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 5G +醫療”普及還有多遠
來源: 南方日報    時間: 2019-06-11 10:37

  日前,省二醫胸壁外科專家王文林做的手術,通過5G信號和裝有4k攝像頭的手術係統被傳輸到200公裏外的陽山醫院。南方日報記者 張梓望 通訊員 高龍 攝

  我國進入“5G商用元年”。5G移動網絡為醫療行業提供了一張超大帶寬、超低時延、安全可靠的移動基礎網絡,為智慧醫療注入了新的動能。相比其他行業,醫療率先邁向5G新時代,各大醫院紛紛開建“5G醫院”、開展“5G手術”,進行“5G遠程診斷”。

  在5G時代,醫生遠程操縱機器人為千裏之外的患者做手術,患者在家即可與醫生“面對面”問診,不再只是設想。但不少業內專家指出,受限于目前5G基站建設進度,“5G+醫療”應用才剛剛起步,實現推廣普及還需時日。

  遠程機器人手術最值得期待

  4G網絡中,需10分鐘下載的一部電影,5G網絡幾秒鐘即可完成。大寬帶、低時延、高速率……5G網絡強大的數據傳輸和連接能力,與很多醫療場景有著天然的結合點,讓遠程手術“飛刀”真正成為可能。

  省第二人民醫院院長田軍章説,任何一個行業出現的先進技術,往往第一時間都會在醫療領域得到快速應用,像達芬奇手術機器人係統、3D打印技術、各種生物材料等,甚至再之前的CT、核磁共振技術等。

  “目前所有醫療設備都可以數字化,5G意味著信息高速公路建得更寬,上面能‘跑’的數據更多,很多醫療場景就可以實現。”田軍章認為,這也是5G技術率先在醫療領域得到應用的主要原因之一。

  5月8日,廣東發布的《廣東省加快5G産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則提出,鼓勵省內三甲醫院率先作出“5G+智慧醫療”示范,主要應用范圍為遠程監護、移動式院前急救、遠程醫療、遠程機器人手術等。

  5G與醫療的結合中,最值得期待的無疑是遠程機器人手術。

  3月16日,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海南醫院神經外科主任醫師淩至培,通過5G網絡實時傳送的高清視頻畫面,遠程操控機器人手術,成功為3000公裏外的北京一位帕金森患者完成了腦起搏器植入手術。這是是中國首例基于5G的遠程人體手術。

  醫生為千裏外的病人做手術,在5G時代成為現實。

  5G基礎設施鋪設是應用瓶頸

  人命關天。任何新技術在醫療領域的應用都會特別慎重。5G在醫療領域的落地實施,才剛剛起步。

  田軍章表示,目前5G在醫療領域的應用,最熱是手術的演示、手術指導、遠程會診、遠程教學等,因為這些比較容易實現,“只要兩邊都部署有5G基礎設施,打開開關,就能實現兩地高清視頻畫面的同步直播。”

  中國移動研究院首席科學家許利群認為,不應對“5G+醫療”應用在普遍意義上的盡快落地過分樂觀。“媒體報道的這些‘5G+醫療’的項目,多是具有示范意義的個案,是點對點或小規模的專網試驗、試點、示范,研究開展此類5G醫療的可行性,距離真正的實用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他表示。

  廣東省人民醫院正在創建全國首家政府牽頭的5G應用示范醫院。該院院長余學清説,希望將“互聯網+”與惠民、惠醫、惠政融合,積累經驗並分享給更多醫院,推動我省5G智慧醫院的建設。

  5G基礎設施的鋪設成為目前“5G+醫療”應用最大的瓶頸。高頻段的5G信號因其較大的傳播耗損、準光學特性等特徵,基站建設密度遠高于4G時代,對電力供應、運營成本提出更高要求。目前,大多數的5G基站只是零星的點對點部署,要實現“全覆蓋”顯然還需要時間。

  不過,隨著5G商用牌照的發放,5G布局速度加快,這樣的局面或將很快得到改觀。廣東5月8日發布的《廣東省加快5G産業發展行動計劃(2019-2022年)》提出,到2020年底,全省5G基站累計達6萬座;到2022年底全省5G基站累計達17萬座。

  在運營商加快5G部署的同時,各家醫院也正在加緊院內5G基礎設施的建設和信息係統的升級。

  在廣東省人民醫院院長余學清心中,5G醫療的應用不局限于遠程手術。他心中更關注的是,借助5G的賦能,整體對智慧醫院建設所必須的硬件、軟件醫院信息係統進行升級改造,從本質上來提高醫院的服務水平、管理水平、服務水平。

  “也許除了時間,其他的都不是困難。”余學清透露,目前在省醫院內,各處5G基站已經鋪設完畢,預定9月下旬初步調試完畢。到明年年中最遲年底,省醫的5G布局就比較完善,所有門診、病房都將升級改造完成。

  田軍章認為,未來的5G醫療應用,是“萬物互聯”,物和物之間可以直接“通話”:患者住院,可以通過可穿戴設備收集患者所有醫療數據,醫生可以實時了解患者的心電、呼吸、血壓;早上起來上洗手間,馬桶也是一個數據採集器,大小便數據可以實時採集分析。

  “其實這些相關的設備早就有了,以前沒有這麼大的數據處理能力,有了5G的支撐,就可以真正走進病房甚至家庭。”田軍章透露,省二醫正在開發係統,將物聯醫療設備數據接到醫院內部的信息係統中。

  遠程手術網絡“掉線”咋辦?

  3月21日國家衛健委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局副局長焦雅輝表示,對于5G技術的應用應當採取包容審慎的態度。由于網絡不穩定,5G技術應用于遠程手術,具備一定的風險。

  “5G+醫療”帶來了新的醫療生態,也給各項醫療制度帶來了新的命題。面對新事物,業界還需要明確新的遊戲規則。

  假如,在遠程機器人手術中,一旦5G網絡突然“掉線”導致醫療事故發生,誰來負責?是手術所在的醫院,還是進行遠程操作的上級醫院?還是設備技術供應商?

  在余學清和田軍章看來,現有的規則就能回答這樣的疑問。“這些問題是重要的,但是發生的幾率是很低的。”余學清説,就算斷網了,手術還是可以完成。

  “遠程手術中,當地醫院也會有具備手術資質的人員在場,只不過手術中最頂尖的部分操作需要找上級醫生。”余學清説,更重要的是,醫生在做手術前都會進行評估,任何可能出現的意外都會有預案。

  如果發生醫療事故,該怎麼確定責任?余學清表示,約定俗成的原則是“共同分擔責任”。“手術決定是我作的,決策有問題我承擔決策責任;手術你是實施方,手術過程出了問題,那你承擔實施責任。具體是由醫療事故鑒定委員會來評定主體責任、次要責任、相關責任。”

  對責任認定問題,田軍章也認為並不復雜。“和尚念經,一定有個廟。”他表示,目前在國內,醫療責任的主體不是個體,也不是廠商,而是醫療機構,醫生一定要以醫療機構作為執業地點。

  他表示,遠程會診是上級醫生出醫囑給下級醫生,但這只是一個建議,最後執行的是當地的醫生;遠程手術也是一樣,盡管是上級醫生做的,但最後醫療責任的主體還是當地醫療機構。“5G手術如果出現事故,那麼哪家醫療機構發起手術就由誰來承擔醫療責任。”

  如果因為機器設備或通信質量出現問題,使得遠程手術出現事故,也是由當地的醫療機構來承擔醫療責任,“由醫院出面與患者協調賠償,最後醫院可以再找廠商去溝通。”田軍章説。

  除了責任,收費也是遠程醫療推廣應用中亟待解決的問題。

  業內專家指出,從中國醫院的實行效果來看,規模化應用遠程醫療的情況屈指可數,大多成了擺設。常見的遠程醫療,多是三級醫院與基層醫院組成醫聯體,開展遠程會診,這樣的項目更偏向公益性。

  田軍章表示,目前公立醫院開展的遠程醫療服務基本都是免費的。他也表示,希望省二醫未來的遠程醫療服務仍然免費開展,“這是公立醫院公益性的體現。”

  近期的“ 5G手術”

  4月1日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胸壁外科專家王文林完成一臺治療胸廓畸形的手術,通過5G信號在200公裏外的省二醫陽山醫院直播;同時,陽山醫院醫生開展一臺骨盆手術,接受省二醫專家的遠程指導。這是5G網絡在廣東首次正式應用于醫療實踐。

  4月3日

  在5G網絡通信環境下,廣東省人民醫院專家遠程實時指導400公裏外的高州市人民醫院完成微創復雜心臟手術。

  4月28日

  佛山市中醫院舉行了全國首例5G遠程視頻指導骨科機器人手術。

  5月6日

  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珠海醫院與遠在100公裏以外的省二醫開展了5G應急救援演練與5G遠程超聲會診。

  5月15日

  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與貴州畢節市第一人民醫院開展了5G通信下的腔鏡手術遠程指導、遠程查房示教、遠程會診。

  5月24日

  中山大學腫瘤防治中心與北京大學深圳醫院、珠海市人民醫院和高州市人民醫院同步連線,四地醫院同屏開展5G遠程微創介入手術“一對多”指導。

  南方日報記者 李秀婷

  通訊員 張藍溪 薛冰妮 高龍

(責任編輯:黃璐璐)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411124606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