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
美食達人黃耀輝:一把風筒“烤”美味
來源: 廣州日報    時間: 2018-08-24 09:48

  黃耀輝和招牌紅色風筒。

  黃耀輝

  風筒燒出的掌中寶

  在廣州的燒烤江湖中,“風筒輝”絕對是不可不提的一個名字。

  “風筒輝”本名黃耀輝,地道的廣州人,他原本是普通的街邊小商販,只因12年前突發奇想,在燒烤過程中採用電風筒助燃木炭而意外走紅,成了街坊口中的“風筒輝”。

  近日,因一部美食紀錄片《人生一串》的播出,黃耀輝及他的招牌電風筒引發了全國范圍內吃貨群體的熱議,讓他的店裏多了不少新客人。雖然開心,但50多歲的黃耀輝日子並沒有改變。

  黃耀輝在廣州從事燒烤生意有22年,從當年血氣方剛的愣頭青熬成了如今豁達開朗的“五旬老漢”,從街邊“走鬼”變成入室經營的燒烤店老板,過去十年他的經營場所一直在變,不變的卻是城中吃貨粉絲執著的追隨及他對食物品質的一貫追求。

  22年前

  一把風筒“闖江湖”

  如今店裏多了幫手,他不用再像以前那樣每晚舉著風筒奮戰在燒烤第一線,但依然親自採購,每日工作超過十個小時。

  這樣的日子,他堅持了22年。

  一塊空地,一部推車,一個簡易的鐵皮爐,1996年,黃耀輝就這麼開始了自己的燒烤生涯。

  之前,他賣過水果、賣過菜、在賓館廚房和燒臘店打過下手,很早就對做飲食有興趣。黃耀輝説自己做事很隨性,有興趣就去做,累了就給自己放假,但賺的都是辛苦錢。當他1996年開始在家附近街邊賣燒烤後,絡繹不絕的食客讓他堅定了做下去的信念。“當時在路邊擺攤,環境不好,但每晚都有好多年輕人捧場,有時候人太多,排隊等一個小時才能吃上也是常事。”

  那時黃耀輝做燒烤還是用傳統的燒烤扇,每晚熱火朝天、大汗淋漓,但他樂在其中。隨後由于場地原因,他又換了好幾處,直到2006年經朋友介紹到了東濠涌附近,與一家發廊合作,在發廊後面的空地做燒烤。

  正是在那時,他發現了吹風筒這個“寶貝”,“當時見到發廊風筒風力強勁,就突發奇想,不如用這個來代替扇子助燃木炭”。

  這個無心的舉措奠定了黃耀輝的“江湖地位”,街坊們帶著好奇心聞風而至,都想品嘗一下用風筒“烤”出來的食物有多美味,這在當時的廣州乃至全國都是首創,黃耀輝一下子打響了名號,食客開始管他的燒烤叫“發廊燒烤”。

  在黃耀輝看來,電風筒風力強勁,操作省力,可以自如控制木炭的火候,這讓他嘗到了甜頭,風筒也成了他不可或缺的“戰友”。由于每晚高強度運作,風筒損耗特別快,基本上半個月就換一個,黃耀輝開始定期去陶街電器城“批發”電風筒,這麼多年他一直用的是同一個牌子的風筒,價格並不算貴,對他來説卻得心應手。無論是炎熱酷暑,還是寒風冬夜,黃耀輝手舉風筒穿梭在煙霧中烹飪食物的形象深入人心,“風筒輝”的雅號不脛而走。

  隨性烤

  從烤茄子到芒果、榴蓮

  除了“傳奇”的風筒,黃耀輝真正讓食客稱道的是食物本身的品質。黃耀輝不會為了省錢在食材上偷工減料,自始至終他有自己的堅持,食材一定要夠好夠鮮,醬料和油一定用正規品牌貨,成本居高不下。他的出品價格並不算“親民”,但他的堅持恰恰是食客們所看重的。

  為了買到新鮮優質的海鮮類産品,黃耀輝常常是結束淩晨的燒烤後就直奔黃沙海鮮市場,每天採購都親力親為,光是在市場裏挑選食材就花費近兩小時;海鮮肉類買回來後清洗、分揀又耗費數個小時,一輪忙下來基本就到晚上。他在附近租了一間小宿舍,簡單吃快餐後就又回到店裏招呼客人,“我忙起來經常是兩三天都沒時間回家,中間休息回宿舍倒頭就睡”。

  口感鮮嫩的原只燒生蠔,外酥裏嫩的燒大腸,分量飽滿的有膏魷魚,甜而不膩的燒排骨,菜單上不會出現的“隱秘菜式”……這些都是多年來黃耀輝摸索出的“粵式燒烤”特色。“風筒+美食”的好口碑虜獲了無數吃貨的心。但他卻謙虛地表示,自己最初並不懂得做燒烤,食物能有今天的口味都是食客們教的,“當年的客人們都是我的師傅,他們在其他地方嘗到什麼好吃的口味,都會來建議我試一下,我也會根據他們的意見改進,慢慢地才有了現在的燒烤口味,總體來説偏甜一些,盡可能保留食物原有的味道”。

  烤茄子備受食客喜愛,黃耀輝透露,自己是廣州第一批烤茄子的人,“1995年我有個朋友在佛山做燒烤,他第一個把茄子拿去烤,味道不錯,後來我也跟著學,這個菜式成了店裏的招牌之一。我應該算是第一個烤茄子的廣州人。”黃耀輝笑著説。

  隨性的他不時推出烤水果係列,橙子、芒果、榴蓮、香蕉他都烤過,“不按套路出牌”成了他的標簽,多年來總會給食客帶來驚喜。

  老友記

  二十年不換手機號

  二十載做燒烤,最讓黃耀輝欣慰的是收獲了一班如朋友一樣的食客。由于場地和租金原因,他先後換過十幾處經營場所,但無論他搬去哪裏,忠實的“粉絲”們都會一路追隨。每周光顧他兩次以上的食客大有人在;甚至有從學生時代開始吃黃耀輝燒烤的顧客,結婚生子後還經常帶著全家來光顧老友記,這種陪伴讓黃耀輝很感動。

  從1996年開始做燒烤,黃耀輝的手機號碼就一直沒更改過,為的就是不與這班“老友”們失去聯係,無論歲月如何變遷,大家的生活發生了哪些變化,只要想吃燒烤了,一個電話總能找回熟悉的“風筒輝”。

  一年前,黃耀輝選中了如今的場地,與一家老字號酒家合作,顧客們下單後可以在幹凈明亮的大廳裏聊天等候,免去了以往蹲坐街邊的諸多不便,燒烤則在廚房裏。每當晚上回到店裏,總有食客邀他喝上一杯啤酒敘舊,忙碌一天的他總會笑臉相迎。

  物價、租金、人工,黃耀輝的經營成本比以前多了很多,再也不像年輕擺攤時,可以賺多少花多少,但他覺得這一切都是值得的。“一方面響應環保號召,升級燒烤設備,改善經營環境,另一方面也是為了給顧客更舒適的用餐體驗,以前在街邊,刮風下雨躲都來不及躲。”

  對黃耀輝來説,無論生意如何做大,無非就是“打工揾食”,他從不把自己當老板,“哪有老板天天吃快餐,每天忙得顧不上回家的,我就是打份工而已。”因此,這位老板對夥計也很寬容,白天大家可以忙其他工作,晚上準時回來上班就可以了。

  大叔五十 做這一行很開心

  濃眉大眼的黃耀輝如今到了知天命之年,從少不更事的熱血青年蛻變成隨遇而安的豁達大叔,他感慨,人生很多事都是注定的,就像他做燒烤,遇到讓自己出名的風筒,受到街坊肯定。他也是因為做燒烤,認識了妻子。

  “我年輕時不生性,賣完燒烤常跟朋友去酒樓喝酒,當時我老婆在酒樓上班,常常因為我們喝酒耽誤了她打烊下班,對我有一些怨言,我們就是這麼認識的,一來二去就成了歡喜冤家。”

  多年來,妻子對黃耀輝默默支持,成家有了女兒後,黃耀輝慢慢地有了擔當,改掉了很多年輕時的壞習慣,他開始愛惜自己的身體,對人生很多挫折都能一笑而過。

  如今名聲在外,有讚美也夾雜著批評,黃耀輝深知眾口難調,反而心平氣和看待網友們的評論。很多網友抱怨上菜時間太久,他也表示無奈,“食材都是新鮮生烤,不是簡單地拿熟的加熱,爐子就那麼大,客人又多,時間上肯定會久一些,所以一般建議顧客們下單時先想好,把想吃的一口氣都點了。現在換一個環境也是讓大家等的時候坐得舒適,需要大家的理解”。

  更多時候,顧客們對黃耀輝還是肯定的。“風筒輝”儼然是廣州美食文化的招牌之一,也逐漸被外地食客所認可,隔三差五地,黃耀輝還會被邀請為一些“私夥局”掌廚,無論是本土的企業聚餐,還是年輕人的美食派對,只要黃耀輝有時間,他都願意出席,不僅用風筒為大家帶去“私人訂制”的美味,且總能跟大家打成一片。對于黃耀輝來説,自己所做的一切能得到認同,就是最值得的,“做燒烤這一行真的很開心,我會一直堅持下去”。

  年歲漸長,黃耀輝的頭發開始疏松,牙齒開始掉了,但他依然幹勁十足,不修邊幅,他走到哪都背著標志性的斜挎包,見到顧客也都是那副燦爛的笑容。他笑言因為做燒烤,讓他一直接觸到年輕人,雖然五十歲心態依然像二十歲的年輕小夥。每到華燈初上,吃貨們出門覓食時,黃耀輝和他的夥計們都會做好準備,用“風筒美食”為廣州的夜生活增添一抹亮色。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蔡淩躍 羅嘉妮

(責任編輯:魏曉航)
010070260010000000000000011111581123319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