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敢問您是哪種“夜光族”?
來源: 新華網    時間: 2019-08-05 18:26

    新華社杭州8月5日電 題:敢問您是哪種“夜光族”?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張璇、楊洋

    近日,在北京、上海、濟南、天津等城市相繼出臺的新一輪促消費政策中,“夜經濟”一詞引人關注。

    “熱氣騰騰”的夜間消費背後,也催熱了“夜光族”的概念。他們當中有“白天努力賺、夜晚努力花”的消費者,也有深夜提供餐飲、娛樂、配送等服務的廚師、影院工作人員、外賣小哥等。那麼,您是哪種“夜光族”?

    “夜經濟”催熱“夜光族”

    淩晨,來自甘肅的外賣員小關從北京馬華餐廳取上一碗牛肉面,奔向顧客家。盡管已是後半夜,小關依然馬不停蹄,從夜裏0點到淩晨2點送了10多單。

    “城市的夜生活越來越豐富,自己的工作也越來越繁忙。”在小關看來,他也屬于“夜光族”:晚上手機屏幕一亮,訂單就來了。

    在杭州市民王女士的眼中,“夜光族”就是“白天努力賺、夜晚努力花”的群體。兒時記憶中的夜晚是跟著父母去吳山夜市玩一圈,如今,晚上娛樂、休閒、購物的地方越來越多,她覺得這離不開城市的發展和配套設施的完善。

    一段時間以來,北京、上海、濟南、天津等大城市相繼出臺舉措,支持夜間經濟發展。例如,北京在前門和大柵欄、三裏屯等地打造“夜京城”地標;濟南推動開發護城河、大明湖夜間遊船項目;上海引進培育沉浸式話劇、音樂劇、歌舞劇等夜間文化藝術項目……

    火熱的“夜經濟”也催生一批“夜光族”,他們當中既有在夜間消費的群體,也有服務者、經營者。“無論是消費者還是服務者,他們共同成為充滿活力的國內消費市場的創造者。”浙江工商大學旅遊學院院長、浙江省旅遊科學研究所所長唐代劍説。

    透視線上線下的“夜經濟”熱

    18點半,湖濱銀泰in77街區就已經人潮涌動。這個位于杭州西湖邊的商業街區,是杭州重點打造的“夜經濟”場所。杭州湖濱銀泰in77副總經理胡舒暢介紹,2018年,商場銷售額達45億元,客流量超過6000萬人次,其中不少消費都是“夜經濟”貢獻的。

    記者在北京市推出的10條深夜食堂特色餐飲街區之一的合生匯看到,商場在地下一層、二層的“21 block”推出了“深夜食堂”,成為周邊居民夜間社交娛樂的重要場所。每到飯點,不少餐廳門前都會排起長隊。有需要坐下來慢慢品味的西餐、日料,也有可以邊走邊吃的串串香、烤冷面,人們的味蕾在此得到滿足。

    在線上,“夜經濟”也很熱。阿裏巴巴集團近日發布的《阿裏巴巴“夜經濟”報告》稱:夜幕降臨,迎來購物高峰,21點到22點是淘寶成交最高峰;21點之後,二線城市外賣餐飲消費增長最快,市郊外賣消費增速超過中心城區;夜間文化消費也非常活躍,報告顯示,19點到21點是觀演高峰,北京、上海、天津、成都、杭州等文化基礎設施發達的城市最為活躍。

    怎樣讓“夜經濟”“活起來”?

    “擔心錯過末班車”“晚上在外面不安全”“小區周圍沒有配套設施”……無論是為夜間消費者提供更加豐富的活動,還是為夜間服務者提供更加完善的保障,都是發展“夜經濟”必須解決的問題。唐代劍説:“激發‘夜經濟’活力,還需提升城市治理水平,完善相關配套設施,增加優質供給。”

    國家統計局近日公布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消費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超過60%,動力強勁。“夜經濟”則成為消費領域的一個新增長點。多位專家認為,發展夜間經濟不僅是一道經濟命題,更是一道治理考題。

    “城市夜生活不只是吃吃喝喝。”北京人民藝術劇院演員濮存昕曾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在夜晚走進劇場,把欣賞高雅節目作為一種生活習慣。“城市的夜生活有很多方式,但文化的點綴能讓城市夜生活更有品位。”

    中國貿促會研究院國際貿易研究部主任趙萍談到,作為“日經濟”的自然延伸,“夜經濟”和“日經濟”要協調發展,鼓勵人們在“夜經濟”活動中提升自我、放松身心。

    趙萍建議,發展“夜經濟”要做好規劃,既包括對“夜經濟”總量的預測,避免新的産能過剩,也包括對“夜經濟”功能、産業的統籌,注重補短板,例如不同街區在空間布局要實現功能互補,避免局部地區擁堵。

(責任編輯: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48395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