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六月花歷 素花香,彩花艷
來源: 廣州日報    時間: 2019-05-29 17:26

  荷花

  臘腸樹花

  琴葉珊瑚

  大葉紫薇

  花事不歇,五月花開到六月,鳳凰花、火焰木,似星星之火如燎原之勢,正如火如荼;六月花將越開越艷,紅荷,紫薇、龍船花、使君子,還有白蘭和梔子,佔據著花城的鮮花版圖。這些花兒也正應驗了那句俗語:“香花不艷、艷花不香”:白蘭、梔子潔白無瑕,香遠益清;而以色彩奪人眼球的姹紫嫣紅的花朵,則在陽光中花枝招展、招蜂引蝶。多姿多彩的六月花,且讓我一一數來。

  荷花 “花中君子”

  遮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荷花素有“花中君子”的美譽,從古至今,文人騷客歌咏不絕,而六月正是賞荷的好時節。廣州賞荷景點亦多。有公園的地方似乎就有荷塘,有湖水的地方似乎就能見到芙蓉出水,正如《詩經》中所寫:“山有扶蘇,隰有荷華。”荷花就這樣長在中國人的日常生活裏。

  紫薇 夏季的“當家花旦”

  六月也是紫薇花的季節。夏日,紫薇花的倩影正越來越多地成為花城廣州的風景。

  “紫薇長放半年花”,紫薇花的花期長,樹形優美,顏色亦有多樣,不單有紫紅色,還有紅色、粉色,甚至淡白色的白薇。我有個朋友叫白薇,看到她,就會聯想一樹白色的紫薇,輕輕柔柔,優雅得很。

  紫薇花怕癢,你去撓它的樹幹,撓得用力,它的枝葉會顫抖,倣佛在咯咯地笑。而真相其實是,紫薇花的枝條非常柔軟,你輕微地動到它的樹幹,就會連動到枝葉。所以紫薇花盛開時,枝條會輕微彎下去,不勝酒力的樣子,非常嬌俏。

  有一位詩人特別喜歡紫薇花,他就是白居易。“絲綸閣下文章靜,鐘鼓樓中刻漏長,獨坐黃昏誰是伴,紫薇花對紫薇郎。”他常常在詩中自稱“紫薇郎”和“紫薇翁”。在唐代,中書省庭苑裏喜歡種紫薇花,中書省也叫紫薇省,白居易曾任中書舍人,也當之無愧是“紫薇郎”。

  大葉紫薇也是夏季的“當家花旦”,人們很容易把它和紫薇混淆。二者花朵相似,但大葉紫薇的葉子和花都比紫薇要大,而且花朵開在枝條頂上,成串地朝上綻開。在臨江大道、新港東路,大葉紫薇樹成行成片,紫得如夢如幻。陽光越烈,開得越美。大葉紫薇有不同于紫薇的特質:它的葉子一到冬天就轉為紅色或暗紅色,寒風來時紅葉片片凋零,是廣州秋冬時難得可見的紅葉之美。到初春又萌芽,給南國人以季節更替的線索。

  琴葉珊瑚

  葉子似提琴,紅花如珊瑚

  夏季裏還能賞琴葉珊瑚。琴葉珊瑚,葉子似提琴,紅花如珊瑚。因花瓣長得像櫻花,又名琴葉櫻;因花期長,倣佛日日陪伴著主人,又叫日日櫻。我的陽臺就養了一株,花蕾總是一簇簇地冒出來,此起彼伏地開放,因此濃密的綠樹之上,總點綴著殷紅的小花朵,真是很長情。

  梔子花 聞香便識它

  夏季少不了聞香識花。“梔子花開呀開,梔子花開呀開,是淡淡的青春純純的愛”,相信這段文字你是唱著看完的,而且自帶循環模式。梔子花和鳳凰花一樣,代表著畢業季,被賦予了離別的色彩。

  白蘭

  有白蘭的庭院,風都是香的

  夏季香花也少不了白蘭啊。白蘭在盛夏開放,花期一直延到9月,香透了整個暑假。沁涼的竹席,午睡後的一支冰棍,還有巷子裏賣白蘭花串的奶奶,都是炎夏裏難忘的回憶。有白蘭的庭院,風都是香的。

  臘腸樹花 一樹燦爛的煙火

  臘腸樹花期在初夏,花瓣鮮黃耀眼,花枝成串地垂于枝葉間,像一個個金色的水晶吊燈。花期正盛時,滿樹金黃又像一樹燦爛的煙火。當花瓣隨風飄落,地上倣佛鋪上了一地的金幣。好一陣“黃金雨”。黃花落後,結出長長的褐色果莢,一條條懸吊著,乍一看,還真像廣州的特産臘腸,正挂在鋪面熱賣呢。

  臘腸樹讓我想起的一位小夥伴,姑娘長得很漂亮,卻因為出生時腦袋有點扁,被大人娶了個外號:“扁腦殼”。這麼隨性的外號就這麼伴隨她少年時期,長大了遠離家鄉,終于丟掉了這個外號。而如果花朵有知,臘腸樹花是否也會對這份隨性哭笑不得?

  明明長著很仙,卻有一個煙火氣的名字。臘腸樹之名一聽難忘,一見更難忘,在新滘中路、環市路、花城大道,正以它獨特的花姿成為花城一道美麗風景。

  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劉麗琴

(責任編輯:萬芷伊)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3291124558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