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他們都是瘋子?!”——那些高臺跳水勇敢者們
來源: 新華網    時間: 2019-05-27 07:56

  新華社廣東肇慶5月26日電 “他們都是瘋子?!”——那些高臺跳水勇敢者們

  新華社記者周欣 王浩明

  站在27米高處,相當于10層樓的高度,往前看視野寬闊,環顧四周一覽眾山小,但是往下看:一池碧水,瞬間呼吸困難……

  然而從27米高處飛身而下,會是種什麼感覺?是淩空翱翔的雄鷹?落入凡間的精靈?還是冒險的瘋子?

  高臺跳水源于極限運動的懸崖跳水,但是,高臺跳水更注重空中動作的美感和難度,已被國際泳聯列為世界杯和世錦賽正式項目。2013年,高臺跳水正式成為巴塞羅那遊泳世錦賽比賽項目。起跳高度為女子20米,男子27米,選手需完成4周以上的翻騰動作,並在距水面10米左右開始準備入水動作,整套動作完成時間只有3秒。

  正在肇慶舉行的國際泳聯高臺跳水世界杯聚集了43位世界頂尖高手,他們都是勇敢者。

  薩烏丁:“我也加入了‘瘋子行列’”

  “高臺跳水?!那是瘋子才幹的事!”2014年首次俄羅斯喀山進行世界杯比賽,當時只有13個男子和9個女子運動員參賽,俄羅斯前“跳水沙皇”薩烏丁這樣評價高臺跳水,腦補一下他的誇張表情。

  2019年高臺跳水世界杯在中國肇慶舉行,有來自18個協會的43名選手參加,陣容明顯壯大。薩烏丁穿著印有“俄羅斯高臺跳水”字樣的短袖出現在賽場邊,對訓練中的運動員指指點點,並不時和粉絲合影。“他們依然是瘋子,只是我,加入了‘瘋子行列’。”他咧開嘴笑著説。

  有“跳水常青樹”之稱的薩烏丁為什麼要加入“瘋子一族”?“俄羅斯不乏跳水高人和好教練,但剛好高臺跳水缺教練,我就來試試吧。我也曾經在27米高處站過,但是我不想跳,那需要強壯的體魄和年輕。我做不到。”薩烏丁這樣解釋説。

  金格:巾幗不讓須眉

  世界杯賽場有兩位與薩烏丁同齡的選手,其中即將45歲的美國女將胡伯·金格,是15名參賽女運動員中最年長的一位。從20米高處飛身而下,入水時速高達85公裏的震撼衝擊力,人與自然融為一體的和諧感,都讓金格對高臺跳水情有獨鐘。

  與大多數高臺跳水選手一樣,金格年少時是跳水運動員。“我在大學期間結束了我的跳水競技生涯,但是我不想停止,所以選擇了高臺跳水。”

  如今在世界首家固定高臺跳水場地比賽,金格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很多運動都有危險,高臺跳水是有些危險,但其實我們很謹慎。我們都是從低處往高處一點點增加起跳高度。最重要的是選手的安全意識。如果可能的話,退役後我想推廣高臺跳水。”金格説。

  世界杯三連冠亨特:“其實我恐高”

  連續獲得2016、2017、2018年高臺跳水世界杯三連冠的英國名將加裏·亨特爆料自己“恐高”。“我不喜歡上高樓和高處,那讓我覺得恐怖。我站在陽臺上往下看,下面沒有水,我肯定嚇死了。但是如果下面有水池,我會覺得很自信——我對自己的跳水技術有信心,我是最好的運動員之一。只要下面有水,我就不會覺得害怕和緊張,只會放松和享受飛躍的那種感覺。”

  “高臺跳水是很恐怖的事情,不管是在哪裏,我們總是要考慮天氣、風速、水流、水浪和水底等諸多問題。但是在肇慶這一切都不用擔心,有了固定跳臺和泳池,我們只要專注自己的動作就可以了,有利于我們發揮出最高水平。”

  “我不是一個勇敢的人,高臺跳水對于我來説,最大的挑戰就是從精神上、生理上挑戰自己,挑戰並且戰勝自己的恐懼感。”亨特説。

  吉梅內斯:我是墨西哥獨苗

  34歲的吉梅內斯身材嬌小,左手戴著婚戒,右手背上文著七彩鳥。她在領先首日比賽後驕傲地説:“我是墨西哥唯一的高臺跳水女選手,真希望有更多女孩加入我的行列。”

  2014年,吉梅內斯從跳水改為高臺跳水。“我享受那種飛翔的感覺。高空跳水和其他運動不同,有很多冒險的感覺!當然,我必須戰勝恐懼,戰勝因為恐高而産生的顫抖和痙攣。我必須掌控自己的狀態,這是勇敢者的遊戲,是強者的遊戲。”吉梅內斯自信地説。

  吉梅內斯與賽事現場的英文主持、澳大利亞人喬伊是夫妻,兩人因高臺跳水而結緣,更是在比賽時如影隨形,羨煞旁人。

(責任編輯: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4544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