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區“夜明珠” 廣州溢新彩
2019-08-19 08:43:58 來源: 廣州日報
關注新華網
微博
Qzone
圖集

  廣州之夜異彩紛呈。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蘇韻樺攝

  東莞商圈夜色絢麗多彩。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盧政攝

  江東,廣州市政協委員

  彭澎,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廣東省綜合改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今晚約嗎?”“走起啊!”忙碌了一天的上班族,結束工作後不忘約上知己吃飯逛街、舉杯言歡;去一座城市遊玩,總少不了欣賞當地絢麗的夜色、商圈的繁華,體驗多姿多彩的夜生活。市民、遊客成為一個個耀眼的發光體,點亮了夜幕,更點亮了夜間經濟。

  今年以來,為了促進消費、釋放內需潛力,夜間經濟作為消費領域新的增長點,受到了全國各大城市的重視。此前,有機構發布2019年城市夜生活指數排行榜,在全國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廣州、深圳、東莞強勢挺進了前十名,粵港澳大灣區的夜間經濟實力已初露鋒芒。

  廣州:夜遊博物館 打造“不夜城”

  “拍照嗎?”廣州塔下的流動攝影師熱情地向遊客招攬生意。每天晚上,“小蠻腰”的燈光都吸引了海量的遊客、市民,同時催生了遊客攝影服務。直到夜晚11時,流光溢彩的廣州塔向城市道上晚安後,塔下的遊人才漸漸散去。在“廣州之夜”,快門聲和笑聲不絕于耳。

  最近,在各地出臺的新一輪促消費政策中,“培育夜經濟”一詞頻頻出現,北京、上海、天津、重慶等城市紛紛聚焦“夜間名片”。實際上,“夜間經濟”是指從當日傍晚6時至次日早上6時發生的經濟文化活動。它之所以能引起關注,與它所産生的社會效益密切相關:根據廣州市商務局統計,2018年廣州市零售和餐飲企業70%以上的營業額均發生在夜間經濟時段;部分24小時便利店、文娛旅遊及住宿行業,夜間經濟營業額佔比甚至可達90%。這些數據都反映“點亮”夜間經濟對于刺激消費、拉動內需有重要的意義。

  時間回溯至1967年,廣州市客輪公司在全國率先開辦了水上遊覽業務,當第一批乘客滿懷激動的心情踏上了遊船,廣州也開始在發展夜間經濟的航道上一往無前。至今,“珠江夜遊”已經成了全國最受歡迎的景區項目之一。而近年來備受矚目的廣州國際燈光節也有效增加了花城廣場和海心沙周邊的酒店、餐飲、商場、旅遊、交通等服務收入。

  根據中國旅遊研究院與聯通大數據公司聯合制作的2018年廣州旅遊大數據報告,數據顯示超過一半的遊客在廣州22個景區遊玩後會選擇到市內的商圈消費娛樂。景區的吸引力極大地影響了遊客的熱情,繼而影響遊客消費。當具備吸引力的景區把營業時間延遲到晚上,則有望推動遊客留在廣州過夜,繼而拉動次日消費,這便是夜間經濟更深層次的邏輯。

  “咦,現在南越王宮博物館這麼晚還不關門嗎?”晚飯後散步經過博物館的市民喃喃自語。從8月起,廣州陸續有12家博物館宣布在特定日子延時開放至晚上,打響了下半年廣州發展夜間經濟的“頭炮”。而在日前舉辦的廣州市第十五屆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二十六次會議上,市政府表示“打造一批夜間經濟集聚區”是下半年的6項重點工作之一。

  8月6日,廣州市商務局發布《廣州夜間消費地圖》,鼓勵集聚區內購物、餐飲等企業提供夜間延時服務,試圖通過打造夜間消費集聚區,深挖內需潛力,用改革的辦法擴大消費,進一步豐富和滿足市民、遊客日益增長的夜間消費需求,力爭到2021年,形成“廣州之夜”品牌,造就粵港澳大灣區“不夜城”。于廣州而言,挖掘夜間經濟新動能已是箭在弦上、蓄勢待發,然而廣州發展的底氣從何而來?

  今年3月,第一財經以夜間交通、酒吧數量、手機設備夜間活躍度、城市夜間燈光值、抖音夜間打卡數量、各影院夜間電影放映場次數量共6個維度進行數據分析,評選出2019年城市夜生活指數排行榜,廣州的綜合指數在全國33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排名第三位。借助多年來培育形成的夜間産業基礎,廣州在發展夜間經濟的航道上勢必更具厚積薄發的動力以及清晰的航向。

  值得一提的是,夜生活並不能跟夜間經濟直接畫上等號。廣州擁有良好的發展夜間經濟的夜生活基礎,但仍需要相關的政策措施加以引導,整合不同的資源。記者走訪北京路、天河路等商圈,與商戶及住戶交流時了解到,市民對日後公共交通深夜服務的效益、商圈人流增大導致的噪音以及環境衛生等問題比較關注。對此,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彭澎也認為,廣州發展夜間經濟應處理好夜間商圈與市民之間如何共存的問題。因此,發展夜間經濟是一個不斷協調、不斷探討最優解決方案的過程。在政府高度重視發展夜間經濟的情況下,有望出臺一係列落實發展夜間經濟的具體措施,這將引導資源有效、優質整合,助推廣州經濟繼續保持穩中有進的態勢。

  深圳:夜間經濟催生夜遊示范街

  8月6日晚,深圳羅湖東門商業步行街遊人如織、醒獅歡舞,“深圳夜遊經濟特色商業示范街”開街儀式在東門町美食廣場揭幕。東門町作為東門商圈的主力商家,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內,營業時間將從每天下午2時持續到次日淩晨2時,著力打造“深圳夜遊經濟特色商業示范街”。在各大城市紛紛發力夜間經濟之時,深圳也開始學習兄弟城市的經驗做法,大力推廣夜間經濟,“深圳夜遊經濟特色商業示范街”由此應運而生。

  深圳作為移民活力城市,向來是夜間消費的一方熱土,擁有很好的氣候條件、市場基礎、消費客流和時尚氛圍。近期阿裏巴巴發布了淘寶夜間消費最活躍的十大城市,分別為上海、北京、廣州、深圳、重慶、成都、杭州、東莞、蘇州、武漢。深圳名列淘寶夜間消費最活躍城市的第四,也是實至名歸。

  深圳夜間經濟既有優勢和亮點,也存在不均衡、不協調的短板、弱項,這正是今後夜間經濟的著力點。深圳幾大傳統熱點商圈如東門、華強北、海岸城等,夜間經濟都很火爆,但這些商圈主要集中在原特區內城區,而一些新區的夜間經濟還很薄弱,趕不上旅遊消費發展的需要。在一些老城區,由于城中村改造,夜間消費的版圖由此出現了萎縮。此外,一些大型小區周邊缺乏商店、夜間集市,居民的消費需求難以滿足。

  今年3月,地産運營商RET睿意德發布了《璀璨之城——2019深圳夜間消費研究報告》(以下簡稱《報告》),通過研究深圳8個夜間消費的典型業態,用大數據勾勒出深圳的夜生活細節。

  《報告》顯示,深圳夜場電影散場時間等指標領跑全國。深圳平均每天有超過1000場夜場電影上映,總次數以及平均散場最晚時間等指標領跑全國。截至今年年初,深圳共開設約270家連鎖院線和46家點播影院,連鎖院線依舊是電影市場的主要組成部分。深圳2018年電影票房總收入達到21.43億元,相比2017年同比增長5.79%。

  深圳還是一座“夜宵之城”。《報告》顯示,在各大城市21時至次日淩晨2時的外賣訂單佔比中,深圳名列榜首。在深圳的夜宵市場中,有超過六成的比例為經營至深夜的飯店。寶安、龍崗傳統夜宵居多,而酒屋這類新型夜宵則聚集在福田、南山。正是由于深圳夜宵市場的龐大,許多品牌開始開設24小時店或延長營業時間。人們樂意消費的重要原因,是夜宵服務能夠帶來情感釋放。此外,夜宵業態有望成為購物中心的新業態選擇,經營空間開放的購物中心更受夜宵品牌的歡迎。

  深圳人還愛晚上健身。《報告》提及,對比其他城市,深圳夜晚時段健身的人數比例最高,傍晚6時之後的健身人數佔全天運動人數的70%以上,健身已成為深圳夜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除了傳統的健身俱樂部、健身工作室,近年來,互聯網健身房的興起,為城市人群的健身運動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互聯網健身房的經營模式更為靈活,能夠實現夜晚的長時經營,在便利性、經濟性、選擇權方面給予消費者充分的空間。

  目前,“夜間經濟”已然成為深圳一個亮眼而醒目的城市標簽。在發掘消費活力的當下,深圳夜間經濟仍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和挖掘空間。

  東莞:夜經濟大多源于物質消費

  東莞夜經濟以活躍著稱。7月24日,《阿裏巴巴“夜經濟”報告》發布,東莞“夜間網購活躍度”在全國排名第8位;8月初,餓了麼口碑數據顯示,今年1~7月,東莞夜宵外賣訂單同比上漲30%,而小龍蝦訂單同比增幅高達216%。東莞夜經濟“拉長”了東莞的夜。

  東莞萬江下壩坊,夜幕降臨,華燈初上,白天看起來略顯破舊的建築物變得熱鬧起來。東莞本地人、外來遊客慕名而來,在下壩坊走一走、看一看、吃一吃,感受一下東莞的“鼓浪嶼”。在下壩坊不遠處的鳒魚洲改造已蓄勢待發,周邊多個鎮街都在努力打造自己的“下壩坊”。

  8月16日,隨著最後一方混凝土澆築到位,423米的東莞第一高樓——民盈·國貿中心2號樓正式封頂,刷新了東莞天際線;早在去年,國貿購物中心一開業,就成了東莞人氣最旺的商圈之一。其周邊的第一國際商圈、凱德廣場商圈、會展中心、玉蘭大劇院、市政廣場,構築了東莞最美的夜景。

  數據顯示,今年6月份,東莞住宿設施接待了過夜旅遊者1468165人次,同比上年增長8.85%。其中,入境遊客158429人次,增長5.32%;國內遊客1309736人次,增長9.29%。而今年前6個月,東莞住宿設施接待過夜旅遊者已達10142910人次,同比增長5.33%。僅東莞東城街道今年上半年,服務業發展提速增效,第三産業生産總值達177.5億元,同比增長7.1%,成為GDP增長的重要動力。

  讓霓虹彩燈照亮東莞的夜晚,這不算難事。目前,東莞正在對市中心周邊進行改造,投資額上億元。再過一個多月,東莞的市中心音樂噴泉、燈光秀將一起亮相,東莞夜生活的面貌將煥然一新。屆時,東莞將吸引更多遊客,隨著遊客過夜,東莞夜經濟的活躍程度也會提升。

  不過,東莞夜經濟大多還停留在物質消費領域,尤其是在吃的方面。大排檔、酒樓、外賣,到了深夜都生意紅火。而在精神文化消費領域,東莞人最喜歡在電影院消費。近年來,東莞的電影院越來越多,基本上每個鎮街都有幾家,與其他城市相比,東莞電影院的票價相對實惠。

  與廣州、深圳相比,東莞夜經濟的短板是顯而易見的。高端文化娛樂設施相對較少,國內外知名文藝團體在東莞的演出偏少,這使得東莞的夜經濟基本停留在物質消費領域,在精神文化生活領域欠缺較多,東莞的夜經濟還有很大的潛力可以挖掘。

  目前東莞只有一個玉蘭大劇院,國內外高端文化、娛樂團體較少選擇到東莞演出。東莞人想要欣賞這些高端的演出,還需經常往廣州、深圳跑。此外,東莞市博物館已跟東莞的經濟發展水平不相符。5月18日,在2019年“國際博物館日”活動上,東莞市委常委、宣傳部部長楊曉棠透露,將在市中心選址重建東莞市博物館。待高大上的新館建成後,東莞人的高端文化娛樂活動將有更多選擇。

  世界三大灣區的夜間經濟

  紐約灣區:紐約是以24小時地鐵而著稱的“不夜城”,夜生活為其帶來了不錯的經濟效益。2017年9月,紐約專門成立了“紐約夜生活”辦公室,並在2018年6月推出了第一份關于紐約夜生活的報告。報告顯示,2016年,紐約夜生活産業的經濟總量超350億美元,夜生活産業總共提供了近30萬個崗位,為紐約市帶來了6.97億美元的稅收。此外,在2011年至2016年的5年時間內,紐約夜生活産業的年均崗位增長率和年均薪酬增長率分別是5%、8%,而全市的平均值分別為3%、4%。兩項指標的增長速度已超過全市的平均水平,餐飲業在其中扮演了最重要的角色。

  舊金山灣區:舊金山豐富多彩的夜生活是其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根據人民網數據,舊金山作為整個灣區的休閒娛樂中心,每個月會吸引近八成的灣區居民多次去享受夜生活,夜間經濟貢獻佔比36%。與此同時,2015年舊金山的夜間經濟提供了6萬個就業機會,超過整體就業增速;營業額達60億美元,增長43%;稅收8000萬美元,增長45%,各項指標均不可小覷。

  東京灣區:東京既是發展夜間經濟的先驅,也是集世界先進夜間經濟舉措大成的城市。近幾年得益于“深夜食堂”的IP,東京更成了夜文化的聚集地。相比其他灣區,同處亞洲的東京灣區的做法,對粵港澳大灣區而言或許更具借鑒意義。

  2017年4月,日本成立“夜間經濟議員聯盟”,務求提高遊客的娛樂消費,在交通方面採取延長電車和地鐵的運營時間、周末實行24小時公共交通的舉措;在安全方面,建立了日本版的安全街區認證機制,增設監控設施,發動民間安防志願者。此外,政府部門會定期發布報告,改變人們對夜生活的負面印象。為了提高民眾參與度,還成立了官民一體的“‘24小時日本’推進協議會”,使得發展夜間經濟達到“官民同心”的狀態。

  灣區廣角

  江東,廣州市政協委員

  發力夜間經濟須找準文化定位

  夜間經濟不是傳統意義上的夜生活,而是集行、賞、食、遊、購、玩于一體的消費和體驗,是以城市文化為主導的有品質、有品位追求的經濟文化活動,更是城市服務和管理水平的整體體現。廣州如果想要發展好夜間經濟,應該打好“文化牌”。

  文化是推動夜間經濟的主線,也是城市發展的起點。目前,國內發展夜間經濟的城市大部分都有清晰的文化定位。如西安是十三朝古都,以唐朝作為城市文化的底色,打造“大唐不夜城”等夜間經濟集聚區。國外城市如紐約,其百老匯文藝演出大大帶動了夜間經濟的發展。

  廣州是第一批全國歷史文化名城之一,擁有兩千多年的歷史。無論是西漢南越國、隋唐宋代或近現代等時期都對這個城市産生了深遠的影響。但也因為其豐富多元的歷史文化積淀,形成了建築風格不統一、色彩雜、文化主題多元、旅遊景點分散等現狀,經濟活動和文化消費都尚未能很好地聚集、融合在一起。

  為此,廣州可活化利用西漢南越國歷史文化,塑造“千年商都”文化主線,以此作為城市的文化名片和主色調。借助此次發展夜間經濟的良機,廣州可從頂層設計上進行整體規劃,以解決目前城市文化“散、亂”以及不突出、不鮮明的問題。

  首先,在現有發展夜間經濟的政策措施基礎上,廣州應研究出臺關于發展夜間經濟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夜間經濟發展目標、工作任務、配套措施和工作責任,著力營造開放、有序、活躍的夜間經濟環境,創新夜間經濟管理體制。其次,明確文化主題定位,圍繞“面和點”規劃,在珠江景觀帶、花城廣場城市客廳、北京路步行街、沙面歷史街區、上下九步行街等地培育地標性的夜間經濟集聚區。再者,可考慮重點打造一個具有嶺南文化特色、常年上演的主題演出,豐富夜間娛樂資源。與此同時,應完善夜間經濟發展的配套措施,優化夜生活集聚區及周邊交通組織管理。

  總之,以城市文化主導夜間經濟,可提升城市文明水平,擴大文化産品消費,提高市民生活品質。

  彭澎,廣州市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廣東省綜合改革發展研究院副院長

  辦好夜間産業應注重差異化

  最近夜間經濟成了一個熱門的話題,多個城市將此作為拉動消費的舉措。其次,豐富多彩的夜間經濟有助于提升城市形象和吸引力。

  對廣州而言,發展好夜間經濟好處很多,首先是拉動消費,在一定程度上刺激經濟發展。其次是豐富老百姓夜生活,提升人民生活質量。此外,可以提升城市形象和知名度,如把廣州塔、花城廣場、珠江夜遊、琶醍等打造成城市名片。

  目前,廣州有了區域布局的安排,可能更多要在夜間經濟的領域上下功夫,把一些特色産業辦得更好。如可以開設一些主題影院,珠江夜遊可以開發一些長線路,酒吧街可以規劃一些寬廣的場地限時開放等。總之,夜間經濟的發展要突出特色化、差異化的特點。

  當然,發展夜間經濟需要在熱鬧繁華與擾民之間取得平衡。如酒吧街,最好與居民區保持一定的距離,或者在較寬的人行道上限定營業時間、分貝。在地鐵等公共交通方面,要保障好線路和班次。此外,對各個夜間經濟集聚區定期開展環境影響評估,聽取利益相關方的意見。

  統籌:溫超榮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溫超榮、汪萬裏、王納

+1
【糾錯】 責任編輯: 張雯
廣州芭蕾舞團首登紐約林肯中心獲好評
廣州芭蕾舞團首登紐約林肯中心獲好評
直播大灣區|親子共讀:享受別樣的“親子時光”
直播大灣區|親子共讀:享受別樣的“親子時光”
堅守海島69年 大鏟海關是伶仃洋上不落閘的關口
堅守海島69年 大鏟海關是伶仃洋上不落閘的關口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4891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