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汛期已至,今年防汛有何難點?
2020-07-03 09:09:35 來源: 半月談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入夏以來,我國南方進入主汛期,部分地區遭遇今年以來最強降雨過程,多地河流發生超過警戒水位以上的洪水。那麼,今年汛情有什麼新特點?防汛面臨哪些新難題?

  6月13日,工作人員在清理暴雨襲擊後高速路上的落石 冉川 攝

  汛情概覽:

  長江流域入梅早,部分地方災情重

  6月,長江進入主汛期。我國江南、華南和西南局地發生今年以來強度最大、范圍最廣、持續時間最長的降雨過程。今年長江流域入梅早,5月29日入梅,較常年偏早10天,比發生流域性大洪水的1954年還早2天。接下來的雨情和汛情不容樂觀。

  根據此前中長期預測,2020年我國氣象水文年景總體偏差,長江發生區域性大洪水的可能性較大,甚至有可能發生流域性較大洪水。

  據浙江省氣象局研判,今年汛期,浙江強降水過程較明顯,浙西和浙北部分地區雨量可能較常年偏多兩成以上。同時,臺風等強對流天氣和局地強降雨將較頻繁,山洪地質災害風險較高。

  貴州于3月20日進入汛期,較常年提前40天。截至6月16日,貴州自入汛後已發生8輪強降雨天氣過程。多輪持續強降雨影響下,貴州省9個市(州)71個縣(市、區)遭受不同程度洪澇災害,受災人口113.92萬人次。此外,廣西多地也發生嚴重洪澇災害。目前廣西正在全面開展災後重建。

  防汛難點:

  新風險老問題交織,防汛備汛不容有失

  經過多年努力,我國水旱災害防禦體係初步形成,整體抗災能力顯著提高,但今年形勢較為特殊,防汛備汛工作的挑戰和困難不容忽視。

  一是人員配備和防汛物資儲備不足。自國家防汛抗旱體制發生重大調整後,水利部門水旱災害防禦面臨“平臺不硬、經費不硬、隊伍不硬”等難題。一些基層幹部反映,現在基層力量薄弱,人手十分緊張。隨著機構改革的深入,基層一些專業防汛技術幹部被劃轉至應急部門,人力更加捉襟見肘。有的縣沒有水旱災害的專職防禦部門,只是由負責農田水利或者水庫管理的人員兼職。

  防汛物資儲備方面,許多地方還沒有補充到位。有基層幹部反映,近年地方財政相對緊張,編織袋、編織布、砂卵石、救生衣、衝鋒舟等防汛常用物資儲備不夠。

  二是防洪抗災工程體係薄弱。我國有9.8萬多座水庫,其中9.4萬多座是小型水庫。為保障度汛安全,各地水利部門多次深入一線暗訪暗查,發現一些水庫不同程度存在病險,有的還存在大壩巡查人員情況不明、監測設施缺乏、管理經費不足等問題。

  三是突發性短歷時強降雨預報難度大。目前,突發性災害的天氣預報依然是世界性難題,對突發性短歷時強降雨還無法做到精確預報。部分地區對苗頭研判不敏感,預警信息發布後,基層通知到戶、到人存在“中斷點”和“擁堵點”。

  如何應對?

  加強風險排查,理順體制機制

  多地權威分析顯示,今年氣候異常,極端天氣事件多發,氣象水文年景總體偏差。面對嚴峻形勢,各地須強化防汛備汛工作,提升水旱災害防禦水平。

  主汛期已至,各地須針對前期督查發現的問題和隱憂,再次進行防汛風險大排查,及時彌補漏洞;加強水情雨情監測預報,精心做好水庫調度;在現有硬件基礎上,健全信息共享、協調聯動等機制;充分做好抗洪搶險隊伍、物資、裝備、通信保障和應急響應行動準備,確保突發災情險情處置有力。

  目前,水利部門與應急部門的防汛抗旱職能界限仍待進一步明晰,在流域和區域層面亦須有效銜接。基層一些經驗值得借鑒,如經過去年“磨合”後,雲南、四川重新將防汛抗旱指揮部劃回水利部門;“萬裏長江險在荊江”的湖北荊州,今年則安排汛期應急部門相關工作人員到水利部門合署辦公。

  貴州、廣西等災情較重的省份,一些地方剛剛出列,有的尚未脫貧摘帽。針對這些地方,更應妥善安排災後救助,及時開展恢復重建工作,避免因災情影響脫貧進程,防止因災致貧、因災返貧。半月談記者 李黔渝 李思遠 周楠 何偉 范帆 田建川(刊于《半月談》2020年第12期)

+1
【糾錯】 責任編輯: 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6190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