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荔枝“減産不減收”:廣州果農的“生意經”
來源: 南方日報    時間: 2019-05-31 09:27

  去年荔枝豐産,果實挂滿枝頭。鄔影紅 攝

  正值南方“龍舟水”時節,一大早,從化太平鎮井崗村的種植戶廖慶華便忙活起來。“現在是荔枝成熟的關鍵期,但雨水偏多容易生蟲,得時刻照看這些樹。”在村口道路旁的果林裏,有著36年荔枝種植經驗的廖慶華正在為自家的荔枝樹疏枝打藥。

  今年是荔枝“小年”已成定局。廣州市農業農村局調查統計結果顯示,2019年廣州市荔枝成花率僅為2018年的40%,結合後期座果率,初步估計,今年廣州荔枝將比去年減産60%以上。

  隨著荔枝成熟期的接近,廖慶華卻一天比一天樂觀,“照目前來看,今年荔枝産量沒有受多大影響,估計達到了九成,實現了穩産。”廖慶華黝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他合計著今年荔枝價格走高帶來的收入。

  面對荔枝“小年”,如何才能織好“小年”保護網,讓荔枝果農減産不減收?回溯田間地頭,記者還原荔枝果農在“小年”裏的增收致富路。

  穩産

  嫁接後,果園穩産程度大大加強,加上施足基肥、勤施薄施追肥和保花保果等手段,提高了果品的質量和産量,收入也有了保證。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廣州從化區太平鎮井崗村荔枝品種大多為懷枝,種植技術比較簡單,易挂果,但由于其産量易受“大小年”影響,果核大而長主要用于加工幹制,價值低且不能滿足市場需求。

  “從小我就與荔枝樹為伴,14歲就開始跟父親種荔枝了。村裏種懷枝的人多,品種普通又賣不了好價錢,遇到‘小年’更是一場風雨一場空。”廖慶華説,早在20年前,他就主動去各荔枝産地“取經”,比較不同品種荔枝産量和口感的差別。當時嫁接技術剛剛興起,了解到紅糯荔枝的嫁接方法後,廖慶華做了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他一口氣嫁接了自家六成的果樹。

  通常而言,高接樹嫁接會有一個過渡期,第四年後株産才能保持穩定。嫁接後的第四年,紅糯荔枝迎來了豐收。“果子的産量立刻就上去了,客戶反映也很不錯。”一年後,廖慶華又狠下心把果園裏全部品種嫁接成紅糯。

  事實證明他是對的。嫁接後,果園的穩産程度大大加強,加上施足基肥、勤施薄施追肥和保花保果等手段,提高了果品的質量和産量,收入也有了保證。“今年種的紅糯荔枝産量估計有九成,收入反而比去年增加了30多萬元。”

  “老廖科學種荔枝,這些年産量一直很穩定,質量又高,引得不少果農過來調研學習。”從化區太平鎮農辦相關負責人表示,在“小年”裏這麼高的品質和産量,在全國都十分罕見。

  “紅糯荔枝由糯米糍和懷枝雜交而來,是從化井崗村特有的優質荔枝品種,因此得名井崗紅糯。”從化區嶺南水果産業協會會長歐陽建忠介紹,從2016年開始,從化荔枝種植在改良品種方面持續發力,計劃井崗紅糯改良面積達5萬畝,用優質改良品種保障穩産,提高果農收入。

  在距井崗村20公裏外的溫泉鎮南平村,荔枝種植面積達3000余畝,其中特色的雙殼懷枝佔到了六成以上。

  “村裏的雙殼懷枝樹幾乎都是從幾棵老懷枝樹上嫁接育苗的,自然生長環境十分優良。”南平村種植戶林榕新告訴記者,嫁接改良品種後,村裏每年都會邀請農業專家對農戶進行授課,農戶的種植技術也不斷提高,在這樣“天時、地利、人和”的條件下,雙殼懷枝的産量一直比較穩定。“所以村民更願意種植雙殼懷枝,今年雖是‘小年’,但有些果農仍實現了增産。”林榕新説。

  國家荔枝龍眼産業技術體係首席科學家陳厚彬認為,品種和技術是影響荔枝産量的最主要原因,應該選育推廣優質荔枝改良品種,改變以往小農戶種植荔枝的生産方式,聯合抱團採用統一的技術規范和標準,保障荔枝産量,帶動農民增收致富。

  品牌

  從村裏僅有兩棵嫁接母樹發展到擁有3000畝地的種植面積,從上世紀90年代冒充“糯米糍”荔枝才能脫手,到如今被人們視為珍果,甚至與日本荔枝一較高下。

  增城仙村鎮作為荔枝種植重鎮,有著1600多年的種植歷史,荔枝文化底蘊深厚。仙進奉是仙村鎮基崗村村民所種植的一個古老而遲熟的荔枝品種,與桂味、糯米糍等大名鼎鼎的優質品種相比,仙進奉同樣具有籽小、肉厚、味甜、皮紅等優點,不同的是,仙進奉成熟于七月上中旬,比其他品種遲熟10至15天。

  “上世紀90年代我們出去賣仙進奉時,都冒充是糯米糍,因為糯米糍名氣大。”作為增城區仙村鎮基崗村黨支部書記、仙進奉品種荔枝保護開發帶頭人,陳浩潮始終記挂荔枝産業的振興和壯大。“後來收購商竟然直接問基崗村民要求收購假糯米糍,因為‘假的好吃’。看準商機的基崗村村民把村莊原本的糯米糍、妃子笑等品種的荔枝樹以高接換種的方式改成仙進奉品種。”

  豐年做銷量,“小年”做品牌。但在陳浩潮看來,無論“大小年”,有了品牌支撐,仙進奉荔枝才能夠將品質轉化為市場優勢,以品牌提升實現農産品外溢效應,帶動農民增收致富。

  從村裏僅有兩棵嫁接母樹發展到擁有3000畝地的種植面積,從上世紀90年代冒充糯米糍荔枝才能脫手,到如今被人們視為珍果,甚至去香港與日本荔枝一較高下。2011年以來,仙進奉荔枝以高居不下的價格以及緊俏的銷售勢頭傲視增城“群荔”,成為當地農民名副其實的致富果。

  位于北回歸線上的從化是廣東最晚熟的荔枝産區之一,但通過荔枝定制,在品牌打造上跑在了珠三角的前列。

  每年,從化都會舉辦為期一個月的荔枝節係列活動,借力荔枝發展區域經濟和現代農業。近兩年來,荔枝節進一步升級,從純粹的荔枝銷售轉向農、旅、文等元素的融合發展,注入了更多的旅遊和文化元素。大型旅遊主題活動的舉辦,拓寬荔枝銷售渠道和産品推介的同時也帶動了當地旅遊業發展。

  目前,從化形成中南部以錢崗糯米糍荔枝、流溪桂味荔枝、井崗紅糯荔枝、溫泉懷枝等優質品牌荔枝品種為主、西部以黑葉、妃子笑等普通荔枝品種為主的互為補充的嶺南特色生産格局。

  “荔枝品牌化能提升荔枝價值、提高農民收益。”歐陽建忠認為,提升荔枝品質,打造區域優勢品牌,利用品牌的傳播普及,能夠帶動市場消費需求。

  “荔枝+”

  延續荔枝定制銷售方式,做好“荔枝+”大文章,推出“荔枝+生態設計”“荔枝+公益”“荔枝+旅遊”“荔枝+粵菜”等定制活動。

  “以前沒有吃過這些品種的荔枝,過來旅遊看到可以現場定樹就立馬定了兩棵。”前不久,從北京來廣州旅遊的李先生在南平荔枝推介會現場定制了桂味和糯米糍荔枝樹,計劃到荔枝成熟的時候,邀請親朋好友再來從化採摘和品嘗優質荔枝。

  南平村地處從化區、增城區兩區交界,被鳳凰山環抱,毗鄰石門森林公園、溫泉風景名勝區,一顆小小的荔枝走出山頭,成為這裏與外界要素資源連接的重要媒介。去年,從化區就將南平村作為從化推廣荔枝定制銷售試點,為南平村銷售了近13萬斤的荔枝,通過荔枝的帶動引來了一批“粉絲”前來遊玩,讓農業與旅遊休閒融合發展。

  “過去荔枝成熟季節,要從早忙到晚,還要擔心荔枝能否及時賣出去。現在只要把荔枝管理好,等客人來採摘就行了,而且收入也更高!”南平村村民張叔前去年第一次接觸到“私人定制”的銷售模式就嘗到了甜頭,不僅近60棵的荔枝樹被定制,大批遊客的到來讓自家開的農家樂也增加了不少收入。“今年我家裏預計有近6000斤的荔枝産量,通過荔枝定制的方式,初步定制價格為30元/斤,在減産的情況下還能增收,我們很滿足。”他笑著説。

  在增城,仙村鎮正依托仙進奉優質荔枝産業,打造荔枝小鎮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陳浩潮告訴記者,荔枝小鎮是集種植、加工、電商物流、研發、觀光旅遊為一體的荔枝産業集群,總體規劃面積約7平方公裏,覆蓋基崗村、岳湖村和碧潭村三條行政村。小鎮及周邊荔枝種植面積約1.2萬畝,其中仙進奉荔枝約8000畝。

  “避免‘大小年’之困跳出荔枝看荔枝産業。”在陳厚彬看來,要降低天氣對農業的影響,不僅要改變以往小農戶種植荔枝的生産方式,聯合抱團採用統一的技術規范和標準,合力織好“小年”保護網;還要給荔枝賦能,讓荔枝不僅僅立足于種植業。

  從化區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接下來,從化將延續荔枝定制銷售方式做好“荔枝+”大文章,推出“荔枝+生態設計”“荔枝+公益”“荔枝+旅遊”“荔枝+粵菜”“荔枝+大灣區建設”“荔枝+高校”“荔枝+企業”等定制活動,更好促進荔枝産品銷售,實現品牌提升、農業增效、農民增收。

  體驗文化、增長見識,成為越來越多遊客的主要出遊目的,農旅、農文融合産品也越來越豐富,成為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求的新熱點。

  “小鎮規劃建設仙進奉現代農業産業園、荔枝景觀大道、荔枝博覽館、荔枝農耕文化博覽園、荔枝交易市場(電商園)等11個項目。”陳浩潮透露,仙進奉荔枝現代農業産業園規劃建設在荔枝小鎮核心區,建設集種植、加工、電商物流、研發、觀光旅遊為一體的荔枝産業集群,計劃通過3年的努力,發揮龍頭項目的帶動作用,促進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

  南平村環境優美、青翠茂密,從前的小山村變成靜修主題特色小鎮,正在成為珠三角文旅“新網紅”。

  “現在,南平村不再以單一的荔枝種植業為收入來源,而是逐漸從第一産業向第三産業延伸。隨著人居環境整治,路網、橋網、水網三網的建設,靜修博物館、新水方閣、影視中心、青年旅館、生態公園、驛站、靜養酒店等都將陸續呈現。”陳歡説。

  ■相關

  織密荔枝“保護網”

  今年是荔枝“小年”,廣州市各區荔枝生産情況普遍受影響較大,但也有很多適應能力強的荔枝“黑馬”浮出水面。

  “近年來,廣州在改良荔枝品種上走在前列,在從化、增城等荔枝主産區培育推廣了多個高産、優質、耐貯運的荔枝新品種,促進産業結構優化調整。”廣州市農業農村局相關負責人介紹,如從化井崗紅糯、增城仙進奉等新優荔枝品種,在花芽分化期間受天氣影響不大,且後期容易管理、不易裂果。

  為了讓果農“減産不減收”,除了選育優良品種,更要織密荔枝“保護網”。

  首先是“信息網”。上述負責人介紹,今年以來廣州市農業農村局要求各區農業部門和局屬各單位提早部署相關災害天氣的防禦工作,不斷加大宣傳力度,提高農民防災減災意識。同時,繼續優化各級農業部門的信息係統,將災害預警信息、技術措施通過信息係統提前送到農民手上,做到農業自然災害預警信息全覆蓋。

  其次是“技術網”。一方面,加強農業生産技術指導,做好農業生産工作,落實防禦惡劣天氣的技術措施及確保農産品安全質量;另一方面,不斷加大對職業農民的培訓力度,提高專業農民的種養水平,使荔枝種植戶及時掌握特殊天氣下的種植技術。“著力解決‘誰來種地’‘如何種好地’‘如何防范農業自然災害’等問題。”該負責人説。

  最後是“機制網”。廣州市已經推出了荔枝、龍眼、香蕉和木瓜等嶺南特色水果的農業政策性保險,逐步擴大了農業保險覆蓋面。上述負責人表示,將不斷提高農業保險保障水平,可以根據各區可能出現的自然災害,適當擴大保險責任,進一步明確參保對象,並進一步降低免賠額、免賠率,建立農業救災長效機制。

  記者 周甫琦

  策劃統籌:朱偉良

(責任編輯:李慶招)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61124565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