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騷擾電話瘋狂擾人 到底是誰放縱惡魔
來源: 金羊網    時間: 2019-07-09 11:00

  制圖黃綺文

  寫在前面

  “你好,買房嗎……”

  “你好,貸款嗎……”

  “你好,辦卡嗎……”

  你好,我不好!騷擾電話比阿媽還關心我!漸漸地,我們拿起電話一聽“你好”,就條件反射地挂掉——這是“病”,每個人都幾乎染“病”!

  騷擾電話越演越烈!每天不收到一兩個騷擾電話,都不好意思説自己是“社會人”,騷擾電話(或信息)已然成為我們生活的惡魔,面對這個惡魔,我們深感無力,反復追問:騷擾電話讓每一個人不堪其擾,到底是誰為它撐腰?!

  五問騷擾電話

  1問

  毫無時間底線

  後果:大眾生活質量下降

  是誰,驚醒睡夢?

  “先生早上好,我們這邊有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價格比較優惠,您近期考慮買房嗎……”

  是誰,敲打靈魂?

  “您好,這裏是×××售樓處,請問您需要買房嗎?再不買等下一波漲價後就買不起了……”

  無論白天還是黑夜,無論吃飯、工作、看電影還是洗澡、睡覺的時候,張先生不得不隨時隨地準備招架騷擾電話。翻開最近一個月他的通話記錄,他最多一天接到了12個騷擾電話,不分時段的“轟炸”讓人感覺“被盯上”了,“應對騷擾電話佔據了我的許多精力,已經嚴重影響了生活質量”。

  根據張先生出示的電話記錄,近期接聽的騷擾電話中,來電時間從早上8時到晚上8時36分不等,主要集中在每天的上午11時左右,下午7時左右。尾號為9858、9833、6356、4759、6039的電話號碼,分別被標注為騷擾電話、房産中介、廣告推銷26次、38次、23次、118次。

  “有些人憤而順手標記,還有許多人像我這樣省力的,直接挂了電話了事,相信深受其擾但懶得舉報的人會更多。”張先生説。

  年近七旬的陳阿姨也投訴,因不懂得調靜音,在午睡時甚至半夜三更都曾被騷擾電話“驚魂”。

  2問

  加重心理負擔

  後果:導致用戶“草木皆兵”

  何先生向記者展示了他的攔截記錄,從7月1日到7月7日,他的手機軟件一共攔截了26個騷擾電話,除了7月1日與7月7日各攔截一個,其他日子每天均攔截3個電話以上,7月3日與7月6日這兩天攔截的騷擾電話最多,分別為6個。“如果沒有設置攔截,心理負擔該有多重?!”

  記者從工信部旗下12321舉報中心的最新報告了解到,今年第一季度,該中心一共受理用戶關于騷擾電話舉報投訴209278件,其中內容為貸款理財類、房産中介類和違規催收類的舉報信息居前三位。

  一聽到“你好”,就條件反射似地挂掉電話,已成為許多人的習慣。市民歐姐説:“現在基本也熟悉他們的話術了,通常電話一接起來,對方先喊‘小姐’的,可以立刻挂掉,認識我的人肯定不這麼喊。”

  甚至,騷擾電話之多,讓一些工種也“躺著中槍”。外賣員華哥就告訴記者,他的手機就被標記成騷擾電話。“可能是有客人誤操作吧,被標記之後,有些客人就不接電話了。希望運營商能好好治理一下騷擾電話,這樣我們工作起來也順暢一些”。

  記者獲悉,隨著“號碼標記隨意性強”“錯誤標記取消難”等問題日益凸顯,以查詢、取消號碼標記為牟利手段的黑色産業鏈不斷滋生,影響了用戶正常通訊。近日中國聯通與中國信通院面向約3億用戶開放了號碼標記一鍵查詢與清除服務。不過也有市民擔心這同樣給一些騷擾方提供了便利,“清除服務”需謹慎把關。

  3問

  攻破情緒防線

  後果:市民直言焦頭爛額

  “騷擾電話從響鈴的那刻起就已經對我構成了騷擾。”與騷擾電話相處多年的歐姐總結了這一句話。歐姐使用中國移動電話卡已經超10年,大概從2014年開始,她發現自己先是被房産中介電話頻繁呼入,後來呼入種類擴充到教育培訓、金融信貸等。

  歐姐回憶,有時候等待重要電話,接起來一看,是騷擾電話,心情就像手機關機一天,打開後發現只有10086信息一樣失望。“有一次我在等一個重要回電,正洗著頭,手機在客廳響了,我趕緊把泡沫擠掉,擦幹手,急匆匆走到客廳,一聽,‘小姐你有興趣看房嗎’,真是讓人無語。”

  歐姐的經歷也是不少市民的“家常便飯”。市民疲于應付工作、學習之余,還要被騷擾電話攪得焦頭爛額。“我甚至會感謝手機有時候信號不好,這樣騷擾電話就打不進來了。”蕭先生無奈地説,“有一次我正在會議錄音,突然一個營銷電話打進來,不僅打斷了錄音,之前的錄音也因此沒有保存下來,真讓我抓狂。”

  4問

  機械式疲勞轟炸

  後果:客戶意見説了白説

  今年6月30日,市民金小姐接到一個171開頭標注“山西太原”的電話號碼,無論她説什麼,電話那頭的“軟妹子”總會甜甜地重復同一句話,在金小姐完全沒有透露購房意願的情況下,對方説已經記錄了她的購房需求。

  “您好,我們是××平臺,我們會根據您的需求推薦適合您的房源。”

  “您是哪裏?”

  “我們是××平臺,我們會根據您的需求推薦適合您的房源。”“你們店叫什麼名字?”(停頓2秒)

  “我們是××平臺,我們會根據您的需求推薦適合您的房源。”

  “我是問你們店的名字。”(停頓2秒)

  “好的,您是考慮哪個區域的房子呢?有比較中意的區域嗎?”“你們是房産中介嗎?”(停頓2秒)

  “好的,您的購房需求我這邊已經記錄了,如果找到適合您的房源,我們會第一時間和您聯係的……”

  隨著科技發展,騷擾電話也變得越來越有“科技感”。今年“315”期間,央視曾曝光有企業利用外呼機器人一年打出40億個騷擾電話,為了聽起來更像人聲,更具吸引力,一些公司還配備了專業的錄音棚,模倣多種人聲線,普通的騷擾電話變成AI騷擾電話。

  金小姐説,這一通懷疑來自機器人的騷擾電話,截留了她想罵回去的機會,“過去網友還總結出很多反擊電話騷擾的招數,但當對方是機器人的時候,反擊無效”。

  5問

  惡化通訊環境

  後果:個體獨力抗戰苦難言

  因為對騷擾電話不勝其擾,何先生作為一個文字工作者被迫開始鑽研騷擾攔截軟件,希望通過個人努力去改善自己的通訊環境。

  “我現在買手機,除了看手機係統快慢,就是看反騷擾電話的能力如何。”他向記者展示自己的探索成果,比如在華為手機管家中設置騷擾攔截規則,除了將騷擾電話標記為“攔截”,還將攔截閾值(被標記超過一定次數時攔截)的建議值“50次”改為“5次”。此外,在手機“設置”中,將“免打擾”一項設置為“僅允許聯係人”,這也是記者為什麼多次致電都未聯係上他的原因——為了躲避騷擾電話,但凡不在通訊錄中的電話號碼,他全部設置為來電不響鈴。

  他還試過一些不得已的方法,比如雙卡雙待,或者利用一些小號軟件,將常用號碼嚴密保護起來,用其他小號對付網購等。

  目前他的手機助手已經攔截了超700個騷擾電話,其中尾號為5413的號碼截至6月16日,被9914次標注為詐騙,7月8日,記者用另一臺華為手機回撥這個電話時,顯示16394人標注其為詐騙電話,不到一個月時間,標注次數增加了6480次。攔截軟件成績不錯,但何先生説還有“漏網之魚”。

  “個人的防范力量有限,運營商攔截是否更有技術便利?”何先生説。

  銳對話

  對待騷擾電話

  運營商態度曖昧?

  金羊網:一年500億次騷擾電話這麼離譜?

  劉權(中央財經大學數字經濟與法治研究中心執行主任):背後或許有完整的黑色産業規模,要撼動各方利益非常艱難。其中涉及非法買賣個人信息的企業或個人、開發電話騷擾程序的科技企業、實施電話騷擾的企業、運營商等等。

  林江(中山大學嶺南學院經濟學教授):一些運營商對于騷擾電話睜一眼閉一眼,是因為騷擾電話帶來電信流量,從而為運營商帶來利益;運營商要判斷哪一個電話是騷擾電話存在一定的困難;運營商要準確區分騷擾電話和非騷擾電話,並加以治理可能會增加運營成本。

  金羊網:這是運營商瘋狂逐利的結果?

  劉權:運營商是實施電話騷擾行為企業和被騷擾用戶之間連接的關鍵一環,不管騷擾方頻繁更換號碼,還是採取不同名義騷擾用戶,都需要通過運營商的通信線路才能到達用戶,運營商相當于是橋梁或者紐帶。

  林江:運營商在治理騷擾電話中還是起到非常關鍵的作用的。如果騷擾電話不會給運營商帶來利益的話,運營商也不會在治理騷擾電話的問題上態度曖昧。

  金羊網:“屢次約談”成為“整而不改”的幌子?

  劉權:一方面,騷擾電話可能確實太普遍、量太大,有效治理騷擾電話確實存在一定的難度。另一方面,為了獲取最大利潤,運營商可能放松審查用戶資質,可能放任騷擾電話的“盛行”而消極不作為。因此,政府部門在約談之後,應當將相應的懲戒與約談對應起來,保障約談的實際效果。

  【評論】

  一年500億次騷擾電話照出的猙獰面目

  □何 龍

  我使用的國産某品牌手機裏有自動攔截騷擾電話的功能。剛剛翻查了攔截記錄,發現幾乎每天都有數個甚至十幾個電話被自動攔截,而黑名單上號碼竟然有2908個!

  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如果沒有攔截軟件把門,我幾乎天天都要被這些騷擾電話“空襲”。

  據艾媒咨詢的調查統計,2018年中國騷擾電話撥打數量超過500億次,近七成網民遭受過騷擾電話。

  就像過去期待來信一樣,如果沒有騷擾電話,鈴聲可能是一種親情、愛情、友情、商情等好事的期待。但有了頻繁的騷擾電話之後,本該令人期待的鈴聲卻變成了“午夜兇鈴”。

  許多人都患了陌生電話號碼恐懼症,有的甚至對陌生電話一概不接。太多的騷擾電話,正在不斷改變人們的禮節修養。有的人平時文質彬彬,但受到太多的騷擾,在接到騷擾電話時也會粗口罵人。

  隨意打電話騷擾他人,接近于未經允許就闖私宅。2012年,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加強網絡信息保護的決定就已規定:任何組織和個人未經電子信息接收者同意或者請求,或者電子信息接收者明確表示拒絕的,不得向其固定電話、移動電話或者個人電子郵箱發送商業性電子信息。對有違反本決定行為的,依法給予警告、罰款、沒收違法所得、吊銷許可證或者取消備案、關閉網站、禁止有關責任人員從事網絡服務業務等處罰,記入社會信用檔案並予以公布……

  然而這一“決定”在頒布近七年之後,電信騷擾依然,法規成了擺設。

  一年500億次騷擾電話,這是一個瘋狂的數字!電信騷擾的瘋狂反映了個體、商家和運營商逐利的瘋狂。有些號碼被數萬人標記,電信運營商本來可以輕易處罰,但這種電話卻仍然能暢通無阻,因為這些電話能給運營商帶來利益。

  騷擾電話的瘋狂還反映了社會管理的羸弱。無論對騷擾他人的個體、商家還是對監管不力的運營商,社會管理者都應有約束處罰的切實行動,但十多年的呼吁沉沒在騷擾鈴聲之中。

  一年500億次騷擾電話是面鏡子,把騷擾者、運營商和管理者的面目照得像藍光般清晰。

  金羊網記者 甘韻儀 李煥坤 張豪

(責任編輯: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47277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