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醫院檢查室安上了攝像頭,患者隱私怎麼辦?
來源: 新華網    時間: 2019-02-21 19:34

  新華社深圳2月21日電 題:醫院檢查室安上了攝像頭,患者隱私怎麼辦?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白瑜

  深圳居民近日在香港大學深圳醫院急診科掀開衣服做心電圖檢查時發現,竟有一個亮燈的監控探頭正對病床,此事引發網民對就醫隱私保護的擔憂。醫院檢查區安裝監控攝像頭是否合理必要?攝像頭操控APP為什麼安裝在醫務人員個人手機上?如何保護好患者隱私避免攝像頭無序、過度使用?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對此展開調查。

  深圳一醫院檢查區裝攝像頭引患者質疑

  由于發燒、感到心悸,赫女士于春節後到位于深圳福田區的公立三甲醫院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就診,在急診科2號分流站做心電圖檢查。在掀起上衣檢查過程中,赫女士突然發現墻面上有藍點閃亮,仔細一看,是空調附近的監控攝像頭正在工作。赫女士説:“一個亮著藍色燈的攝像頭正對著我的床頭拍攝,而床簾是敞開的,拉上也沒法遮住攝像頭。”

  在心電圖檢查結束後,赫女士拍照取證,提出要求查看監控錄像並當面刪除其錄影片段。為避免其他患者影像被第三方看到,急診科護士予以拒絕。協商未果後赫女士報警,雙方約定次日在醫院一同查看該監控。然而當赫女士次日來到醫院時,卻被告知該監控視頻已經被刪除。“説刪除了,是否真的刪除了呢?為什麼要提前自行刪除監控視頻?這類攝像頭手機聯網就可以查看,還有多少患者被拍攝呢?”赫女士表示質疑和擔憂。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在接受“中國網事”記者採訪時介紹,該院急診科攝像頭自2014年起安裝,2018年原有攝像頭毀壞後重新購置並改動安裝位置,並在科室的一位護士組長及某護士的手機上安裝了管理、操控攝像頭的APP,從攝像頭安裝、重購、改動位置到使用個人手機APP管理,急診科均沒有向醫院備案。

  香港大學深圳醫院紀律聆訊委員會18日成立專門調查小組,對涉事科室和員工進行調查,認為某護士改變新裝攝像頭的安裝位置和數量,且並未上報科室主管及醫院相關管理部門,病人投訴後未經允許自行刪除了所有的監控視頻,以上做法均不妥當,醫院對該護士給予書面警告處分;急診科在急診分流站自行安裝的攝像頭,沒有向醫院備案,醫院對此也存在失察的責任;對于安防監控、醫用視頻監控兩類監控的使用和管理,醫院有嚴格制度規范,目的在于保護患者隱私,醫院將從此次事件中吸取教訓,加強制度的落實和執行。

  如何保護患者隱私?

  深圳市衛生監督局局長蔡本輝表示,在檢查區安裝監控攝像裝置且未告知患者的做法不太合適。目前公安機關已介入調查,公安機關公布調查結果之後,如果存在信息泄露情況,造成患者損害的,衛生監督部門將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對醫院及相關責任人進行處理。

  我國法律有明確條款規定保護公民個人的基本人格權利,包括隱私權等。對于患者在醫院就診中的隱私權這一具體問題而言,《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十二條、《執業醫師法》第二十二條均有明確規定。《深圳經濟特區醫療條例》七十四條規定,醫療機構泄露患者個人資料或者隱私的,由衛生行政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二萬元罰款;對負有直接責任的衛生技術人員,責令暫停執業六個月;對負有直接責任的非衛生技術人員處五千元罰款。

  廣東茂亨律師事務所律師周誠禎認為,侵犯患者隱私屬于民事侵權范疇,患者可以提起民事訴訟,要求停止侵權行為,賠償損失或者賠禮道歉。醫院應該提供攝像頭監控信息保管流程和內部條例,以證明對監控信息已進行妥善保管,不會輕易被第三方獲得。

  中山大學法學院民商法研究所教授于海涌認為,攝像頭的使用,不能超出合理限度,例如在機場、車站,為了維護公共安全,就是合理的和必要的。但在醫院進行身體檢查的過程中,如患者的某些隱私部位需要向醫生暴露,而醫院在患者不知情的情況下,通過攝像頭秘密提取監控信息,這就超過了合理限度,已經構成侵權。醫院應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對于攝像頭的使用,不能處于無序狀態,應該既符合公共利益的需要,也兼顧公民個人隱私權保護。”

  如何避免患者隱私權淪為“沉睡的權利”?

  雖然已經有上述許多法律法規的具體規定,但在實際醫療活動中,對患者隱私權缺乏足夠重視的情況並不少見,侵權程度各有不同。在患者進行婦科檢查過程中,無關人員推門而入的情況屢見不鮮。廣東清遠一名醫護人員在某款短視頻軟件上使用直播功能,發布了不適合對外公開的醫療視頻,其中包括直播女病人做B超檢查等。

  網友表示,在類似事件中,以下常見原因導致維權不易:信息是否泄露,常遭遇取證困難;如何證明侵權行為造成了精神損害,常存在鑒定困難;患者個人需要花時間和精力對醫院提起民事訴訟,程序復雜等。

  專家建議,首先攝像頭的使用應該處于合理限度內,對公共場所使用攝像頭的合理范圍和必要性限度出臺具體的法律規定,做到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拍,建構患者隱私保護安全圍欄。

  社區醫院內科就診的患者武峰表示,理解醫務人員繁重的工作壓力,但除了治病救人是醫務人員的本職工作之外,對病人的隱私保護也是醫務人員的義務。廣州居民羅女士認為,許多患者習慣了就診時有他人在場,這種習慣本身就是意識缺失,全社會應該更加重視個人的隱私權保護。

  網友表示,患者隱私權不應該止步于對錯之辯,更需要反思社會隱私保護觀念,思考如何加強制度落實,切實保障患者權益。

(責任編輯:王佳)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91124146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