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頻道>正文

2018年湖北省為農民工追發工資9.4億元
2019-03-29 22:00:57 來源: 湖北日報

  圖為:我省勞動監察人員赴工地開展執法檢查及普法。

  

  圖為:農民工工資按月支付,由銀行代發到工資卡上。

  編者按

  群眾利益無小事。今年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提出,要根治農民工欠薪問題,抓緊制定專門行政法規,確保付出辛勞和汗水的農民工按時拿到應有的報酬。

  我省是農民工大省,省內就業的農民工達800多萬人。治理薪資拖欠,保障工資支付,事關廣大農民工切身利益,也是穩就業和構建社會誠信體係的重要延伸。治欠保支工作,多次寫入省《政府工作報告》,列入每年省委對市州黨政領導班子考核的專項考核內容。

  2017年,人社部提出“治欠保支三年行動計劃”,決定用3年左右時間,形成制度完備、責任落實、監管有力的治理格局,切實維護農民工合法權益。

  兩年來,我省人社部門積極響應落實,綜合運用法律、行政、經濟等手段,不斷健全源頭預防、動態監管、失信懲戒相結合的制度保障體係,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得到有效治理。截至2018年底,全省欠薪案件數量、涉及農民工人數、欠薪引發的事件數“三下降”,去年全年追發農民工工資9.4億元,治欠保支工作成效顯著。

  連日來,湖北日報全媒記者深入調研,發掘治欠保支工作中的好經驗,探尋進一步治理農民工欠薪問題的創新做法。

  落實四項制度 壓實屬地責任

  農民工從“年薪制”到“月薪制”

  恩施市九尊上院項目工地的泥瓦工劉勇説,早些年,在建築工地幹活,平時就拿點生活費,到年底再結總賬。一旦遇到工程業主、施工方不撥款,或是包工頭拿錢跑路,辛苦一年的血汗錢就沒了著落。

  在勞動監察一線工作了20多年,恩施州勞動保障監察局局長金海直指要害:打破這個怪圈,必須改變農民工工資“年薪式”支付方式,從源頭上破解農民工工資清欠難題。

  2016年9月,恩施州探索搭建“建設領域勞動保障監察信息化管理係統”,並以此為載體創新實施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工作的“4+3”模式。即,通過落實“農民工工資準備金制度、農民工工資銀行代發、農民工信息化實名制管理、農民工欠薪金融授信代償”四項制度,創新實施“部門聯席會議、追責問責、失信懲戒”三項機制,構建“政府主導、部門聯動、專業技術服務商支撐”的治欠工作格局,從源頭上破解農民工工資“無錢發”“發給誰”“怎麼發”三大核心問題,使得該州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件、欠薪總額和欠薪人數分別下降64%、58%和74%,實施四項制度管理的所有建設工程項目實現“零欠薪”,全國15個省市40多個地區的勞動監察部門來到恩施,學習先進經驗。

  2017年,人社部提出“治欠保支三年行動計劃”以來,我省人社部門不斷壓實屬地責任,農民工實名管理、農民工工資專戶、銀行代發、工資保證金等四項基本制度在各地相繼落實,將《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全面治理拖欠農民工工資問題的意見》等政策要求從“紙面”落到了“實處”。

  與此同時,類似于恩施“4+3”模式的創新探索,在全省全面推行。

  其中,荊門市著眼防范重大欠薪風險,緊扣“保支”關鍵點,建立保證金、預售金、周轉金互為補充的保障機制,為保障農民工工資來源提供三重保障。

  該市勞動保障監察局局長田常銳介紹,當地創新實行工資保證金雙向徵收制度,一個工程項目上馬前,建設單位、施工總承包企業均按比例繳納工資保證金,將其作為發放施工許可證的前提,對一年內無拖欠的酌情減繳,反之則增繳。為防止建設單位拖欠工程款導致欠薪,當地創設商品房預售監管資金分賬提取制度,企業使用商品房預售監管資金,必須將20%的資金撥入農民工工資專用賬戶。分賬提取後,仍發生欠薪的,直接從預售監管賬戶劃撥資金支付農民工工資。2018年,該市共使用商品房預售監管資金墊付農民工工資3400萬元,房地産行業欠薪案件數量大幅下降。

  值得一提的是,該市還按照市級500萬元、縣級300萬元的標準,建立治欠保支政府應急周轉金,納入年度財政預算。2018年“兩節”、國慶等時段,全市共動用應急周轉金690萬元,有效化解了因企業資金鏈斷裂引發的7起欠薪案件,保障當事農民工工資應付盡付。“有充足的資金保障,就更有底氣去破解源頭上的問題。”田常銳説,今年,該局將力促當地農民工工資全面實現“按月發放”,讓農民工工資支付方式從“年薪制”逐步轉變為“月薪制”。

  改革執法體制 強化兩法銜接

  欠薪案件“辦得快”“辦得好”

  每一起欠薪案,都關乎農民工切身利益。以更快速度辦好欠薪案件,才能讓群眾有更強獲得感。

  但勞動監察執法普遍面臨案多人少的局面,如何破解?

  襄陽市在全省率先啟動勞動監察執法體制改革。該市勞動保障監察局局長馬向東説,2017年以前,該市市區設有一個支隊,主要監管市屬以上企業,襄城區和樊城區各設一個大隊,監管各自區域內的企業。然而,由于部分欠薪案件跨層級、跨區域,辦案過程中經常出現重復執法、交叉執法、甚至相互觀望的局面。加之,隨著襄陽市高新區、東津新區的擴建,執法覆蓋面捉襟見肘。

  2017年7月,該市勞動保障監察執法體制改革方案通過,勞動監察執法隊伍重新洗牌,由市級統一行使城區人社領域綜合執法職責,在全省率先實現了城區一支隊伍管執法,全面實行“一點受理、全市聯動”的工作機制。市級設立勞動保障維權指揮中心,統一調度直屬大隊、執法一隊和執法二隊。三支執法隊不受區域限制,均可辦理各類欠薪案件。扁平化架構,壓實了責任,又強化了執法能力。

  隨著執法體係的重新構建,案件有了統一出口。該市勞動監察局升級辦事大廳,全力推進市勞動保障維權指揮中心二期信息化建設,暢通舉報投訴渠道,勞動者舉報投訴可通過線上微信公眾號平臺、PC端官網、社區網格平臺以及線下辦事服務窗口無障礙進行。實名制注冊的勞動者,只需要上傳身份證、合同、欠條等相關資料,足不出戶便可以完成投訴。投訴的案件會在係統內生成一個編號,通過該編號可實時查詢案件辦理進度。案件辦理到重要節點時,係統還會以短信形式及時告知投訴人。案件辦結後,投訴人還可對辦理情況評分。2018年的統計數據表明,該市勞動監察執法人員辦案效率提升了一倍,市區內欠薪案件的按期結案率從96%提升到了98%。

  針對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的案件,該市在全省率先建立地市層面的“兩法”銜接部門聯席會議制度,對此類案件“快立、快查、快移”。2018年7月,該市勞動保障監察機構在辦理湖北領達裝客工程安裝服務有限公司拖欠農民工工資案中,公安機關提前介入,兩部門合力為河南的77名農民工討回34萬元拖欠工資,引起社會廣泛反響。2018年,該市勞動保障監察機構依法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欠薪犯罪案件56件,公安機關立案偵辦33件,案前化解14件;檢察機關批捕22件23人,提起公訴24件25人(含往年案件),作出不起訴決定7件7人;人民法院受案24件,審結23件,生效判決22人,無免于刑事處罰案件。

  2018年10月,我省全面掀起聲勢浩大的治欠保支“百日攻堅”專項行動,集中力量排查欠薪隱患,處理相關案件。黃岡市抓住契機,大力推進兩法銜接,公安機關向市委市政府提交社會穩定形勢預判,人社部門向政府提交重大欠薪隱患報告,成為了治欠保支工作中的默契,該市公安局還將涉嫌犯罪欠薪案件的偵辦納入考核,確保行政和司法的無縫銜接。2018年,該市人社部門向公安機關移送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案件24起,公安機關報立刑事案件20起,依法刑事拘留9人,執行逮捕4人,移送檢察機關起訴4人,追回拖欠工資1400余萬元。

  用足獎懲措施 構建誠信環境

  拖欠方從“逼著要”到“主動還”

  治欠保支,更深遠的意義在于構建社會誠信體係。用足用好失信懲戒機制,讓不講誠信者“一處違法,處處受限”,也是治欠保支工作中的一大法寶。

  2018年7月19日,武漢市黃陂區人社局陸續接到勞動者投訴,某建築公司一工程項目拖欠工資。經查,該公司拖欠300余人工資共計900余萬元。當年10月30日,該局依法下達《勞動保障監察責令改正決定書》,該公司逾期未支付,且相關負責人無法聯係。鑒于涉嫌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犯罪,該案被移送公安機關立案處理。今年1月29日,該案作為重大勞動保障違法行為向社會公布,該公司受到失信聯合懲戒。短短幾天後,該公司迅速轉變態度,補發全部工資。

  在這起典型案件中,失信懲戒機制促使欠薪方從“逼著要”到“主動還”。

  據悉,2017年5月,武漢市人社局制定《武漢市用人單位勞動保障守法誠信等級評價暫行辦法》,評選年度勞動保障守法誠信示范單位,並列入“勞動保障誠信紅榜”。獲評“守法誠信示范單位”稱號的用人單位,不僅可以優先享受人力資源社會保障優惠政策的扶持,其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負責人參加政府有關部門和組織開展的各類表彰獎勵活動時還可以被優先推薦。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面臨進入“誠信黑榜”的非惡意欠薪企業,該市人社部門也在依法依規的前提下柔性執法。

  今年1月2日,該市勞動保障監察機構通過搜索輿情掌握到某科技公司拖欠工資的線索,通過調查發現,該公司因資金鏈斷裂,經營出現困難,無力支付100余名職工工資400余萬元。在收到《勞動保障監察責令改正決定書》後,該公司積極履行義務,通過融資等手段陸續支付了100余萬元工資。

  根據《湖北省勞動廳關于可否將小費收入視同工資和拖欠工資期限問題的復函》第二條“用人單位確因生産經營困難,資金周轉受到影響,在徵得本單位工會或職工代表大會同意後,可延期支付,但延期支付勞動者工資時間的最長期限可按不超過三個月”之規定,該公司召開全體職工大會,通報了經營困難的情況及補發工資的計劃,取得了職工諒解,並由職工簽字同意延遲支付工資。據此,該公司免于進入“誠信黑榜”,避免了在特殊困難時期雪上加霜。

  正面激勵、反面懲戒,有利于促進社會誠信體係建設。在我省多地,用足用好失信懲戒機制的做法蔚然成風。

  去年12月,荊州市8部門聯合制定《荊州市拖欠勞動者工資黑名單管理辦法》,對惡意欠薪者形成強有力威懾。

  據統計,今年以來,我省向“湖北信用平臺”和人社部推送欠薪“黑名單”12起,向社會公布重大欠薪違法行為229起。(湖北日報全媒記者 鄧偉 通訊員 韓紅新 李政)

(責任編輯: 陳劍)

此稿件為延展閱讀內容,稿件來源為: 湖北日報 。如發現政治性、事實性、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請及時與我們聯係,並提供稿件的糾錯信息。
  • 關注新華網公眾號

  • 下載新華炫聞客戶端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311243033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