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湖長談)朱俊華:水變清了 水鳥回來了 洪湖進入保護新時代
2018-04-30 20:43:15 來源: 新華網

  新華網武漢4月27日電(連迅 趙夢琪 李曉笛)“我們洪湖人民遺傳了紅色革命基因,現在骨子裏又激活了綠色發展基因。”日前,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朱俊華在接受新華網專訪時表示,洪湖人民發揚紅色傳統,堅持綠色發展,堅決把河湖長制落到實處,會像保護生命一樣保護好洪湖自然生態環境。以下為訪談實錄。

  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朱俊華接受新華網專訪。(新華網趙夢琪 攝)

  新華網:請先介紹一下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基本情況。

  朱俊華:洪湖是湖北省最大的湖泊,位于江漢平原四湖流域下遊,地跨洪湖市和監利縣,總面積4.14萬公頃(62萬畝)。沿湖有9個鄉鎮、76個村場約25萬人,專業漁民約1.2萬人,是湖北省專業漁民最為集中的聚集區。洪湖具有調蓄、灌溉、飲水、漁業、航運、調節氣候、降解污染、旅遊、科研等多種功能。

  洪湖保護區始建立于1996年,2000年晉升為省級保護區,2008年被列入《國際重要濕地名錄》,2014年晉升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洪湖保護區是湖北省最早建立的濕地類型自然保護區,主要保護對象是水生和陸生生物及其共同組成的濕地生態係統。

  洪湖是長江中下遊重要的生態區和候鳥棲息地。現有各種鳥類138種,魚類62種,底棲動物98種。其中國家一級保護鳥類6種,國家二級保護鳥類13種,省級保護鳥類38種。洪湖水生植物極為豐富,有高等水生植物158種5變種,水草覆蓋率最高達到98.6%。

昔日洪湖圍網養殖情景。

  新華網:本世紀初,由于過度開發利用,洪湖生態環境遭到極大破壞。洪湖生態環境最差的時候,是一種什麼情況?

  朱俊華:洪湖生態環境破壞最為嚴重的時期是2000年至2004年,主要是過度發展漁業養殖所致。破壞表現在多個方面。

  天然濕地面積被人為侵佔。洪湖圍網面積最高峰時期達37.7萬畝,佔湖區總面積的71%。除了河道以外,洪湖只剩下約3萬畝成片水面。大部分天然濕地被人為侵佔致使洪湖水體流動性減弱,水生動植物資源銳減,水禽棲息地消失。在2004年武漢大學開展的冬候鳥同步監測活動中,只發現2000只冬候鳥。洪湖水生植物覆蓋率最高時期達98%,2004年下降到40%左右。

  水體污染嚴重,水質下降,漁業資源接近枯竭。受農業面源污染、工業污染等外源性因素和養殖污染等內源性因素疊加影響,2004年洪湖整體水質為4類,個別地區出現劣5類水質。洪湖連續3年在8月份出現水華現象。由于天然濕地被侵佔,2004年洪湖基本消失天然捕撈,魚類小型化嚴重。

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開展生態保護工作。

  新華網:近年來,中央對生態環境保護非常重視,管理局在洪湖生態環境綜合治理方面做了哪些工作,取得了哪些成效?

  朱俊華:近年來,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在湖北省委省政府領導下,在省直屬各廳局及荊州市委市政府大力支持下,洪湖市、監利縣共同努力,採取多種措施對洪湖自然生態進行綜合治理。

  一是強力拆圍。2016年11月至2017年元月,洪湖僅用70天時間就完成全部圍網拆除工作,力度前所未有。

  二是妥善安置漁民。洪湖市、監利縣政府按照提供“一套房、一份保險、一個工作”等“三個一”要求,將所有常年生活在湖上的漁民全部轉移到岸上進行安置,並收購了座船等漁民的原生産生活資料,解決了漁民的後顧之憂。從2017年開始,洪湖全面禁止漁業養殖,從2018年開始,洪湖實現了全面禁捕。

  三是開展生態恢復。洪湖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對拆圍水域實行封閉管理,還自然生態一個良好的休養生息時間與空間;開展資源增殖,2017年人工投放魚苗4.2萬公斤3900萬尾;開展棲息地保護,通過保護和恢復水草,恢復水禽棲息地。

  四是科研監測。管理局和中科院以及有關大專院校合作開展生態監測,研究應對突發生態事件方法,出具年度監測報告。

  五是開展宣傳教育。管理局利用世界濕地日、世界水日、動植物保護日、世界環境日等,開展主題宣傳活動;編寫地方環保教材進入小學生課堂,“小手牽大手”,提高社會公眾的濕地保護意識。同時,邀請基層幹部和漁民代表參觀治理後的保護區,開展前後對比,讓群眾切實體會到保護的重要性。

  六是加強行政執法。管理局在洪湖設立了3個常年值守點,實行全年24小時值守,形成漁民撤離、管理跟進態勢,達到30分鐘到達現場的執法要求。管理局還與地方公安、檢察、法院等部門建立聯合辦案機制,2017年辦理了7起刑事案件,有8人被追究刑事責任。

  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展示洪湖水質變好後恢復生長的水草。(新華網李曉笛 攝)

  通過加強治理,洪湖生態環境取得了較為明顯變化。一是水生植被覆蓋率提高。僅僅1年時間,拆圍水域水草恢復明顯,目前已經恢復了近4萬畝的天然荷花面積。

  二是珍稀物種品種增加。通過監測,2017年洪湖新發現國家重點保護植物野大豆和粗梗水蕨、國家2級保護鳥類小天鵝和瀕危保護鳥類青頭潛鴨。

  三是候鳥生物量顯著增加。在2017年全省組織開展的水鳥同步調查工作中,監測到到洪湖越冬的冬候鳥已經超過10萬只。

  四是漁業資源逐步增加。通過增殖放流和全面禁捕,洪湖漁業資源從品種到生物量都有明顯增加,魚類小型化問題逐步改善。

  五是違法作業顯著減少。通過漁民上岸、擴大宣傳和加強執法力度,洪湖違法作業數量較往年明顯下降,保護區呈現一片安靜、祥和景象。目前,洪湖已經初步恢復“浪打浪”美景。

洪湖生態好轉後野鴨在洪湖産下的蛋。(新華網李曉笛 攝)

  新華網:洪湖生態環境治理工作最大難點是什麼?管理局工作中還存在哪些困難?對水資源生態環境保護有哪些建議?

  朱俊華:洪湖生態環境治理工作中最大的難點還是做“人”的工作。人是生態環境保護工作中最重要的因素,改善生態環境也是為了提高人的生活質量。為了做好“人”的工作,洪湖的治理要盡可能減少人類活動對生態環境的影響,為保護恢復生態環境提供良好的休養生息時間和空間。要擴大宣傳,提高保護意識,將保護生態變為湖區周邊群眾的自覺習慣。同時探索嘗試替代生計産業,減少人對自然資源的直接利用,提高保護區周邊群眾的收入和生活質量。最後處理好保護與利用之間的關係,協調好利益相關者的利益。

  目前洪湖生態保護工作也面臨一些困難。一是資金投入不足。還沒有建立穩定的資金投入機制,很多有效的治理措施無法實施,突發生態事件不能保障及時有效應對。二是保護區居民較多。目前洪湖保護區還有成建制的村莊,其生産生活對保護區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三是體制機制還不夠完善。管理部門較多,“九龍治水”現象還在一定程度上客觀存在。四是外來物種治理難。這是一個世界性難題。五是流域治理比較復雜。洪湖是一個開放性的湖泊,又處于四湖流域下遊,上遊的污染、外來物種隨水自排入湖,加劇了保護難度。六是能力建設滯後。包括管護設施落後、保護站點條件簡陋、保護管理水平有待提高等等。

  對于水資源生態環境保護工作,我們建議要實現流域管理,標本兼治,從源頭抓起,特別是要加強上遊水污染防治。要設立生態公益性崗位,使更多的群眾參與到生態保護工作中去,發動群眾,做好鄉村環境整治、片區巡護等工作。要加強保護立法,規范行為,明確責任,強化管理。要完善生態補償制度,從中央到地方、從上遊到下遊,區分保護者與利用者,多方投入,彌補周邊群眾為保護洪湖所做出的犧牲。

  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在洪湖開展疏浚工作。(新華網連迅 攝)

  新華網:今後管理局還將採取哪些措施、開展哪些工作,推動洪湖自然生態環境持續好轉?

  朱俊華:洪湖生態建設要做的事還很多,下一步管理局將重點從六方面入手推動洪湖自然生態環境持續好轉。

  一是開展退垸還湖還濕。完成拆圍後,荊州市委市政府于去年5月啟動洪湖圍垸調查工作。市委市政府計劃用3-5年時間,完成保護區退垸還湖還濕工作,對保護區的居民實行生態移民,完全恢復洪湖保護區內的天然濕地面積。

  二是恢復生態。結合退垸還湖還濕工作,計劃採取一些工程措施恢復濕地生態環境。重點恢復濕地生態係統中最為敏感、也最為重要的湖濱生態係統。

  三是防控外來物種。通過科研攻關,協調各方面力量,對外來物種進行有效管控,預防其對洪湖生態環境的破壞。

  四是大力推行河湖長制。在湖長制的基礎上,建立聯席會議制度,實現綜合管理、流域管理;推行公益性生態巡護員制度,變部分生態的利用者、破壞者為生態的管護者、保護者;建立嚴格的考核機制,劃分地方屬地管理的主體責任和管理機構的執法責任、公益巡護員的管護責任,嚴格追責問責。

  五是進一步加大監測和宣傳力度,建設保護區宣教館、開放實驗室,加強平臺建設,進一步提高公眾的保護意識及管理部門的保護水平。

  六是進一步規范行政執法。加強部門與地方的橫向縱向聯係,取得各方面支持,結合行政管理與執法管理手段,行使好省政府授予的相對集中行政處罰權。積極爭取立法,實現洪湖的法制化規范化管理。

  洪湖的人民是英雄的人民。我們洪湖過去有紅色傳統基因,現在又有留在骨子裏的綠色基因。對于洪湖人民來講,洪湖就是我們的生命,是我們的血液,是滋養我們的大地母親。我們深愛著洪湖,在洪湖的自然生態環境保護中我們是帶著神聖使命感、歷史責任感在工作。我相信,通過我們的努力,我們一定能把洪湖自然生態化境治理好、維護好。(完)

湖北洪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救助受傷鳥兒。

 

分享至手機

010070040010000000000000011114041117716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