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元的公仔玩具價格被炒至數千元,是市場需求還是故意為之?
2019-10-18 11:56:28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盲盒本質上類似于此前走紅的“心願盒子”。圖為一名年輕消費者在廣州POPMART門店內挑選盲盒産品。南方日報記者 馬華 攝

  原價50元的一個公仔玩具轉手就能賣1000元?在一個月內裏,“炒盲盒最高溢價近40倍”“迪士尼公主盲盒”成為微博熱門話題,多數人不理解,這種裝在不透明盒子的玩具,為什麼如此吸引年輕人。

  事實是,盲盒背後實際是一場“偷心”的遊戲。

  這些裝在不透明盒子的精致公仔,一旦有了第一個,就會想要第二、第三個,接著是整套、隱藏版、限量紀念款、設計師聯名款……隨之而來的是水漲船高的盲盒價格。泡泡瑪特的潘神聖誕隱藏款,原價59元,閒魚現在賣到2350元的高價,狂漲39倍。原來屬于休閒玩具的“盲盒”衍生出“炒盲盒”的市場,業內人士認為,炒高的盲盒價格不排除是故意為之的市場行為,抬高的商品價格會反向帶動這款盲盒在其他渠道的銷售。

  盲盒催生二手交換市場

  “盲盒”又叫做“驚喜玩具”,在不透明的盒子裏隨機裝著係列的公仔形象,商家在一組係列的盲盒中會放入一定比例的隱藏款,但是數量稀少,玩家只有在打開盒子的那一刻才能知道抽中的是哪一款。

  根據今年上半年的天貓數據,潮流盲盒品類銷售額達到近2.7億元,同比增長高達240%。而過去一年閒魚上Molly的娃娃交易超過23萬單,均價270元。

  目前市面上較為多見的盲盒品牌是POPMART(泡泡瑪特)。據該品牌官網顯示,泡泡瑪特已在中國大陸地區擁有400余個零售網點,開設線下直營門店近百家,擁有近300臺機器人商店,覆蓋全國近40座城市。南方日報記者發現,泡泡瑪特在廣州的門店坐落于天環廣場、K11購物中心,都是人流量大、消費較高的大型高端購物商場。記者走訪了位于天環廣場的泡泡瑪特門店,一進門便看到不少消費者駐足在盲盒專櫃前,用手掂量不同盲盒的重量,或是通過輕輕搖晃感受內部發出的聲音,盡可能地拿到自己喜歡的盲盒人偶。

  記者了解到,泡泡瑪特囊括了大量熱門IP,除了當下備受歡迎的Molly、Pucky,還有Disney、Hello Kittty、阿狸等這類經典動畫人物。盲盒基本以主題係列的形式推出,一個係列中一般有12個款式,其中同一IP又衍生出不同係列,以大火的Molly公仔舉例,包括開心火車大派對係列、婚禮花童係列、校園係列等十個係列。除了卡通IP之外,還有結合中國元素推出的宮廷係列、西遊係列、十二生肖係列。

  有消費者向記者表示,相較于扭蛋,自己更喜歡盲盒,除了盲盒裏的玩具做工更精良之外,另外的原因是盲盒的商品展示比扭蛋更加全面,自己在購買盲盒之前便得知這一係列玩偶的全貌,這一點是扭蛋機做不到的。

  除了線下門店,泡泡瑪特還有通過微信小程序實行交易的“泡泡抽盒機”,盲盒産品跟線下一致,用戶可選擇喜歡的係列通過手機搖一搖抽取盲盒。在價格方面,不同盲盒的價格上下浮動在29元至69元這一區間。以Molly的星座係列為例,一個盲盒的單價是59元,也就是説,要集齊總共有12個款式的星座係列Molly,需要花費708元。但能抽到隱藏款的概率很低,有著概率遊戲特點的盲盒催生了以交換和轉讓為主的閒魚盲盒交易市場。比如原價59元“迪士尼公主係列”盲盒的隱藏款愛麗兒人魚,在閒魚上的售價為500元。

  盲盒成新型社交工具

  看似僅僅是個小玩具的盲盒二手轉賣的最高溢價高達40倍。根據閒魚數據顯示,價格上漲迅猛的熱門盲盒,第一名要數泡泡瑪特的潘神聖誕隱藏款,原價59元,現在在閒魚已經賣到2350元的高價,狂漲39倍。另一款泡泡瑪特的Molly胡桃夾子王子隱藏款漲幅也很高,原價59元,現在閒魚均價1350元,漲幅22倍。業內人士指出,價格以十倍增長的“炒盲盒”現象很有可能是故意為之的市場炒作行為,實際上真正購買的人很少,公開在平臺上的商品價格會反向帶動這款盲盒在其他渠道的銷售,同時,無形中也對盲盒起了廣告作用,會有更多的人關注盲盒的市場走向。

  盲盒是一門運氣的生意,從本質上類似于此前走紅的“心願盒子”,不過盲盒更像是名為“偷心”遊戲——利用人們心理作用賣貨。“拆盲盒的過程好像是在測自己的人品。”朱女士對記者説,相較于給自己買一個喜歡的玩偶,抽中了喜歡的玩偶更會帶來積極的心理暗示,會覺得自己人品爆發。這對感覺壓力較大的年輕人而言,不免是生活中“小確幸”的又一獲得方式。“盲盒對我來説也是一種社交方式,在網上會和志同道合的網友一起討論産品設計元素,平時關注的一些博主也會做拆盲盒的直播。和朋友去逛街,也會一起去買個盲盒。”關注盲盒已經有一年多的在校大學生李同學表示。

  實際上,盲盒的消費模式與十多年前風靡的小浣熊方便面集卡模式類似。當年為了集齊所有水滸卡,不少人直接把一箱小浣熊方便面往家裏搬。如今,小卡片變身為做工精細、造型多變、包裝精致的玩偶,俘獲了又一代年輕人的心。類似的還有隨日本ACG文化(動畫、漫畫、禦宅向遊戲的總稱)發展而來的扭蛋商家設計與ACG文化相關的周邊置入扭蛋,這些扭蛋機上只顯示有多少款式,不能看到“葫蘆裏賣的藥”,這種“隨機遊戲”能給消費者帶來驚喜,迅速打開消費市場。但盲盒顯然要比水滸卡、扭蛋更“出圈”,前者已變成了商業模式。

  “現在的盲盒逐漸商業化跟IP化。”名創優品品牌總監王廣永告訴記者,名創優品推出的kakao friends係列盲盒,價格為15元,一個星期就交出了十萬盒的成績單,而且盲盒正在逐漸變成社交工具。根據閒魚發布的數據顯示,收藏之余,通過盲盒進行交換跟交流成為盲盒玩家一大訴求。過去一年,鹹魚有30萬盲盒玩家交易成功,閒魚盲盒月發布量增長320%。“名創優品推出的盲盒隱藏款比例不低,因為我們不希望把盲盒變成噱頭,其實盲盒更是大眾化的休閒方式。”對于盲盒的發展,王廣永認為這是一個流行趨勢,不僅要找到深受消費者喜愛、熟悉的IP,還要兼顧推出産品的速度。

  ■記者觀察

  盲盒不可盲目

  在炒幣炒鞋之後,炒盲盒似乎成為消費領域又一看不到的趨勢。一個不過9厘米高的盒子怎麼可以賣出千元?可以列入消費迷惑行為大賞裏了。

  一個東西的流行必定與當時的生活環境有關。盲盒的流行,一是由于年輕人的消費更關注自己的興趣,二是二次元文化在年輕群體的流行。分析盲盒走紅的路徑,大家應該也不會陌生,這不就是以前集齊水滸卡的回憶麼?往近了説,也就是春節全國人民都參與的“集五福”行動。

  只不過,盲盒更加商業化,與知名IP合作打造係列産品,通過隱藏款的推出增加用戶黏度,經過商業化運營之手,盲盒成為了新型的社交工具。盲盒的流行,有兩點值得思考:第一是年輕人在興趣上的花費加大,“無用之物”成為了商業風口。第二是我們可以看到IP化的趨勢,盲盒可以説是IP化非常成功的商業模式。

  但“炒盲盒”行為的出現,則讓原來是“小確幸”的盲盒變成了牟利工具,價格漲到40倍顯然已經是脫離實際,加上頻頻上熱搜,“出圈”的盲盒背後有多少是人為營造的泡沫?

  盲盒不可盲目。賣盲盒的商家要有商業道德,有保護IP版權的意識,有不攪亂市場生態的自覺,而不是盲目跟盲盒之風而上,買盲盒的消費者可以花錢在興趣愛好上,但也不要盲目砸錢,讓盲盒保持其解壓和娛樂的基本功能。

  南方日報記者 彭穎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5121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