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武漢雜技團一輛“黃包車”出了8個版本
2019-04-18 10:54:39 來源: 湖北日報

  圖為:《技炫黃包車》演出現場。(武漢雜技團供圖)

  武漢雜技團攜《技炫黃包車》今年1月份赴河北吳橋參加“2019首屆中國雜技春節聯歡晚會”演出後,又赴河南鄭州參加央視《我們的中國夢——東南西北賀新春》演出錄制,演出已在春節期間和觀眾見面。《技炫黃包車》是武漢雜技團2016年10月推出的節目,不算新鮮,一個“老”節目,為何會有如此強的生命力?

  一輛“黃包車”出了8個版本

  “一開始黃包車重1噸左右,現在把電機下了,換上配重塊,總重量輕一半。”雜技團一隊隊長張帆説。3年前,《技炫黃包車》在第十二屆中國武漢光谷國際雜技節首次推出便獲得芳草金獎,當時的“黃包車”採用無線遙感、可控杠桿作用裝置等多種技術,通過電機來給演員推力,幫助演員實現空中翻轉,從2014年節目孵化到2016年節目首次推出,“黃包車”就出了6個版本。“核心裝置是電機部分,電機産生的推力是一定的,雜技編排發生變化,假設一周翻轉變成兩周,需要更大的推力,就得換個功率更大的電機。編排一變化,電機就得換,換個電機就要換個版本。”胡彬是武漢雜技團業務創作部副主任,他解釋道,一方面機械成本高,另一方面運輸、維修都存在障礙,一旦發生損壞,演出就會被迫中止,這對于雜技團而言是個不小的風險。

  2017年,黃包車做了第7次改動,將核心部件“電機”撤下,換上12塊大小不一、總重量380公斤的配重塊,演出時,3位雜技演員在地面上做輔助,運用杠桿原理,搖晃黃包車配重塊的一端,給“尖兒”推力,機械換‘人工’,輔助和“尖兒”就可以配合起來,“演員總有狀態不好的時候,哪天力氣不夠了,跟輔助打個招呼,推的時候用大力,跟頭還是翻得漂亮!”胡彬説。2017年,《技炫黃包車》獲得中國雜技界最高榮譽“金菊獎”。

  如今,黃包車有了第8個版本,為讓演員的跟頭弧線更漂亮,演出所用的黃包車比原來長25厘米。

  創新一直在路上

  翻開武漢雜技團成立60周年的紀念冊,繩索、蹦床、頂碗……雜技劇照精彩紛呈,傳承創新的線索忽明忽暗,得有人指引才能發覺。

  1961年,岳長秀、李翠環兩位演員表演了《蹬人》;23年後,在第一屆全國雜技比賽中,由鄒春書等4位演員表演的《雙蹬人》獲銅獎;又過7年,蹬人和蹦床結合出來的新節目《蹦床蹬人》在巴黎第五屆世界“未來”雜技節上獲金獎,在第三屆全國雜技比賽中獲“金獅獎”;2012年,《飛輪炫技》在蹬人和蹦床基礎上,首次使用大型機械,在第十屆中國武漢國際雜技藝術節上獲得“黃鶴金獎”。“十幾米的高空,演員不帶保險繩翻轉,現場的驚呼就沒有停過,走到哪裏,都是一等一的好!”説到這兒,胡彬難掩自豪。

  “雜技創新之路是很難走的,一個蹬人,從1961年到2012年,走了50多年。”武漢雜技團原副團長何忠傑感慨道。

  2010年前後,武漢雜技團成立業務考評小組,定期召開業務研討會,負責節目創作和業務考核等工作,2016年成立業務創作部,專門研究節目創意和道具設計。設計方案上的人形動作,都是創研人員的手工畫作。創新這麼難,武漢雜技還能保持源源不斷的創作力嗎?胡彬説:“《飛輪炫技》還能提高,《技炫黃包車》還能再升級!”(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張歆 通訊員 陳昌)

(責任編輯: 肖進安)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 湖北日報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
  •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 下載新華炫聞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11124383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