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興山12名大學生村官接班村兩委
2019-04-25 08:55:46 來源: 湖北日報

圖為:兩河口村大學生村官張應雄在走訪村民。

  4月18日,興山縣古夫鎮鹹水村貧困戶林明朗從村幹部李鑫手裏接過慢性病門診的醫療卡,笑得兩眼瞇成一條縫,“謝謝小李!年輕人回來了,我們享福!”

  李鑫32歲,是2017年底興山招聘的80名大學生扶貧特崗村官之一。經過一年多磨煉,去年底換屆選舉中,這批大學生村官有12人進入村兩委班子。

  過去,全省統一招考的大學生村官留不住,村級組織後繼乏人。而今,興山縣財政每年拿出600萬元,比照新招公務員待遇招聘“特崗村官”,並打通未來出路,大學生在村裏留得住、能成長、有幹勁。

  大學生進村,跌撞中成長

  李鑫記得,2017年興山招考特崗村官,競爭激烈。80個名額有400多人報名。他是所在考場第一名,和其他13個考場第一名一樣,被分到最偏遠的山村。

  招錄的80人中,64個為興山籍,年齡在30歲上下,滿懷建設家鄉的熱情。很多村官在外工作了幾年,才決定回村。李鑫曾在鐵路局和造船廠工作多年;南陽鎮石門村王小麗,曾在上海做房地産銷售;昭君鎮黃家塹村向正愛,曾在江漢油田跑了3年野外工程。

  有知識、有社會經驗,但讓村官們沒想到的是,初進村裏還是遭遇了很多尷尬事。

  向正愛今年28歲,短發平頭,皮膚曬得黝黑,笑起來很陽光。去年,他給村民們發放15噸免費肥料,按村民承包土地來分,有的村民是零碎田塊,本應給0.25袋,向正愛沒經驗,給了半袋。沒想到,分到最後,有3戶村民沒有化肥可分了,還好,村書記出面幫他調解。

  王小麗28歲,扎著馬尾,長相清純,還是大學生模樣。她入村後,遇到一個難題:調解一對夫妻的感情糾紛。“我自己都沒談戀愛,他們會聽我這小丫頭的話嗎?”她紅著臉説。一次不行,兩次不行,王小麗多次上門,用自己親戚離婚後孩子不想上學的故事,最終勸服了這對夫妻。

  讓很多大學生村官苦惱的是,專業知識在村裏完全用不上,這些專業包括機電信息化、石油工程、數控技術等。走過失落期,李鑫報了宜昌市一個大學生村官培訓計劃,開始學習三農類知識。他説:“我們的優勢是學習能力強,接受知識快。”

  就像山間繁花,這些大學生村官,在跌撞中不斷成長。

  年輕人來了,山村大變樣

  南陽鎮兩河口村是興山最偏遠的村莊。2017年底,23歲的張應雄被分配到兩河口。他老家在巴東,但來到這裏,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山大人稀。他説:“內心有些不安,但越艱苦的地方越鍛煉人!”

  張應雄買來一輛二手摩托車,走村入戶,跟村民嘮家長裏短。兩個月下來,跑遍全村200戶人家,還主動對結幫扶倒坐坪最遠的兩個貧困戶。

  村裏留守老人多,為方便大家交流,張應雄建起微信群,但許多老人不識字,他就手把手教大家發語音。57歲村民楊森林學會微信後,天天跟在外地的女兒視頻。“以前一年到頭見不到面,現在可方便啦!”楊森林十分高興。

  張應雄還在群裏發布精準扶貧、産業扶持和鄉風文明等信息。二組貧困戶趙勇一直在外打工,他在群裏看到藥材種植信息後,多次與張應雄溝通,了解扶持政策後,回村帶頭種起藥材。

  辛苦一年,“小張”得到村民們認可,被選為村主任,成為興山最年輕的“90後”村主職幹部。

  大學生來了,就像一條條鯰魚,攪活了落後的山村。

  鹹水村70歲的林明朗患有關節炎、白內障,一直沒去看病,因為路太遠,又心疼錢。李鑫自己開車,把他送到宜昌做手術,為他跑報銷手續,又將老人接回村。石門村鄔光柱的兒子患上急症,拿不出醫療費,王小麗在網絡眾籌平臺上為他籌到1萬元。

  去年冬天,大雪封山,黃家塹村自來水管被凍壞了,村裏停了水。向正愛和村幹部一起,踩著厚厚的積雪,沿著27公裏長的水管排查問題。之後,他們又抬著100多斤的發電機,到各漏水點修理水管,在雪地裏摸爬了6天。

  “山村不脫貧,我就不會走”

  “花那麼多錢,招這些大學生來,能留得住嗎?”兩年前,興山探索特崗村官制度時,很多人質疑。興山縣委書記汪小波説:“想留住這些大學生,首先要解決待遇和出路問題。”

  興山財政每年拿出600萬元,比照新招公務員待遇,確定大學生村官每人每年薪酬大約為5萬至6萬元,並統一繳納5項社會保險費,走在全省前列。

  大學生村官表現優秀的,可競選村“兩委”幹部,考錄公務員或事業單位編制人員,定向招聘享受以錢養事待遇,創業享受扶持政策。

  經過一年多考驗,80名特崗村官離崗21人。這其中,13人考取了興山縣公務員或事業單位,3人考到縣外,主動辭職5人。興山又增招兩次,如今91個村居都有大學生村官。

  聶小莉曾在上海做廣告設計,是這批村官中唯一的研究生,被派到古夫鎮麥倉村。後來,她考到縣扶貧辦。回憶駐村經歷,聶小莉認為最寶貴的,是培養起了大學生和村民的深厚感情。有一次,聶小莉和村幹部走訪一個低保戶,低保戶生活非常困難。村幹部工資也不高,卻掏了100元給低保戶。聶小莉説:“當時我就感動得哭了。”

  採訪中,很多大學生村官表示,願意扎根山村。

  向正愛引進一位鄉村能人,建起黃家塹村新茶廠,最近剛開業。向正愛計劃著,發動村民種茶葉、藥材增收。“國家提出鄉村振興戰略,農村有很多機遇,正是年輕人幹事的好天地!”向正愛説,自己的微信昵稱是“使勁兒奔小康”。

  在兩河口村,張應雄忙的時候,一個多月不出村。“現在談戀愛的時間都沒有。”他笑著説,“我要帶大家過上好日子。兩河口村不脫貧,我就不會走!”(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吳擒虎 通訊員 鄒遠景 李博文)

(責任編輯: 肖進安)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 湖北日報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
  •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 下載新華炫聞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412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