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醫養結合”新模式能否成為養老路上“指明燈”?
來源: 中國網    時間: 2019-02-15 08:50

  新年伊始,養老金上調再次受到關注。

  目前,一些地方的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已經率先上漲。有兩類人有望獲益更多。

  按照人社部和財政部去年下發的意見,地方根據當地實際提高基礎養老金標準,對65歲及以上城鄉老年居民予以適當傾斜;對長期繳費、超過最低繳費年限的,應適當加發年限基礎養老金。

  也就是説,65歲及以上城鄉老年居民,還有繳費年限超過15年的人,他們的基礎養老金有望多漲一點。

  此外,今年很多省市的兩會上,代表委員都關注到了“醫養結合”這一新型養老模式。在老齡化壓力與日俱增的今天,養老成為了一個“經久不衰”的話題,中國網政協頻道(《議庫》APP平臺)此前也曾多次關注養老話題。

  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成焦點

  什麼是基礎養老金?

  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待遇由基礎養老金和個人賬戶養老金構成,其中,中央確定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地方人民政府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適當提高基礎養老金標準。

  目前,城鄉居民養老保險參保人數已經超過5億人,領取待遇的人數超過1.5億人,隨著2019年多地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的上調,一大波城鄉居民將會受益。

  據媒體報道,在全國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方面,河南決定從2019年1月1日起從每月98增加到103元;廣東全省從2019年全省城鄉居民基礎養老金從每月148提高到170元;寧夏明確規定從2019年起將連續三年每年調增基礎養老金5元。

  至于兩類受益人群,青海從2019年1月1日起,對65周歲及以上參保人員每人每月增加5元基礎養老金;對繳費年限超過15年的,繳費年限每增加1年,月加發基礎養老金10元。

  山西也明確,對全省65歲及以上參保城鄉老年居民增發基礎養老金,最低標準為每人每月5元;累計繳費滿15年的,每多繳費一年,月加發年限基礎養老金1元。

  江西也要求,2019年起,對65周歲(含65周歲)至79周歲的參保居民,每人每月加發不低于3元的基礎養老金;80周歲以上(含80周歲)加發不低于6元的基礎養老金;對繳費年限超過15年的,在規定基礎養老金的基礎上,每多繳一年,在領取待遇時,每月增發基礎養老金2%。

  “醫養結合”新型養老模式被強力呼喚

  但是,基礎養老金只能從最低限度保障老年人的生活,老齡化加劇的中國需要徹底改變現有的養老模式。

  讓我們先來看一組數據,由北京協和醫學院和中國老年保健協會最近發布的一份報告稱,從2025年到2050年,中國80歲或以上的人口數量會迅速增長。與老年公民相關的醫療保健、養老金和其他領域的支出將從2015年的佔國內生産總值的7.33%升至2050年的26.24%。

  老年群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增長,中國傳統的養老模式已經在“超負荷運轉”。這種情況下,探索“醫養結合”新型養老模式成為必然。

  《工人日報》舉了這樣一個例子。一位重慶市政協委員的父親因肺癌晚期住進了醫院,母親也因身體原因一直住在醫院。期間,因為他們四兄妹都要上班,難以長時間在醫院照顧老人,只得給老人請護工幫忙照看,一共請了4名護理。

  “一個護工一天是兩百元,一個月單護理費就是兩萬多元。”該委員坦言,好在他們是四兄妹,並且經濟條件都還算過得去,若是一般的家庭可能根本負擔不起這筆開銷。

  在記者的走訪中,不少人直言,老人依賴醫院養老,苦了三代人。首先,老人本就不願意長時間待在醫院;其次,兒女要到照顧或者花錢請人照顧,並且護理費醫保不能報銷,給兒女增加了經濟負擔;再者,顧此失彼,孫子孫女輩面臨無人照顧和難得見面的窘境。

  這位重慶政協委員表示,目前重慶的養老模式給老人、後輩和社會都增加了負擔,這種現狀亟待改變。

  另外一位重慶政協委員王平發現:重慶目前的養老模式主要有家庭養老、社區養老、機構養老三種形式,從實際運行情況來看,面臨人口老齡化與家庭結構轉變,“兩位年輕人+四位父母+八位祖父母”成為典型家庭結構;對失能老年人存在專業醫療護理不足的問題;醫保與養老體係保障不充分等問題。在此背景下,就需要探索建立對老年人的長效護理機制,保證老人老有所養。

  重慶的難題也是全國大部分地方需要面對的難題。

  而關于“醫養結合”模式的前景,王平認為,這個行業的市場規模極有可能突破萬億元。

  但“醫養結合”並非一把萬能鑰匙。全國政協委員張廣東通過調研發現,目前“醫養結合”事業中還存在“三大難”, 即醫療養老融合難、醫養結合籌資難、人才隊伍建設難,急需通過深化改革加以解決。

  如何改革呢?

  張廣東建議,加強組織領導,實行“一站式”審批,探索多元化投入模式。制定出臺針對性扶持政策,對“醫養結合”機構從資質審定、市場準入、土地供應、建設運營、床位補助、保險補助和相關稅費減免等方面提供更加細致、更加優惠的政策支持;統一公辦、民營醫養機構運行補貼標準,建立床位補貼和運營補貼自然增長機制,探索公建民營、民建公助、合作經營等社會化運營模式,加大政府購買服務力度,支持引導社會資本參與“醫養結合”機構建設運營,以及扶持醫療機構轉型升級。

  另外,張廣東還建議,整合信息服務平臺。將已有的居家養老服務體係平臺、區域衛生計生信息平臺、老齡人口信息平臺、殘疾人個性化服務信息平臺、社區公共服務綜合信息雲平臺等進行整合,完善“醫養結合”服務對象信息數據庫,完善老年人健康電子檔案。充分利用互聯網優勢,提供方便快捷的醫養服務,推行電子病歷和網上遠程問診,實現“醫養結合”信息共享、服務互通。

  在這個方面,上海的“鄰裏匯”是一個可供參考的例子。

  徐匯區斜土街道江南新村的“鄰裏匯”,有1200多平方的服務面積,一樓主要設置了生活服務與醫療健康服務,包括健康管理驛站、聊天吧、老年助餐點、社區衛生站等。二樓主打老服務與休閒活動,在這裏老年人可以享受長者照護、日托照料、老年助浴、康復健身等服務。三樓功能定位為公共托育與共樂天地,為居民提供幼托、晚托、親子服務,節假日可以開展各種種植體驗、烘焙培訓、親子活動等。四樓有會議室以及陽光休閒區,各種居民組織可以議事。

  簡而言之,這裏匯集了養老、康復、助餐、助浴和社區生活服務等功能,是一個滿足多元需求的社區服務載體。

  上海市政協委員許建民建議,以“鄰裏匯”為抓手,推進“在社區照顧”的居家養老服務模式,為社區老人提供服務、發揮功能等;以“鄰裏匯”為媒介,構建“由社區照顧”的居家養老服務網絡,通過網絡提供服務、建立人性化服務與信任;以“鄰裏匯”為基地,建立“對社區照顧”的養老服務支持體係,通過政府部門建立公共服務與專業服務等部門。

  事實上,醫養結合的本質就是深度融合,主體包括醫療主管部門、醫療機構、養老機構、社區、家庭,乃至每一個人,需要全社會的廣泛參與。

  資料來源:中國網、新華社、中國新聞網、工人日報、中國青年網等

  轉載請注明出處:中國網政協頻道(《議庫》APP平臺)

(責任編輯:彭森)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211241170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