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教師被重罰”,擊中了法律的軟肋
來源: 半月談網    時間: 2019-07-15 09:10

    原標題:讓教師“敢”舉“戒尺”,仍須達成更多共識

    就在中央發文要求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懲戒權”之際,又一則新聞將“教師懲戒難”的問題推向輿論的風口浪尖——

    近日,山東省日照市五蓮縣二中一班主任,因為學生逃課,用課本抽打學生。此舉給這位女教師引來“大禍”——除學校給予處分外,該縣教體局通報:扣發績效工資,責成學校不再聘用,納入信用黑名單……此事引起輿論關注,也引發了不同意見的爭論。不少網友感嘆:在實施細則未出臺前,即便教師懲戒權有了法律和文件“撐腰”,具體執行起來,踐行師道落實“懲戒”二字,何其難!

    該事件中,班主任用課本抽打逃課學生行為,究竟是必要的管教還是應該被摒棄的體罰,各方輿論表現出的針鋒相對值得關注。

    近年來,快樂教育理念深入人心,人們對教育懲戒的必要性出現了較大分歧。雖然懲戒符合心理學、教育學規律,但不科學、不規范的懲戒,確實讓懲戒權出現被濫用的風險。毋庸諱言,近些年教師濫用懲戒權導致懲戒過度的現象時有發生,不少教師缺乏正確的懲戒觀念和懲戒素養,這既不利于教師履行教育管理職責,也不利于維護學生的身心健康。“懲戒”相關的新聞之所以容易在輿論中引發熱議爭論,也是因為人們習慣將之與“體罰”畫上等號。

    事實上,適度的、必要的懲戒既關係師道尊嚴,更有利于學生成長,這是家校合作必須達成的共識。教師的懲戒除了要有法律和文件“撐腰”,更離不開家長、學校、社會多方支持,健康的師生關係才能因此建立。

    教師究竟如何把握懲戒尺度?明確教師“懲戒”權,亟待推出更具操作性的細則作“後盾”。

    應該把懲戒權還給教師的理念雖然深入人心,但由于缺乏更為具體的操作細則,懲戒的范圍和尺度並不明確,執行起來有難度。特別是我國教師法明確規定,教師不能“體罰”或“變相體罰”學生,而“體罰”和“懲戒”的邊界又十分模糊。怎麼避免教育懲戒權的濫用,並體現教育的溫度和人性化?如何暢通救濟渠道,健全監督機制?這一係列問題,都迫切需要教育部門推出實施細則予以解答。

    半月談評論員 李建發

(責任編輯: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47530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