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重陽將至,如何更好地善待老人? 走近社區嵌入式養老的老人
來源: 金羊網    時間: 2018-10-15 11:42

  官洲街道義工貼心為老人家按摩

  重陽將至,如何更好地善待老人?本期文化大篷車主題是“尊老愛老”

  文化大篷車社區行繼續前行。從2014年第一屆開始,大篷車已順利開進上百個社區,聚焦社區熱點,服務眾多街坊。大篷車所到之處,散播了一路的溫暖與愛心。

  2018“共建共享·和諧廣東”文化大篷車社區行暨第七屆廣東十大文明和諧社區示范活動,由羊城晚報報業集團發起,由廣東省精神文明建設委員會辦公室、廣東省文化廳、共青團廣東省委員會、廣東省婦女聯合會、廣州市民政局、廣州市社會組織聯合會共同指導,廣東省物業管理行業協會、廣州市社會工作協會、廣州市義務工作者聯合會、廣州市羊城公益文化傳播中心聯合主辦,並得到天天洗衣、九元航空、大都會人壽廣東分公司、廣東石灣酒廠集團有限公司的公益支持。

  A 活動現場

  10月13日,“共建共享·和諧廣東”文化大篷車社區行走進廣州市海珠區官洲街道與雲浮市新興縣翔順社區。重陽節即將到來,此次文化大篷車的主題皆與“尊老愛老”有關。

  輕歌曼舞愉悅長者

  在官洲街道北山村禮堂,隨著《邊疆的泉水清又純》的旋律緩緩響起,來自北山小學的15名小演員彈起梳琴。梳琴是一種狀似梳子、音似鋼琴的新型微型樂器。只見小朋友們先是輕輕地晃動著搖鈴,然後彈撥梳琴,其中還夾雜著手鼓的低響……臺下的老人和義工們也集體合唱起來:“邊疆的泉水清又純,邊疆的歌兒暖人心……”

  拍打韻律《夜空中最亮的星》是另一個特色節目,其是由十名官洲街康園工療站的殘疾人學員和穗華職業中學的學生共同出演的。表演者隨著歌聲,緩緩舞動雙手,動作整齊劃一。現場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這些動作都是康園工療站的老師教的,他們排練了兩三個禮拜。”

  義工殷勤獻“敬老禮”

  前臺精彩節目正在上演,禮堂後面的茶案上也同樣是一片忙碌的光景。來自廣州市海珠行家茶道研究會的會友們正在為“敬老禮”做準備。現場的每一位老人面前都有兩個青瓷茶杯,包括一個細長的聞香杯和一個寬淺的品茗杯。據心樂園理事長李嵐介紹,這次活動的茶水主要包括三奇茶、東方美人茶和普洱散茶,每道茶會泡一道兩次。活動的過程中,身穿漢服的義工們會不停將茶水分給現場的老人們。

  在分好最後一道普洱散茶後,李嵐上臺帶領臺下的義工們一起為老人獻“敬老禮”。他們為老人們做起按摩,先是按頭,再是捶背,最後捏腿……在按摩的過程中,老人和義工開心地聊起了家常。

  在雲浮市新興縣翔順花園二區,晚會節目則以敬老祝壽情景劇等為主。13個節目均由社區居民自編自演。活動現場還邀請了全縣共計53名65歲以上長者到場,以表達敬老的主旨。

  B 關注話題:社區養老

  重陽節即將到來,如何更好地善待老人?或許是你我乃至整個社會應思考的問題。有社區舉辦敬茶禮,用茶寄托愛心;也有社區嘗試日間托老服務,解決老人最迫切的難題……

  在廣州中山七路的社區嵌入式養老機構孝慈軒,89歲高齡的蘇興泉每天都要在單人房裏打開筆記本電腦,上網炒股。在他手邊是最新款的小米手機。“我還會用微信,這樣才不癡呆嘛”。

  像蘇興泉這樣的老人,在孝慈軒裏還有很多。他們不願意住在兒女家中,更喜歡設在家旁邊的養老院,既方便子女探視,又可與同輩人交流娛樂,更加稱心。

  新模式

  老人離家“一碗湯的距離”

  養老一直是熱點民生話題。2017年國務院印發的《“十三五”國家老齡事業發展和養老體係建設規劃》(國發〔2017〕13號)提出,到2020年,居家為基礎、社區為依托、機構為補充、醫養相結合的養老服務體係更加健全。

  位于中山七路王家園上街17號第4棟的孝慈軒養老服務中心主打“社區嵌入式”養老模式。這裏地處社區街道內部,共有三棟樓。1號樓主要為服務接待大廳及辦公用途;2號樓作為長者活動區及康復區;3號樓為長者居住樓層,共有6層,設置128張床位,有單人間、雙人間、四人間戶型可選,分介護區與自理區,且每樓層均設置護理站。

  門口張貼的收費表顯示,這裏的收費標準從四人間到豪華單人套間一年14999到49999不等,一次性繳費越多也越優惠,但每月還需繳納額外的床位費、飲食費等等。在孝慈軒,屋內所有墻壁都被粉刷成溫暖的鵝黃色,營造如家般的溫暖環境。記者到達時正值午休結束,老人們陸陸續續從房間出來,來到公共區域津津有味地看著電視劇。

  據了解,孝慈軒的老人們除能得到專業人員照顧外,還能認識附近的同齡人;更因地理位置深入社區,子女們前來照看也極其方便。孝慈軒社工主管黃佩琦説:“老人離原先自己的家不過‘一碗湯的距離’,子女從家中給老人送去一碗湯,到達時還熱氣騰騰,有‘鑊氣’。”

  新觀念

  將養老院視作第二個家

  比蘇興泉老人遲一點,87歲的霍齊老太是去年5月來到孝慈軒的。在此之前,她一直一個人住在兩室一廳的房子裏。霍齊的小兒子龐先生告訴記者:“她一個人吃飯,到了秋冬水很涼的,還要去菜市場買菜,回來做飯洗碗。天天做,又吃不了多少,還要碰那些涼水,我們實在是心疼。”

  于是孩子們和霍老太太商量之後,最終選擇了離家近、設備服務也齊全的孝慈軒。龐先生説:“現在她天天都有人照顧,也不用自己搞衛生做飯了。我們也不用再擔心了。”在孝慈軒,霍齊還交了幾個好朋友,她每天上午都和李姨、杜姨玩天九牌。

  不過,當初全家人勸老太太來養老院也頗費周章。受傳統觀念影響,老人去老人院似乎是被兒女拋棄,才不得已作出的選擇。龐先生給媽媽做了不少工作。經過3個月後的思想鬥爭,霍老太終于咬牙搬進了新家孝慈軒。

  龐先生告訴記者:“現在社會越來越接受社區養老,相比把老人獨自放在家中,讓人放心多了。只要經濟允許,並且全家人能轉變觀念,社區養老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遇瓶頸

  高收費讓老人望而卻步

  除了這種社區嵌入式養老外,不少社區機構也開展專門的日間托老服務,即子女上班時將老人寄放在機構,下班時再將老人接回家中。

  六榕街長者綜合服務中心就開展了日間托老服務。據六榕街長者綜合服務中心主任關娜妹介紹,該服務收費標準為每名老人一天35元,涵蓋午餐費,如此低廉的價格意味著機構難以在此項服務上獲利。縱使價格低廉,但從2017年開業至今,只有4名長者報名該項服務。

  “真正知道這裏的長者並不多,像報名的老人家全是中心活動的熟客,才知道中心還有日間托老服務。”關娜妹還告訴記者,很多老人的觀念裏認為日間托老過于花錢,寧願自己待在家裏,也不想多花子女的錢。

  以孝慈軒為例,社區養老高額收費讓許多收入有限的老人望而卻步。

  據孝慈軒的托養入住收費表顯示,入住該養老中心的老人需要在入住前一次性支付設施使用費,入住後還要根據護理等級以及房間類型的不同按月支付不同的護理費、床位費以及其他費用。其中,最普通的四人間設施費入住一年需要14999元,每月的床位費則是1689元。而上述霍齊老太太所住的豪華單人套間,入住一年的設施費為49999元,每月的床位費則是5369元。

  收費如此之高,孝慈軒也有苦衷。黃佩琦表示:“場地的租金一個月高達十幾萬元,家具也是特制的,前期投入成本同樣巨大。孝慈軒的收費,在同類型養老院裏僅在中上水平。”

  文/圖 記者 宋昀瀟 周哲 謝暢

(責任編輯:李俊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681123559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