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這個千年前的奢華酒杯,藏著哪些不為人知的秘密?
來源: 新華網    時間: 2019-04-25 17:27

    新華社西安4月25日電(記者姜辰蓉)似牛似羊的纏絲瑪瑙鑲金酒器,穿越千年時光自唐朝而來,卻帶著濃鬱的異域氣息。盛産于西域的材質,常見于中西亞的器型,這件蘊含著絲路文化交融密碼的瑰寶,就是唐鑲金獸首瑪瑙杯。它出自哪裏?誰才是它的主人?什麼樣的美酒,才配得起身價不菲的它……重重迷霧不僅增添了它的神秘,更令許多學者追尋探究。

    唐鑲金獸首瑪瑙杯,1970年出土于陜西西安何家村,被列為我國禁止出境的珍貴文物之一。這是迄今所見唐代唯一的一件纏絲瑪瑙雕刻制品,角狀杯體由一整塊極為罕見的紅色纏絲瑪瑙雕琢而成,整個杯體高6.5厘米,長15.6厘米,口徑5.6厘米。瑪瑙杯的玉石材料是罕見的以紅色為主調,中間還有一層略呈紅潤乳白色夾心的纏絲瑪瑙。

    雕刻師匠心獨運,將瑪瑙粗端雕琢成杯口,細端雕琢成獸首。獸首雙眼圓睜,目視前方。兩只獸角粗壯有力,連接著杯身兩端,成為瑪瑙杯的把手。獸嘴部分用黃金制成金帽塞子,卸下金帽,杯中瓊漿即可自流泄出;獸的雙唇閉合,兩鼻鼓起,就連其唇上的毛孔、胡髭也刻畫得細微精確。金色的獸嘴與整體暗紅的瑪瑙形成反差,彌補了瑪瑙色澤偏暗的不足,巧妙的設計透露著強烈的藝術氣息。

    據陜西歷史博物館研究館員楊效俊介紹,獸首瑪瑙杯的材質“纏絲瑪瑙”,盛産于西域,即今玉門關以西的地區。從魏晉南北朝開始,西域的瑪瑙制品流入中國的中原地區,很受當時上流社會的歡迎。唐代是絲綢之路的鼎盛時期,西域瑪瑙器皿繼續以貢品等形式流入中國。與此同時,沿著絲綢之路的文化交流也更加頻繁。

    專家們認為,鑲金獸首瑪瑙杯的造型,與起源于古希臘的酒具“來通”相似,當時的人們相信“來通”酒杯是聖物,用它注酒可防止中毒,如果舉起“來通”將酒一飲而盡,則是向酒神致敬的表示。

    “‘來通’還曾廣泛流行于中亞、西亞地區。沿著絲綢之路‘來通’不斷東傳,不同的民族、地區還融入自己的文化,制造出形態各異的‘來通’。從獸首瑪瑙杯濃烈的異域風格看,它並不是一件中國的傳統器具。研究表明,它主要受到粟特係‘來通’的影響,與古希臘直立性不同,它整個器型比較平緩、柔和。”楊效俊説。

    瑪瑙杯究竟出自何處?目前還是眾説紛紜。有的説是來自西域的貢品;有的説瑪瑙材料為西域進貢而來,但雕刻出自唐代工匠之手,為模倣異域風格的傑作……

    瑪瑙杯的主人是誰?現在也未能有確切的説法。許多學者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有專家考證認為,這只鑲金獸首瑪瑙杯是邠王府中的財物,可能是在“安史之亂”時倉促埋下,而後來未能挖出,所以才保留到現代。有專家認為此杯屬唐代尚書租庸使劉震,劉震的居所在何家村所在的“興化坊”內。

    如此工藝精湛、身世傳奇的瑪瑙杯,應該盛取什麼樣的瓊漿玉液呢?有可能就是唐朝流行的“葡萄美酒”了。早在漢代,葡萄與葡萄酒就通過絲綢之路傳入中國。到了唐初,據《冊府元龜》記載,唐人平定高昌(今吐魯番)後,將高昌的馬乳葡萄及其釀酒法引入長安,唐太宗親自監制,倣西域釀出八種色澤的葡萄酒。

    不過,也有詩人認為,擁有“神仙顏值”的杯子,應該配更“酷”的飲品。明代學者黃省曾讚美瑪瑙杯:“仙人將桂闕,攜去飲流霞。”果然,神秘又美麗的瑪瑙杯,被仙人用來裝天上的流霞,才是最相宜的。

(責任編輯: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44154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