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畢業在“雲端”
2020-05-28 08:42:59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徐銘亮所在小組的畢設作品《雪崩》中的遊戲人物群像。

  暨大學生馮穎瑜(右)和蔡李佛拳傳人梁乃釗通過“雲視頻”向大家展示一招一式。

  一場畢業設計答辯匯演現場,有700多名觀眾在線圍觀:其中既有來自中國人民大學、中國傳媒大學、深圳大學、華中科技大學等高校的學界代表,也有來自政府部門、知名企業及媒體單位的業界專家。5月10日,這場別開生面的畢業設計答辯在“雲端”進行。

  一方面,通過“雲答辯”形式讓學生創新思維,另一方面,邀請企業用人單位參與“雲答辯”觀摩,為畢業生提供更多就業機會,暨南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網絡與新媒體專業(以下簡稱“網新專業”)用一場雲端畢設答辯匯演,為59名畢業生上了“最後一堂課”。這個 “出生”于網絡新媒體時代之下的暨大網新專業,在這次應對疫情過程中也顯示出了特色,線上直播講座、拍攝短視頻、制作文字冒險遊戲……在學生們的畢業作品中,隨處可見生機勃勃的新形式和新探索。

  “來,大家現在打開攝像頭,我們先一同合照一張。”鏡頭裏,主持人話音剛落,60個鏡頭便整齊地排開——這是疫情發生以來,暨大網新專業學生第一次互相“見面”。隨著“咔嚓”一聲,一張特別的“大合照”便定格了下來。整個答辯過程約五個小時,借助網絡實時會議軟件、小程序實時投票等多種線上設備,暨大網新專業的師生們共同完成了一場特殊的“答辯匯演”。

  “雲答辯”“雲招聘”同步進行

  “今年的特色主要有三個方面:一是我們的畢業設計答辯匯演採用線上直播方式;二是我們學院邀請了30多家企業嘉賓來進行線上評閱或觀摩,希望為學生和就業單位之間搭建橋梁;三是今年的作品主題更加豐富多元,學生們很多都根據疫情做了一些內容上的調整。”昨日,暨南大學新傳學院網新專業老師方惠在採訪中介紹。

  據了解,今年是暨大網新專業創辦第五年。在去年,該專業第一屆畢業生的畢業答辯匯演上,校方就初次嘗試了將就業與答辯相融合的模式:邀請了數十家企業,現場觀摩學生答辯表現,不少表現優異的學生在答辯現場便收到了企業的“橄欖枝”。

  而今年由于受疫情影響,畢業答辯匯演轉為線上進行,為提升就業率,網新專業依然通過技術手段,將這場畢業答辯塑造成學生和用人單位之間的橋梁,記者留意到,在觀摩嘉賓名單中,除了有騰訊、寶潔等企業的總經理或專家之外,也有不少傳媒文化公司的創始人,以及廣藥集團、荔枝APP等企業的人力資源負責人。“用人單位可以在線上觀摩,通過答辯、提問的形式考察學生的能力、挑選中意的人才,為學生就業和企業招聘創造直接而良好的互動空間。”方惠説。

  在疫情之下,今年不少高校都開啟線上畢業答辯的模式。盡管“雲答辯”可以增加向公眾展示的機會,但對于學子們來説,卻也存在一些顧慮,擔心自己的答辯成果或者創意泄露。對于這些問題,暨大新聞與傳播學院技術老師與外部公司緊密合作,搭建了畢設作品展示平臺,並通過技術設置保障了在線評審的安全性。

  目前,該網站僅對部分人限時開放,“搭建這個平臺,不僅可以延長學生作品的展示周期,也能夠讓作品得到二次傳播。”方惠説。而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黨委書記劉濤向記者透露,今年暨大對于博士答辯仍將採取線下現場答辯模式,碩士則為線上答辯。

  開線上“兒童性教育”講座

  暨大網新專業2020屆畢業生劉慧穎與她所在的小組成員共同提交的畢業設計作品以兒童性教育為主題,普及的途徑除了微博、繪本、長圖文等,還包括線上社群。

  劉慧穎告訴記者,原本他們的作品中還策劃了線下講座活動,但因為疫情,不得不將活動改為線上進行,但沒想到效果反而更好。“當時一共有800多位家長參與收聽,我們的兒童性教育話題也得到了比較廣泛的關注。”

  最終,該作品在微博上的總閱讀數達到1400萬人次,線上社群目前已有500余人。劉慧穎稱,在完成畢業設計後,他們便將這份畢業作品成果(微博號、社群等)移交給了相關的公益組織,“這也算是一種傳承吧。”

  順應疫情推廣嶺南文化

  與劉慧穎相似,暨大網新專業2020屆畢業生林嘉煒的畢業設計作品也根據疫情做出了調整。林嘉煒介紹,他們小組的作品主題選取了五個具有代表性的嶺南文化非遺項目:西關正骨、涼茶、廣繡、粵劇及蔡李佛拳。按原本計劃,他們會去線下搜集素材。但受疫情影響,只能將重點轉移到線上,挖掘和非遺相關的元素進行創作。

  “我們準備這個作品時,疫情正是民眾最關心的話題,所以我們就將涼茶文化和疫情結合起來。當時網絡上有關于‘喝涼茶能預防肺炎’的説法,專家團隊也開出了預防新冠肺炎的涼茶處方,所以我們就此進行創作,客觀呈現了不同的觀點。”

  此外,小組成員還為大眾提供了一套居家練習蔡李佛拳的“招式”:“我們在標明每個招式的名稱及鍛煉的注意事項後,也對蔡李佛拳的歷史、海外傳播情況等內容進行闡釋,讓更多人了解這項非遺文化。”林嘉煒説。

  “在疫情期間,我們感受到了來自學校的關心和重視,不僅為我們搭建可線上提交、展示作品的網站,連師弟師妹們也參與到我們畢業設計答辯的協調和後勤工作之中,讓我們可以高效完成答辯。”林嘉煒説。

  不圓滿的“圓滿”

  完成此次“雲答辯”後,暨大網新專業2020屆畢業生徐銘亮松了一口氣。盡管在答辯中,徐銘亮小組制作的以校園霸淩為主題的文字冒險遊戲獲得了第一名的成績,但他依然覺得有遺憾。

  “由于大家還要投身到各自畢業前的事務當中,線上協作起來比較困難。比如我們的場景實地取材無法與遊戲開放過程同步,所以影響了中期遊戲制作的進度。直到後來大家根據各自的時間表和工作進度,制作了協同工作時刻表,效率才高了起來。”徐銘亮説。

  徐銘亮去年曾看過師兄師姐們的線下畢業匯演,“當時就非常期待,雖然今年我們的作品不能在線下展示,但還是很感激學校提供了強大的技術支撐,使得我們的畢業匯演能夠以在線的方式圓滿結束。”徐銘亮説。

  徐銘亮也給同學們寫了一份“網絡寄語”:疫情影響了生活,但我們的人生卻不能因此停滯不前。學校、老師為我們提供了太多的幫助,我們要把握機會、迎難而上。祝各位同學前程似錦。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程依倫

+1
【糾錯】 責任編輯: 陳雪瑩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291011260426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