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禁止手機進課堂背後的科技與人
來源: 南方日報    時間: 2019-05-28 09:38

   “抬頭不看黑板,低頭只顧手機。”隨著智能手機在未成年群體中的廣泛普及,智能手機在校園裏的使用擾亂了正常的教學秩序,而學校的一些管理措施也受到學生、家長的質疑和挑戰。記者調查發現,手機的校園管理已成為中小學校普遍性難題。新華社記者謝櫻

  近年來,關于手機該不該進課堂的討論不時見諸媒體。日前,又有幾則報道將這個話題推向新的高度。首先是,江西省教育廳針對本省高校本科教學中存在的問題,出臺了加強高校本科教學管理的八項要求,其中一項明確“非教學需要,禁止學生帶手機、平板電腦一類與學習無關的東西進入課堂”,這意味著原本只是集中在中小學課堂該不該禁止手機的話題,“升格”到了大學課堂。另有一則視頻報道是,河南商丘一所中學某班級老師為了警示違規帶手機的學生,讓學生在教室裏把自己手機砸碎。

  圍繞江西省教育廳的規定,曾有媒體發起過網絡調查,結果顯示支持者與不支持者的數量大體持平。在反對者的一方,頗具代表性的一個觀點是:“手機被禁了,那大學生上網影響學習,是不是網也該禁了?那大學生談戀愛也影響學習,是不是戀愛也該禁了?”乍聽起來這個反駁很有“力量”,不過仔細琢磨一下,倒有偷換概念之嫌。從規定出臺的背景看,無論是中小學還是大學,禁止手機進課堂主要是因為手機分散了學生的注意力,而禁令的適用范圍也僅限于課堂,並不代表全面禁止使用手機。拿上網和談戀愛作類比的話,也應該是禁止在課堂上網、禁止在課堂談戀愛,而不意味著禁網、禁止談戀愛。倘若禁止在課堂上網、談戀愛可以理解的話,那麼同樣因為影響學習,禁止手機進課堂豈不在情理之中了?

  之所以要較一較真,是因為有時候一些人在討論新技術應用時,往往過度強調了今天人們對它們的依賴,而忽視了這種依賴的不利影響。以手機為例,其誕生的確給人們的交流和信息獲取帶來了極大方便,但是不是就像報道裏提到的——因為老師上課PPT太快,沒辦法記筆記,就一定需要用手機呢?恐怕不是吧。至少在手機普及之前很長一段時間裏,大家並沒有覺得有拍照記筆記的需求。更重要的是,課堂這種教學形式的存在和延續,本就不是以手機為前提的,即便是電化教育手段越來越豐富,但課堂教育主要是講解、聆聽以及問答互動,而與手機無關。

  由此,讓人想到了很多家長購置各種充滿科技力的學習機器輔助孩子學習。這種引入新科技的學習方式,優勢是圖文並茂、可以多次重復回看等。但是不是就提高了學習效率,還得打個問號。有神經學者研究指出,類似讀書或作業這樣的學習,原本是依靠大腦與書本信息互動交流産生思考的過程,技術輔助雖然提供了很多便利,卻在潛移默化中導致大腦思考能力的退化。這並非誇大其詞。如同現實中不少人忙著在旅遊景點拍照而忽視了遊覽和體驗,假使老師的課堂PPT總是分發給大家或可以拍照記下來,某種程度上也會降低一些學生的課堂吸收能力,至少會形成一種不需要專注的心理暗示。前幾年,電子書一度大行其道,甚至有人預言了紙質書會退出人們生活的舞臺,但如今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意識到,電子書並不能完全替代紙質書的閱讀效果和樂趣,這也反映了科技發展並不總是完美切合人的自身學習特點。

  從根本上説,禁止手機進課堂並非是要否定手機所帶來的積極作用,而是尊重人類學習自身規律的體現。至于如何在這件事上能夠得到學生的認可,同樣也要尊重不同年齡段學生的特點,至少動輒讓違規學生砸手機這種做法,並不見得會起到真正的引導效果。(子 長)

(責任編輯:張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4550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