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s-portrait

新華網首頁時政國際財經高層理論論壇思客信息化房産軍事港澳臺灣 圖片視頻娛樂時尚 體育 汽車科技食品

“佛山彩燈精巧且細膩,以佛山獨有的銅襯剪紙做裝飾,是嶺南民間藝術的代表作,在全國享有盛譽。”凝視著金碧輝煌的彩燈,75歲的楊玉榕略帶驕傲地説。

自1962年加入佛山民間藝術研究社開始,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彩燈常伴楊玉榕左右。在時光的雕琢下,她成為佛山彩燈國家級非遺傳承人,也把兒子黃宏宇帶進了非遺傳承創新之路。

精彩觀點
1
楊玉榕

不知時光如水逝 只緣身在‘彩燈’中

不知時光如水逝 只緣身在‘彩燈’中

“彩燈是喜慶用品,象徵著和諧幸福。我學習佛山彩燈是一種情懷。”初見楊玉榕,面容慈祥,親切得宛如鄰家奶奶。

跟隨著楊玉榕打開一盞又一盞彩燈,歷史的記憶宛如從開關之間流淌而出。她溫柔地撫摸著彩燈,就像對待自己孩子一般。

楊玉榕説,她的父親是華東師范學院藝術係的教授,自懂事起就喜歡到父親畫室裏玩耍,對藝術創作充滿好奇。

1962年,在父親的引導下,楊玉榕進入佛山民間藝術研究社,跟隨師傅中國工藝美術大師吳銶和佛山彩燈國家級非遺傳承人鄧輝,學習傳統工藝。她曾經在彩燈扎作、剪紙、木板年畫、秋色等部門學習過,最後還是選擇了彩燈,而且一做就是幾十年。

“佛山彩燈的制作工作十分復雜,具有設計、扎廊、捫襯、裝配等工序,需要扎實的美術基礎,也很考驗制作者的耐心。”經過近六十載的潛心鑽研,楊玉榕設計制作的彩燈題材豐富,融會貫通了扎作、剪紙、書畫等民間藝術,呈現出南北文化融于一體的特色。

為了讓佛山彩燈更加多元化,楊玉榕嘗試把燈芯草、魚鱗、通草、墨魚骨等新材料運用到創作中,制作出精致巧妙的《燈芯瓜子燈》《五彩魚鱗燈》《墨魚骨燈》等作品。

“佛山彩燈歷史悠久,是民間藝術與當地習俗結合而形成的工藝品,不僅反映了深厚的嶺南歷史文化,也蘊含著一種和諧社會的價值觀念。看著每一個彩燈走到家家戶戶,我們都非常開心,因為這像是傳遞出了一份幸福。”楊玉榕感慨地説。

1
楊玉榕 黃宇宏

山重水復疑無路 ‘古燈新韻’又一村

山重水復疑無路 ‘古燈新韻’又一村

走進佛山市博藝彩燈工藝有限公司,一間簡單的工廠裏,堆放許多制作彩燈工具,以及剛剛制作完成的彩燈和一些半成品,五顏六色的彩燈連成一片燈海。楊玉榕的兒子黃宏宇以及工人們都在忙碌著。

以前每逢中秋節,入夜後的佛山,家家戶戶用竹條扎燈籠,把燈籠用繩係在竹竿上,然後將竹竿插在房屋高處,如平臺、屋頂或高樹之上,滿城燈火如繁星點點,與天上明月爭輝,這就是傳説中的“豎中秋”。

“那個時候倉庫裏備用的燈都賣光了,但近年來受機械化燈籠品種多、價格便宜的影響,我們的手工燈市場份額越來越少。”楊玉榕不禁嘆息。

為了讓佛山彩燈更好地與時代接軌,楊玉榕創立了佛山市博藝彩燈工藝有限公司,擔任藝術總監,而黃宏宇則擔任設計及運營總監。他們一方面細化制作工序和工藝,讓佛山彩燈逐步形成産業鏈的模式,並把部分工序外包,提高制作大型展覽彩燈的效率;另一方面細心鑽研,推陳出新,力求打造出更多題材豐富、工藝精巧、美觀新穎的精品。

佛山彩燈以喜慶豐收、吉祥納福等為主要表現內容,中秋和春節前夕正是“忙時”。受疫情影響,廣東今年眾多大型節慶活動都取消。黃宏宇坦言:“今年的訂單比往年少了很多,但得益于多年客戶積累,我們已經開始制作明年的訂單。”

然而,佛山彩燈季節性很強,淡季如何維持生存的問題多年來一直困擾著母子二人。“彩燈是一次性消耗品,年年新,經常今年做完,明年就沒有了,這就要求我們每年都要有新的創作和新的發展方向,不斷尋求新突破。”黃宏宇説。

受母親影響,黃宏宇自懂事起便與彩燈結緣,如今讓佛山彩燈發展得更好也成了他的心願。“彩燈對我而言不是負擔,是熱愛。”

“我們做這個燈,確實是有情懷在裏面。盡管很難,還是要堅持做下去,因為裏面蘊含著我們傳統的技藝和優秀的嶺南文化。” 楊玉榕説。

2
黃宏宇

匠心‘扎作’鑄燈魂 立根始在‘初心’中

匠心‘扎作’鑄燈魂 立根始在‘初心’中

小鰲魚臉上一雙圓溜溜的眼睛炯炯有神,五彩斑斕的顏色象徵著喜慶和吉祥,魚身中間加以獨特設計,用細小的竹線牽引著頭和尾,活潑靈動的樣子受到不少小朋友喜歡。

這是黃宏宇根據傳統的鰲魚燈造型,新研發的孩童玩具“舞龍”。從融合佛山陶藝創作的“陶瓷鰲魚”,到“鰲魚狀元皂”,每隔一段時間,黃宏宇總會圍繞彩燈的表現形式,創作新的産品。

“我是一個害怕沉悶的人,在創作上我需要不斷地創新。”作為佛山彩燈的市級非遺傳承人,黃宏宇的身上既有非遺傳承人“美美與共”的年輕心態,又有善于鑽研、敢于創新的市場意識。

在黃宏宇看來,陳舊的老式彩燈容易被市場淘汰,一定要思考如何在傳承前輩的優秀技藝的基礎上,融合現代藝術家的想法,創作新作品。

“難道一定要亮燈才是彩燈嗎?”一次偶爾的機會,黃宏宇發現彩燈的骨架很有美感,于是他將傳統海螺造型的彩燈創作為藝術展品,供藝術空間使用。隨後,他更將生肖、象形文字等元素融入創作中,研發出小型家用裝飾的藝術品。

“我覺得文創是一個很好的推廣方向,可以間接或者側面把彩燈宣傳出去。我相信佛山彩燈的路一定會越走越寬敞,越走越長遠。”黃宏宇説,在每年的秋色巡遊活動中,他們會把佛山當地習俗、民間藝術等元素融入到彩燈中,讓這門非遺技藝更接地氣。

“然而,手藝人的核心是要把手藝做好,不管怎樣創新,傳統手藝——‘扎作’手法不能變。”説到這裏,黃宏宇和楊玉榕相視而笑,這是他們共同秉承的理念,也是佛山彩燈的初心。

時代日新月異,技藝薪火相傳。盡管退休已久,楊玉榕卻依然經常出現在工廠裏,和兒子鑽研佛山彩燈的發展方向。有時候忙起來,黃宏宇勸她早點回家,她卻倔強地擺擺手。

“很欣慰兒子黃宏宇和我一樣,選擇了佛山彩燈。”楊玉榕看著不遠處正在忙碌的兒子説,佛山彩燈作為國家級非遺項目,需要更多年輕人來參與。

為了更好地傳承佛山彩燈技藝,楊玉榕和黃宏宇一方面積極開展收徒傳藝,用心培養後繼人才;另一方面積極走進校園,通過“小手拉大手,大城小工匠”佛山秋色賽會等公益活動,教孩子們學習彩燈制作,讓更多人了解傳統手藝背後的歷史文化。(文字:黃玫 陳雪瑩 圖片:林曉蕾 受訪者)

嘉賓簡介
佛山彩燈國家級非遺傳承人
楊玉榕
佛山彩燈市級非遺傳承人
黃宇宏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27038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