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我們的四十年》用“電視”揭開塵封記憶
來源: 北京晨報    時間: 2018-12-06 11:19

  近段時間,熒屏上涌現出從各種視角致敬改革開放四十年的作品,正在江蘇衛視熱播的《我們的四十年》也是其中之一。該劇獨辟蹊徑地從小小的電視機為切口,敘述了幼年受到電視機影響的馮都(金世佳飾)如何成長為一名成功的電視人的故事。四十年的時間,小處描寫的是三個發小的成長,大處折射的是時代的變革。

  “電視”效應大于其他文化符號

  對于緣何會以電視為切入點,編劇庸人接受採訪時表示,“第一,電視對我們社會的影響非常大;第二,當時我想通過作品記錄中國改革開放全過程,野心很大,然而創作不能雲裏霧裏,一定要落到實處,落到能和人們生活息息相關的東西上。當時也想過自行車、汽車、收音機、電話等等,最後在所有的文化符號中,只有電視是貫穿的。“該劇講述了從小將電視作為唯一娛樂的馮都、西城、肖戰、伊春抓住機遇,跟隨改革開放的腳步,走上了各自的創業之路。立志成為電視裏的人的馮都,以用廢舊零件攢電視開始,到借改革東風賣電視,最後毅然投身電視行業。經歷生活坎坷的西城(柴碧雲飾),則描繪了獨立女性新形象。肖戰則以創造國人自己的電視技術為己任,完成了從普通人到大學生到核心技術人員的實質變化。而一心想要成為演員的伊春,也默默付出著自己的努力。

  改革開放的環境給予了以馮都為代表的新一代青年人追風逐浪的可能,從調皮孩子到不斷謀求事業的青年人,電視機的變化和電視行業的發展不僅是他們成長中的媒介,更是一代人生活的見證者。身為電視人,導演王梓對行業四十年的發展感觸頗深,“第一個十年是一個積蓄能量的時期,很多東西都在準備階段,包括觀念與物質。80年代中後期港臺電視劇風靡,這其實是一個學習的時期。到了90年代,就已經出現了一些代表性的作品,量級上面比較少,但是國內影視行業已經趕上這趟快車了。到了2000年,就是電視的天下,這個階段對于電視人來説是一個黃金期,變化是飛快,回看每一年都有巨大的變化。”

  春晚等“記憶符號”引發回憶殺

  劇中有一段情節是,武堅強(劉亞津飾)所工作的電視臺正在籌備一場全國性大型春節聯歡晚會……而這臺晚會就是1983年的春晚。這段足以引發觀眾共鳴的“植入”引發了一大撥回憶殺。“之所以復原春晚籌備全過程,是因為這是一個時代記憶,首先美術部門下的功夫比較多,他們通過視頻資料反復分析,一比一還原當年的舞臺場景以及各種設備。等待他們的難題不光是舞臺場景,還有對于燈具的還原。與現在通過電腦控制燈光不同,當時切換燈光顏色只能通過人工手搖操作,為了效果的真實性,劇組反復嘗試,最終達到了滿意的效果。”王梓介紹説。談到春晚印記,作為80後的王梓説:“記得八九十年代春晚就是大年三十全家歡聚的必備節目,作為一個以電視為主題的年代劇,春晚是跳不過去的主題。”

  作為一部主打懷舊的電視劇,類似“1983年春晚”這樣的記憶符號必不可少,此外還有“用電視機票買電視”、“兩岸尋親”、“下海潮”等,不僅讓在那個年代成長起來的觀眾倍感親切,更引發了年輕觀眾的好奇與討論。對于這些呈現,王梓表示,“希望觀眾在看的過程中停下來想一想,這麼多年下來了在成長的過程中,好的不好的,前半生有沒有一些值得回憶的東西,接下來想想後半生可以怎麼好好地過。”

  北京晨報記者 馮遐

(責任編輯:張 雯)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611238154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