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了就是廣東人,外來工圓夢南粵
2019-09-23 12:02:13 來源: 南方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千千萬萬外來務工者成為建設廣東的重要力量,他們也在這裏實現了夢想。

  “圓夢計劃·北大100”開班典禮上,新生代産業工人們開心合影。

  首批農民工全國人大代表胡小燕為外來務工者發聲。受訪者供圖

  AR時光機穿梭七十年

  打開南方+客戶端,點擊首頁右上角“掃碼”按鈕,選擇“AR掃描”對準本組任一圖片,可打開“廣東日記”視頻版。

  春運列車上,返鄉外來務工者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南方日報專訪“打工詩人”鄭小瓊,于2012年2月19日推出相關報道。

  2016年9月2日南方日報推出整版報道廣州“圓夢計劃”幫助一線産業工人圓大學夢。

  脫穎而出的外來務工者成為全國人大代表,正以飽滿的熱忱為廣大外來務工者代言。

  “從我第一次來到東莞的時候就認定東莞了,東莞是我扎根的地方、是我拼搏的地方。”1999年,懷揣著夢想和激情,來自湖南新寧的曾香桂成為南下廣東打工的一員。14年後,她成為東莞首位從農民工中走出來的全國人大代表。

  在廣東一躍成為改革開放前沿陣地和窗口的過程中,也記錄下了一個特殊群體的奮鬥與蝶變,他們就是南下廣東的外來務工人員。這背後也直接帶動了全國人口的遷徙洪流,越來越多外來務工人員帶著夢想和激情,與廣東同呼吸共命運。

  多年來,像曾香桂一樣,無數外來務工人員在廣東圓了自己的夢想,並與千千萬萬的外來務工人員一起共同推動社會進步。

  如今,外來工的年齡結構、從事工種、知識水平也在悄然變化,他們中也産生了很多産業轉型、科技創新的廣東新力量。

  廣東以開放包容讓外來務工人員安居樂業,外來務工人員以努力回饋廣東。正是這種良性循環,讓他們與廣東的情意更顯厚重。

  奮鬥的個體,時代的幸運兒

  “東西南北中,發財到廣東”,這句話觸動了許多年輕人的心。上世紀80年代,中國大地出現打工大潮,廣東成為打工者競相涌入的地方。

  僅以東莞為例,來自人社部門的統計,從1985年到2005年,東莞外來工數量從15.62萬人暴漲至584.98萬人,20年增長了36.45倍。截至2019年5月底,東莞實名制登記就業509萬人,其中異地務工人員473.66萬人,佔全市登記用工量93.05%。

  外來務工人員懷揣著夢想和激情來到廣東,過程中也經歷了常人難以想象的心酸和磨練。

  胡小燕,現任三水區總工會副主席,上世紀90年代,她還在四川省廣安市武勝縣大中壩村六組的家中務農。

  1998年,因家裏欠下外債,胡小燕搭上綠皮火車歷經38小時南下廣東佛山打工。先後在電子廠流水線和陶瓷廠做普通工人。從那時起,南下廣東逐夢的胡小燕身上,便深深刻上外來務工人員的烙印。

  電子廠流水線上,每天工作12個小時,一個月掙四五百元。在陶瓷廠,剛出窯的磚溫度達1200℃左右,有時遇到流水線運作不正常,她還要在下班後負責將爛磚運走,因為能多賺100多元。

  “哪個工種能掙錢就做哪個。”回憶起當時的場景,胡小燕坦言,“我都不知道怎麼熬過來的。”

  2004年,一扇機遇的大門向胡小燕敞開。她所在新明珠陶瓷企業不拘一格選用人才,胡小燕通過競聘走上了車間管理崗位。

  從普通工人到管理崗位,胡小燕備感珍惜,也更加拼了。她一人挑起招工、培訓、考核和抓生産,“有時淩晨4點起床,5點到車間,到晚上11點還在車間。腳上全是水泡,用針把它挑破,第二天又上班。”

  與千千萬萬外來工一樣,在與這座城市同頻共振中,胡小燕的拼搏付出也換來滿滿的收獲,她在廠內被評為優秀管理者,先後獲得三水區、佛山市“十佳外來工”稱號。

  胡小燕常説自己是時代的幸運兒,她認為自己的人生是幸運的,幸運的背後不只是個人的奮鬥和努力,還有時代的進步和發展。

  曾香桂也發出同樣的感慨,“我遇上了一個好時代。”2018年3月,她給東莞理工學院學生上了一堂生動的思政課,“一個人有了機會和夢想,只有奮鬥才能實現人生的升華。”

  來自湖南農村的曾香桂,因為生活壓力無緣高考,中專畢業後在東莞餐廳打過工。輾轉一番後,她在2000年進入東莞市瑞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從事文員工作,一幹就是十幾年,從最基層的文員開始,到副主任、主任、副經理再到經理,還兼任公司團支部書記,曾香桂一步一個腳印。目前,她任公司助理總經理職務、工會主席和東莞市物業管理協會副會長。

  “工作要積極主動、踏實穩重,社交要廣泛活躍,做人做事要不怕吃虧。”曾香桂説,這是她獲得成功的人生信念與法寶。

  用知識和創新改變命運

  “通過深造讓自己學到更多知識,進一步提升了競爭力。”曾香桂説。

  2012年,曾香桂報名參加“東莞市新生代産業工人圓夢計劃”。通過考試,曾香桂順利就讀于東莞理工學院成人教育學院工商管理專業。

  隨著時代變遷,在粵務工的“80後”“90後”新生代已成為廣東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建設力量。

  以深圳為例,深圳市總工會多項調查顯示,目前深圳職工隊伍總人數超過1000萬人,其中農民工佔60%以上,且年齡結構呈年輕化的趨勢,“80後”“90後”新生代農民工比例超過85%。

  從學歷層次上看,外來工從早期的小學、初中為主,到現在初中、高中為主,文化素質整體提升,思想上突出的特點是主體意識增強,務工訴求由原來的單純打工掙錢為主,開始更加注重職業發展、體面勞動、城市融入,市民特徵逐漸增強。

  如何讓新生代産業工人更好地融入城市發展,知識無疑是提升自我價值最好的通道。

  2010年底,團省委聯合省人社廳、省財政廳、省教育廳和省科技廳等單位推出“圓夢計劃——廣東新生代産業工人骨幹培養工程”,每年資助1萬名在粵務工的新生代産業工人參加高等學歷繼續教育學習。目前共有近8萬名外來工圓夢大學深造。

  同樣是“圓夢計劃”,各個城市也有自己的創新舉措。

  作為經濟大市、産業大市,深圳是全國外來工最集中的城市。早在2008年,深圳市總工會大膽創新,在全國開先河,幫助外來工提升學歷和職業技能。

  17年前,黃富賢只是一名磨具廠流水線工人,直到2010年還在車間做磨具。改變發生在2013年,他通過公司工會參與“圓夢計劃”,第二年被天津大學物流管理專科錄取。2017年1月,黃富賢正式畢業。深造過程中,他所學的計算機和高等數學對工作幫助不小,也使他順利拿到了工程師等級。

  目前已是鴻利達模具(深圳)有限公司的技術開發部工程師的黃富賢,成功研發了實用性專利“加熱式的模內切水口”,為公司提高了生産效率。他的月薪也從5000元漲到1萬多元。“現在可以把孩子從老家接到身邊了,我還給自己換了新車。”黃富賢告訴記者。

  2012年以來,東莞也不斷完善人才入戶政策,逐步降低入戶門檻,開通了條件準入、企業自評人才入戶、積分入戶3種入戶通道。同時,還提供均等化職業技能培訓服務,開展實施勞動力技能晉升培訓工作。數據顯示,2014年以來,全市享受勞動力技能晉升培訓補貼近10萬人次。

  和曾香桂、黃富賢一樣,知識的提升更加夯實了他們融入和扎根城市發展的底氣。一代又一代的外來務工人員留在廣東,積極融入廣東各個時期改革發展的浪潮,他們中也産生了很多産業轉型、科技創新的廣東新力量。

  廣東拓斯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機械手總裝部的段鑫輝是一名“90後”,目前他已是公司核心技術骨幹。“20多年前,第一代外來務工人員用勤勞的雙手,讓廣東制造唱響全球。如今,我們用科技武裝雙手,擦亮廣東制造的金字招牌。”他自豪地説。

  敢想敢做推動社會進步

  以曾香桂、胡小燕為代表的外來務工人員,和城市的數百萬外來工一樣,見證經濟的騰飛和轉型,也為城市的發展默默奉獻了他們的青春。

  他們從外來務工人員的群體中脫穎而出,如今更是作為打工浪潮和廣東經濟發展的親歷者和見證者,正以飽滿的熱忱為廣大外來務工人員代言,敢想敢做,與千千萬萬的外來務工人員一起共同推動社會的進步。

  中山市霞湖世家服飾有限公司客服部總監米雪梅也是“打工妹”出身,對外來務工人員的需要有著最切身的感受和體會。當選為全國人大代表後,她更加注重傾聽外來務工人員的心聲,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每個外來務工人員都和她一樣幸運。

  “小康生活就是要每個農民工兄弟都能像我這樣幸運,能夠擁有平等公平的權利,有自己的歸屬感和幸福感。”胡小燕説。

  2008年3月5日,十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在北京開幕。作為首批農民工全國人大代表之一,胡小燕走進了人民大會堂,這次她代表的是中國2.1億的農民工群體。

  在擔任全國人大代表期間,胡小燕共提出了20個建議,全都和農民工權益息息相關,包括隨遷子女教育、醫保轉移、住房福利、留守兒童教育等。

  “我從基層中來,最明白基層需要什麼,我會盡力做好服務工作。”胡小燕説,“我很欣慰,提出的許多建議都在逐步落實。”

  2010年,地方房價迅速上漲。胡小燕與農民工反復溝通,了解到農民工住房生活保障方面存在問題,她提出建議要給農民工提供一定的保障性住房。這一建議很快獲得回應。

  2011年年底,廣東住房保障新政策開始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2012年2月28日,廣東省人民政府辦公廳印發《廣東省住房保障制度改革創新方案》,符合條件的外來務工人員也可以享受保障住房。

  與胡小燕一樣,為外來工代言,也成為曾香桂的履職主線。2013年,曾香桂已經成為一名業務精湛的物業管理師,也以農民工的身份正式當選為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成為東莞首位農民工全國人大代表。

  2015年全國兩會上,曾香桂提出關于降低社保繳費費率的建議,這一建議也得到了相關部門的回應。

  2016年3月,省人社廳發布消息,從當年3月1日起,全省調整失業保險繳費費率,從原來的2%降低至1%。降低費率後,廣東費率低于全國統一費率。根據測算,2016年預計全省可減少企業繳費53億元,個人少繳保費24億元,企業和工人都得到福利。

  從上世紀80年代至今,中國南下打工潮一直處在持續升溫狀態。如今。廣東對技能型人才保持著強烈的需求。

  “無論是生活環境還是就業環境都有很大的改善,大家都願意留下來。”曾香桂説,“如果外來工在城市裏缺乏權利感和歸屬感,就會引起一係列公共服務均等化的問題。”

  時隔多年,針對外來工在融入城市的過程,曾香桂關注到,不同時期的外來務工人員,他們對城市的歸屬和訴求也不相同。

  “第一代外來工,很多還是選擇回老家養老,畢竟歲數大了,城市生活成本比農村更高;第二代外來工,他們積累了一些資金,想著怎麼能留下來,遷戶口變成市民。”曾香桂説,越來越多的人還是想留在東莞發展,怎樣讓外來工來了,還能享受到均等的社會公共服務,這是政府正在想的問題。此外,外來工如何與城市、社區形成一個真正的共同體,融入過程更需要加強引導。

  見證者説

  全國人大代表、瑞豐物業服務有限公司助理總經理曾香桂:

  廣東是一個能讓我們夢想開花的地方

  2019年是湖南妹子曾香桂來到廣東的第20年。從默默無聞的餐廳服務員,到人人稱讚的工會主席,再到為民發聲的全國人大代表,曾香桂從普通“打工妹”成長為“外來工”代言人,回望一步一個腳印走過的歲月,她感嘆道:“真的很感恩這個時代,讓我從小鄉村走到前沿城市,能夠扎根下來發揮自己的所長,為社會作貢獻。”

  工廠大門口蜂擁而出的年輕人、夜幕降臨時燈火通明的大街小巷、拔地而起的高樓大廈……1999年,中專畢業的曾香桂第一次踏上廣東的熱土,回首初遇,這些畫面仍然鮮活地保存在她的記憶裏。“從我來到東莞的時候就認定它了,這是一個有活力的地方。”

  剛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需要獨自面對不熟悉的環境、氣候以及飲食習慣,曾香桂坦言她也很迷茫。身邊的本地同事為了讓她盡快了解、融入東莞,每天都帶她體驗各式各樣的廣東文化——喝糖水、吃燒鴨、煲涼茶,甚至在她入職第一天就邀請她參加原汁原味的本地婚禮。“有句話叫‘不是一見鐘情、卻能日久生情’”,對曾香桂而言,她對東莞的“情”就是在和本地同事點點滴滴的互動中慢慢培養出來的。

  2013年1月,平凡的“外來妹”怎麼也沒想到擔任全國人大代表這樣神聖光榮的使命會落到自己頭上。當年3月,全國兩會在北京召開,曾香桂帶著她“馬不停蹄跑來的意見”第一次步入莊嚴的人民大會堂。

  當選全國人大代表多年來,曾香桂始終關注外來務工人員在粵發展情況:建議設立兒童“義務教育卡”,無論孩子到哪裏上學都能夠享受到義務教育的經費;提倡公共服務均等化,讓外來務工人員進的來、留得住、發展得好;鼓勵外來人口參與社會治理、主動融入新城市,共同建設美好家園等。

  隨著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深入推進,廣東的機遇越來越多,“抓住機遇、乘勢而上,這個很重要。”曾香桂認為,城市在轉型,政府主導推進改革滿足市民的需求。個人也要轉型,參與社區事務,做好本分貢獻力量。官方民間共同努力形成力量的共同體,才能在新時代譜寫更加璀璨絢爛的畫卷。

  “我來東莞20年了,見證了東莞飛速的發展,無論是政治、經濟、文化、生態都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改革開放的前沿陣地,廣東發揮著越來越大的魅力,吸引著更多的人來這裏創業、就業,這是一個能夠讓我們夢想開花的地方。”

  採寫:南方日報記者 王慧 張瑋 王越瑩 見習記者 于羽佳

  攝影(除署名外):南方日報記者 石磊

  魯力 王輝

+1
【糾錯】 責任編輯: 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50267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