,截至2017年底,漢陽區中共基層組織已增至1319個,中共黨員34020人。

  “紅橋精神”,根植在共産黨人的心裏。

  從重慶菜園壩長江大橋到南京大勝關長江大橋、從武漢鸚鵡洲長江大橋到武漢楊泗港長江大橋,一座座世界級橋梁工程都留下了中鐵大橋局高級工程師時一波不懈奮鬥、追夢前行的足跡。2000年7月,時一波走進“建橋國家隊”中鐵大橋局,2004年5月成為一名共産黨員,2015年成為中鐵大橋局六公司總經理。

  2015年以來,六公司在建項目數量、體量、技術難度、社會關注度不斷刷新公司發展的歷史紀錄——武漢楊泗港長江大橋主跨1700米,一跨過江,為世界最大跨度的雙層公路懸索橋;京張高鐵五標項目為世界首條設計時速350公裏,穿越高寒、大風沙地區的高速鐵路;平潭大橋位于世界“三大風口”海域之一,是我國第一座真正意義上的公鐵兩用跨海大橋。

  如今,中鐵大橋局的1.3萬余名大橋人中,有約三分之一是共産黨員。60多年來,在“紅橋精神”引領下,素有“建橋國家隊”之稱的中鐵大橋局,80余次跨越長江天塹,飛越黃河險灘近50次,橫渡海灣近40次,總共承建了3000多座橋梁,總裏程超過3600公裏,成為世界上設計建造橋梁最多的企業,成為新中國建橋史上一座座裏程碑的創造者和見證者。

  “紅橋精神”,更是融入了80萬漢陽兒女的血脈之中。

  “黨組織的責任就是要為居民的長遠利益把好關、服好務!”帶著這樣的信念,江欣苑社區黨委書記胡明榮讓社區成為“全國村轉社區轉型的成功樣本”。8年來,晴川街龍燈社區“月湖小紅帽志願服務隊”隊長莫昭瓊,帶著一群“小紅帽”愛湖護湖,守護綠水青山。陳春芳是曾經獲得第六屆全國道德模范提名獎的“漢陽鐵女”,她一手抱腦癱兒,一手攙重症丈夫,不僅把小家帶出災難的深淵,還成立了一間純公益性腦癱兒童家庭康復中心,為困難家庭免費提供家庭康復環境模擬和心理疏導。

  正是這一個個紅色基因,標注著信仰與方向,連接著過去和未來,成為推進發展的精神力量所在。

  6月2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院發布《中國城市競爭力第17次報告》,紅船誕生地——嘉興進入國內40強,排名第38位,在浙江省內僅次于杭州、寧波。

  2018年,紅岩村所在的重慶渝中區全年地區生産總值達1203.9億元,比2017年增長81.7億元,在重慶各區縣中排名第三。

  漢陽經濟也一路騰飛——據記載,該區地區工業總值從1978年的8600萬元增加到2012年的450.4億元,工業總值增長了523倍;財政收入從1978年的4369.4萬元增加到2012年的26.67億元,增長60倍;人均生産總值從1978年的293元增加到2012年的102350.97元,增長349倍。2018年漢陽區經濟總量實現歷史跨越,地區生産總值突破千億元,成為武漢市第四個“千億城區”。

  “如今,依托母親河長江,我們黨的‘母親船’——紅船,與‘紅色三岩’‘紅橋橋頭堡’成為紅色精神載體,三種紅色精神賡續紅色血脈,共同織就出一條‘長江紅色文化帶’,為長江經濟帶發展提供有力文化支撐。”漢陽區委主要負責人如是説。(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朱惠 通訊員 劉晶晶 黃璜)

圖為:蕭楚女像。﹙歷史圖片,漢陽區檔案館供圖﹚

  評論

初心的力量

  一條母親河長江,聯結紅船,紅岩,紅橋……

  當這些形象依次出現在眼前,我們倣佛看到歷史帶來的某種啟示。

  紅船從嘉興南湖駛出,紅岩矗立于山城重慶,紅橋跨越天塹于江城武漢……

  從上世紀20年代,延伸到21世紀的今天,時間跨度近一個世紀;從煙雨江南,到重鎮武漢,到長江上遊的山城重慶,空間橫跨半個中國。

  紅船、紅岩、紅橋之間,有一脈相承的邏輯主線。這條主線,就是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

  紅船是中國共産黨起航的地方,是黨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開端,是開啟黨的初心和使命的起點。自此,“紅船精神”照耀中國。

  “紅岩精神”是“紅船精神”在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繼承和發揚。它産生于極其艱苦險惡的革命鬥爭環境中,在風雨如磐的鬥爭歲月中錘煉形成。

  在作為“紅橋精神”起點的漢陽,半個多世紀以來,富有地標意義的建築物——武漢長江大橋龜山橋頭堡昂然屹立。70年來,以忠誠、奉獻、拼搏、開放為特質的“紅橋精神”,在漢陽崛起的徵途中,在大武漢復興的徵程中,時時處處,迸發著蓬勃力量。

  “紅橋精神”已融入80萬漢陽兒女的血脈之中。漢陽兒女以創新精神驅動發展,以責任擔當促進社會進步,不斷為“紅橋精神”注入新內涵。“紅船精神”“紅岩精神”“紅橋精神”,這三種紅色精神在傳承中創新,深深融入中華民族的血脈和靈魂。走過近一個世紀,三種紅色精神歷久彌新、歷久彌堅。

  今天,傳承和弘揚這三種紅色精神,將激勵我們始終“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使紅色資源、紅色傳統、紅色基因在新時代綻放出更加璀璨的光芒。

(責任編輯: 肖進安)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 湖北日報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
  •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 下載新華網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7133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