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要聞
從雷場禁區到開放前沿——廣西沿邊對外開放之路越走越寬
2019-07-24 17:08:37 來源: 新華網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評論
圖集

  新華社南寧7月24日電題:從雷場禁區到開放前沿——廣西沿邊對外開放之路越走越寬

  新華社記者夏軍、梁舜

  仲夏時節,中越邊境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

  一輛輛滿載貨物的汽車跨越國境。很難想象,這條貿易通道上,曾經布滿地雷,是難以逾越的“生命禁區”。

(壯麗70年·奮鬥新時代·圖文互動)從雷場禁區到開放前沿——廣西沿邊對外開放之路越走越寬

在中越邊境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拍攝的貨車(6月4日攝)。

  仲夏時節,中越邊境廣西憑祥友誼關口岸。 一輛輛滿載貨物的汽車跨越國境。很難想象,這條貿易通道上,曾經布滿地雷,是難以逾越的“生命禁區”。 時移世易,如今這裏已成為緊張而忙碌的中國連接東盟乃至世界經濟的貿易大通道,成為邊境地區開放發展的“大舞臺”,成為邊境百姓發展生産的山林田地……

新華社記者 夏軍 攝

  時移世易,如今這裏已成為緊張而忙碌的中國連接東盟乃至世界經濟的貿易大通道,成為邊境地區開放發展的“大舞臺”,成為邊境百姓發展生産的山林田地……

  從互不往來到互市貿易、結為親鄰

  憑祥市友誼鎮卡鳳村,曾是西南邊境有名的“地雷村”。

  27年前村民黃建安在山腳下割草時被地雷炸傷雙腿,“那時,村裏好多家禽牲畜被炸死,村裏人都不敢上山下田幹活。”

  1992年,國務院批準憑祥市為沿邊對外開放城市。中越邊境先後進行3次大規模掃雷行動和1次勘界立碑排雷活動。掃除雷障的山林和田地陸續移交當地,不僅恢復和新增了大量農田林地,不少地方還成了邊境貿易和百姓生活往來及文化交流的重要場所。

  黃建安不再怕了,他開了100畝荒地,種下果樹。村子逐漸發展成為邊貿互市點,到卡鳳村做生意的人越來越多。黃建安的3個兒子也加入了“生意大軍”。交通工具隨著生意的發展,從摩托車換成三輪車、面包車……貨物越拉越大、越來越多。

  開放,更讓民心相通。10多年前,44歲的越南人馮玉珍在邊境浦寨互市點開了一家美發店。如今,馮玉珍的女兒嫁給了廣西玉林的小夥子,她和女兒不僅能説普通話,連白話、壯話等方言都很熟稔。2011年,黃建安的兒子也娶了一個越南姑娘。

  兩國邊境不僅百姓“喜結連理”,而且締結的友好村屯已達20對。廣西東興市江平鎮(三點水旁加萬字)尾村與隔海相望的越南芒街市茶古坊長尾區建立了友好村關係。(三點水旁加萬字)尾村黨支部書記蘇明芳説:“遇到臺風來臨需要援助等情況時,只要稍加溝通,就能協調好。”

  從雷場禁區到路通八方、車流不息

  掃除了雷障的邊境地區,如今已成開放的前沿。

  “2012年,友誼關口岸年通車量僅5.6萬輛。如今每年通車量翻了5倍多。口岸還新建一條貨運專用通道,四車道變成八車道,未來將拓寬成十車道。”廣西憑祥綜合保稅區管委會經貿和規劃處處長李柏指著來往的貨車説。

  記者在廣西憑祥綜合保稅區物流園裏看到,一輛輛貨運大卡車在邊檢排起長隊。兩國邊檢部門相距約一公裏,32歲的報關員何豫腳踩平衡車幫助車輛報關。他對記者説:“每天要在兩地來回跑幾十趟。”

  當下,憑祥已成為東南亞國家熱帶水果進入中國最大的陸路通道,在國內上市的熱帶水果有一半以上經憑祥進口。從事邊貿生意近30年的廣西憑祥星龍貿易有限公司董事長淩星剛説,一年四季都有熱帶水果經此通關銷往全國各地。

  全方位開放帶動西南邊境地區快速發展。廣西在中越邊境分布有8個國家一類口岸,邊境各縣實現國家一類口岸全覆蓋,主要邊境城市均已通達高速公路。2018年底,靖西至龍邦高速公路建成通車,成為我國面向東盟又一條重要的陸路通道。

  “20多年前,我第一次路過浦寨,這裏只是一個邊遠人稀的小村寨,現在互市點規模越來越大,邊貿貨物也從單車、啤酒等變成了機械設備、水産品和高端水果等。”馮玉珍説。

  邊貿貨物越來越多,人員往來也越來越多。多個口岸出入境旅客屢創新高,友誼關口岸出入境旅客去年突破200萬人次,出入境人數近年來年均增長27%;東興邊檢站出入境旅客達1200多萬人次,是10年前的3倍多。

  從商貿往來到全方位、高水平開放

  開放的大門越開越大,從商貿往來正向金融、勞務等全方位拓展。首批沿邊開放城市、邊境經濟合作區、綜合保稅區、沿邊金融綜合改革試驗區、重點開發開放試驗區……一個又一個國家級開放平臺在邊境地區落戶,先行先試。

  2013年,廣西和雲南被列為我國沿邊金融改革試驗區,以跨境金融業務創新為主線,探索實現人民幣資本項目可兌換的多種途徑,以提高貿易投資便利化程度。在東興市經營一家越南特産店的羅小麗,過去將人民幣兌換成越南盾很費勁,如今,她在“家門口”通過銀行就能輕松進行貨幣互換。

  2017年,中越兩國在廣西憑祥、東興兩地試點中越跨境勞務合作,越南工人可以通過合法途徑進入中國。來自越南河內的周文防拿到了跨境勞務合作許可證,他來到廣西憑祥從事水果裝卸工作。在邊境,許多“跨國上班族”上午跨過中越界河北侖河到東興工作,晚上下班再回到越南。

  近年來,國家相繼設立廣西東興國家重點開放開發試驗區、廣西憑祥國家重點開放開發試驗區。憑祥市委常委、副市長覃文吉説,隨著一係列國家的開放開發平臺“落地生根”,憑祥駛入發展“快車道”,邊境開放開發水平和質量也越來越高。(完)

+1
【糾錯】 責任編輯: 沈陽
新聞評論
01007025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94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