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這部歌劇閻維文“越演越上癮”,“紅色爆款”《長徵》首登羊城
來源: 廣州日報    時間: 2019-05-29 15:48

  作為“廣州藝術節 戲劇2019”的開幕演出,5月31日至6月2日,國家大劇院原創中國史詩歌劇《長徵》將首次造訪廣州,在廣州大劇院歌劇廳連演3場。該劇集結了以作曲家印青、編劇鄒靜之、導演田沁鑫、楊笑陽等眾多國內一線藝術家為代表的主創團隊,以及由閻維文、王宏偉等著名歌唱家組成的鼎盛陣容。

  這既是廣州大劇院與國家大劇院兩座在中國舞臺藝術領域具有較大影響力的藝術機構間一次可貴的藝術交流,也是“紅色經典”永不褪色的蓬勃生命力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的又一次輝煌綻放!為了讓更多市民感受此次藝術盛宴,這部成本高昂的演出將在廣州市政府的大力補貼下推出相對低廉的惠民票。

  這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藝術作品

  長徵,是中國共産黨領導中國工農紅軍完成的震驚世界、改變歷史的壯舉。長徵精神,更是中華民族百折不撓、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的集中體現。以長徵為題材的各類文藝作品百花齊放,僅影視劇和各類舞臺劇就逾百部。國家大劇院委約創作的史詩歌劇《長徵》是首次以歌劇這一最豐富的舞臺藝術形式,表現長徵這一影響中國革命進程的偉大事件。

  歌劇《長徵》根據紅軍長徵的真實歷史改編,通過氣勢恢宏又極具革命浪漫主義精神的音樂,兼具史詩感與當代審美的舞臺制作,以現實主義手法忠實再現了紅軍長徵的艱苦過程,歌頌了紅軍為信仰而奮鬥犧牲的崇高理想信念,並以此緬懷長徵這一人類歷史上的偉大奇跡。該劇于2016年7月1日世界首演後,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好評,被認為是一部“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藝術作品。

  女高音歌唱家、聲樂教育家郭淑珍表示:“這是一部非常有氣魄的歌劇。” 女高音歌唱家雷佳表示:“音樂特別的美,特別的動聽,並且,將歌劇性與紅軍長徵途中經過地的民間音樂進行了特別好的融合。”

  一流創作班底精心打磨,田沁鑫“為未來之希望不懈努力”

  史詩歌劇《長徵》的創作力邀國內一流班底。

  《長徵》的音樂由著名作曲家印青創作。印青表示:“此劇的音樂應該既是精英的又是大眾的,既要契合當代觀眾的審美需求,也要傳承某一種革命的、紅色的基因文化,而所有音樂技術手段都要服務于這個靈魂的體現。”

  印青以既有民族色彩,又符合當今觀眾審美的當代風格完成了全劇的音樂創作。他充分發揮其旋律創作之所長,通過美聲唱法與民族唱法的交融,以一首首精彩的唱段刻畫出一個個長徵戰士的鮮明性格。《三月桃花心中開》《我們終將得勝利》《寒夜中》等經典唱段更是廣為傳唱,成為中國歌劇創作和探索中兼具藝術品位與群眾基礎的成功范本。同時,《長徵》的音樂中加入了西藏弦子、貴州民歌等民間音樂表現紅軍長徵的進程,通過交響合唱等音樂形式表現紅軍長徵的史詩性。

  著名編劇鄒靜之通過一件件在長徵途中閃爍著偉大人性光芒的感人事件,成功塑造了不畏艱險、奮勇犧牲、為理想而戰的英雄人物群像,忠實再現了那段“苦難與輝煌”。他説:“為理想而生,為理想而死。今天,當我們面對先賢英烈,除了感動之外,還會想到些什麼嗎?”

  該劇由國家話劇院副院長、國家一級導演田沁鑫,解放軍文工團團長、國家一級編導楊笑陽聯合執導,既有紅色傳承,又有銳意創新,力圖向觀眾傳遞“行走的力量”,更喚起青年一代對理想信念的思考與追尋。田沁鑫表示:“排演《長徵》,是重溫理想,重建信念,為未來之希望不懈努力!”

  享譽國際的建築師馬岩松擔任舞美設計,資深服裝設計師宋立、資深燈光設計師胡耀輝、留法多媒體設計師胡天驥、金牌造型師陳敏正、國家一級錄音師王丹戎等行業領軍人物共同組成精英主創團隊,顯示出了紅色傳承和銳意創新的雙重力量。

  演出陣容鼎盛,閻維文“越演越上癮”

  歌劇《長徵》是國家大劇院迄今演出規模最大的原創歌劇,全劇共六幕,登場人物近30人,合唱逾百人。

  “歌劇《長徵》是一部越演越過癮、越演越上癮的好劇。”該劇主演閻維文如是説。此次亮相廣州大劇院的陣容中,首演原班人馬齊聚羊城,國家大劇院音樂藝術總監、國家大劇院管弦樂團首席指揮呂嘉執棒,我國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閻維文、王宏偉領銜擔綱,國家大劇院駐院男中音歌唱家王海濤、優秀青年女高音王喆、龔爽等全情加盟,組成民族唱法演出陣容,唱響這部代表民族精魂的藝術作品。

  國家大劇院駐院歌唱家王衝、劉嵩虎、李欣桐、關致京、金鄭建,國家大劇院合唱團男高音聲部長梁羽豐,優秀青年歌唱家王一鳳、李揚等實力唱將組成的美聲唱法演出陣容,實現了對中國歌劇藝術表現形式的多樣化探索。

  特別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演出的管弦樂演奏將由廣州交響樂團主場完成,廣州交響樂團創建于1957年,發展至今已成為中國目前最具藝術水準和藝術活力的大型交響樂團之一。

  廣州演出布景與國家大劇院演出規模保持一致

  歌劇《長徵》此次在廣州的演出布景與國家大劇院歌劇院演出規模保持一致。要在舞臺上表現兩萬五千裏長徵,並非一件易事:相關貨物需要從北京用16輛15米長的重型卡車,途徑2500公裏,運輸4天而來;全團人員逾230人,調度起來至少需要5輛大巴車;值得一提的是,《長徵》中還運用到了先進的多媒體技術,利用多達14臺投影,表達紅軍從瑞金出發到會寧會師的沿路地點,通過藝術與技術的結合展現紅軍的堅定信仰和“行走的力量”。超強過硬的制作水準,也成為了《長徵》自2016年在國家大劇院演出至今,始終一票難求的重要原因。

  廣州日報全媒體文字記者:張素芹

(責任編輯: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4557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