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網
漳州玩具業:左手“做嫁衣” 右手“創品牌”-新華網
受益于閩粵合作、廣東産業轉移等原因,近年來,漳州市逐步形成以詔安縣為核心區域的特色嬰童玩具用品産業集群。以前,漳州的嬰童玩具用品多為出口,基本沒有涉足內銷,一直存在勞動密集程度高、附加值低和品牌缺乏等軟肋。
首頁 政情 産經 金融 房産 健康 臺灣 旅遊 訪談 視頻 無人機 VR
頭條視點原創政情輿情視頻

漳州玩具業:左手“做嫁衣” 右手“創品牌”

2019-07-15 11:20:54 來源: 福建日報

天達光電公司裏,員工正在分解玩具。

  受益于閩粵合作、廣東産業轉移等原因,近年來,漳州市逐步形成以詔安縣為核心區域的特色嬰童玩具用品産業集群。米老鼠、唐老鴨、史努比等的迪士尼動漫玩具,很多都産自漳州的代工企業。此外,星輝、麥凱等一批國內知名企業都先後在漳州落戶。

  以前,漳州的嬰童玩具用品多為出口,基本沒有涉足內銷,一直存在勞動密集程度高、附加值低和品牌缺乏等軟肋。這一狀況下,漳州玩具業開始奮力轉型,一邊代工“做嫁衣”,一邊“創品牌”,用“兩條腿”走路的穩妥方式,在玩具産業鏈上逐步攀升,加快轉型升級。

  創品牌也不放棄“備案”

  在廣東東莞“玩具陣地”轉移至詔安的大軍裏,詔安人涂淦森是其中一個。回詔安的6年時間裏,涂淦森一直為美國沃爾瑪代工18個月至3歲嬰幼兒的軟膠玩具。

  “環保做得好,産量供得上。我們産品幾乎遍布美國所有的沃爾瑪超市。”涂淦森説。

  代工,在涂淦森眼裏有不少好處:沒有“三角債”,生存有保障。一些大商超對銷售數據的研判和分析很精準,産品銷售“對口”且穩定。另外,國外客商會對代工廠的生産流程進行指導,傳授先進的管理知識。但它的負面效應也是顯而易見:代工企業常常埋頭制造,對市場變化反應相對遲鈍。除了産業附加值低以外,部分代工企業過于依賴某些大客戶,一旦與客戶合作變動,工廠就危機重重。

  “開發自己的品牌産品,才能不仰人鼻息。即使生産成本上升、出口受限,在價格上也有回旋的余地。”涂淦森説,早在2006年,他在智利、玻利維亞、秘魯開發自己的品牌,卻被盜版橫行一傷再傷。因為品牌維權難等諸多因素,自有品牌很快就“夭折”了。

  如今,他從為國外代工,轉入國內創品牌。當然,創品牌也是一條艱難的路。“國外的玩具構造相對簡單。國內的孩子們卻普遍喜歡功能性多的玩具,如遙控飛機、發射對講機等。家長對兒童玩具的安全性、功能性、科學性有著越來越嚴格而綜合的要求。”涂淦森説,創品牌的難點在于創新力不足、人才的匱乏。另外,投入巨大的技術和營銷成本開發新産品,能否獲得市場認可和收回成本,都是未知數。

  為了穩妥起見,涂淦森下了兩步棋:第一,接多個代工客戶,擴大生存空間。再成立一家營銷公司,研發中心設在澄海,吸收廣東的前沿資訊和人才力量;第二,向小豬班納、熊出沒等品牌公司拿授權,從代理國內品牌開始,再慢慢發展自己的品牌。

  “拿授權也是權宜之計。熱門IP形象有很強號召力。而相比之下,自創品牌不是孩子們熟悉的動畫形象,他們不容易接受。”涂淦森説,在東莞,一家工廠僅“光頭強”産品就售出兩億元。因此,發展玩具品牌的“捷徑”就是拍動畫片“吸粉”。但走這條路,資金投入太大,對于小企業來説,不切實際。

  “融會貫通”促使代工廠蝶變

  “生育二孩全面放開後,人口出生率不算特別高,嬰童産業並沒有外界傳的那麼火爆。”在瑞鵬科技實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陳淵看來,玩具從業者沒有“安全感”:玩具更新換代的速度太快。一個産品的生命周期只有一年,甚至更短。如果廠家的研發速度跟不上,不出兩年就會被市場拋棄。

  大環境不樂觀。企業家們卻有出路:在消費升級大趨勢下,中産家庭父母對孩子成長的每一個環節都格外重視。益智玩具,如編程類積木、電動積木等産品需求呈上升趨勢。這些産品技術壁壘高,利潤空間更高。企業如果可以提前布局,就有很好的發展前景。

  另外,玩具廠家不必局限于嬰童這個群體。不少年輕人喜歡個性化動漫、電影衍生品等。而針對他們的銷售模式也可以多種多樣。例如蜘蛛俠係列,一些商家將其放入盲盒銷售。因為未知、好奇和不確定性,增加了購買的趣味,也催生了玩具交換産業。

  盡管路徑十分明確,但走起來也是分外艱難。企業在新品研發方面所需的資金非常龐大,如果沒有技術壁壘,很快就會被模倣。另外,大家都知道樂高等益智類産品前景好,但它的投資過于龐大。僅一個樂高係列産品,就需要相對應的上千套專用模具,光模具費用就要4000多萬元。而對于採購商來説,廠家必須擁有多個樂高係列産品的生産能力,他們才願意採購。

  “最現實可行的是,先和國外客戶一同成長,再拓展國內新客戶。”陳淵説,幫國外品牌做代工,也可以得到許多啟發,摸清大眾消費的“脈搏”。過去,玩具企業大多都是在海外看見某一個好東西,就拿回來做,産品的前後邏輯以及體係化的思考在兒童玩具圈是缺失的。其實,小孩一直在成長,一個玩具企業想成長好,必須要滿足孩子成長的多樣化需求。另外,國外客戶在色彩搭配上會花更多心思,在細節上幾乎是“吹毛求疵”。對于工廠來説,這些“拿過來”的經驗都是十分寶貴而實用的。

  “他們的設計也很有亮點。僅礦泉水瓶蓋,就有三個常規口徑設計,適應不同的年齡層。通過旋轉,孩子可以找到適合自己的口徑,剛好滿口,即使是在顛簸的車上也不會溢出來。香蕉盒則可以讓孩子們方便攜帶香蕉,不用擔心它被壓壞。”陳淵認為,只要用心學習,代工的過程中處處都是知識點。一旦設計“掐”對了點,産品就會有三五年甚至更長的生命周期。

  借用傳統文化創品牌

  相較而言,福建天達光電有限公司已在自有品牌方面有了“動作”。他們與美國百年老店FAO Schwarz合作推市,由對方全權負責天達光電首個自主研發玩具——“panda&bamboo”(拇指熊貓)銷售事項,産品順利進入國內外市場。對天達光電來説,既然代工企業走不通動漫IP之路,那不妨另辟蹊徑,“借用”中國國寶熊貓進行突圍。

  “傳統文化裏,可挖掘的東西很多。比如熊貓,不用解釋,孩子們都知道熊貓是中國的國寶。如此,便能最大程度地被接受。我們還會根據不同國家設計不同的動物形象,如到了歐洲,就設計當地孩子們喜歡的考拉形象。”天達光電的銷售經理楊曉文表示,除了“借用”國寶以外,這款産品還受到一部美國電影的啟發。電影裏,未來世界的小孩手上都有一個布娃娃。娃娃是他們的管家,可以教他們知識,陪他們玩。因此,公司也“據葫蘆畫瓢”,按比例將玩具縮小至巴掌大小。拇指熊貓嬌小玲瓏、憨態可掬,並且還能通過智能感應實現觸摸互動,逗趣了小朋友。目前,天達光電已對該款玩具進行作品登記,盡快拿下産品版權證明。

  創品牌,還得留意細節。現在,園區不少企業在內部倡導自查自糾。某企業員工在打扣過程中,發現紐扣的瓷膜掉了,立即將情況上報。工廠當即對員工所在的小組進行全員獎勵。一個小組23個人,每人獎勵400元。如今,工人們閒暇時間,都會聚在一起“頭腦風暴”,討論工作細節。

  “玩具趨勢的發展,倒逼玩具工廠進一步聚集,推動整個産業鏈轉型升級。目前,我們園區意向入駐企業有10多家,園區還將規劃建設嬰童文化創意産業園二期,滿足新項目入駐需求。”詔安工業園區黨委委員沈明輝表示,目前園區入駐嬰童企業19家,2018年實現産值25億元。下一步,他們將結合詔安書畫藝術之鄉品牌,探索開發兒童動漫衍生品,打造一個高品位、環保型、樂園式、文化功能突出、配套功能齊全的現代化嬰童園區。(記者 黃如飛 蘇益純 白志強 通訊員 吳楠 文/圖)

[責任編輯:江浸月]
分享該新聞到微信朋友圈:
1、打開手機軟件“微信”--“發現”--“掃一掃”。
2、對準左邊二維碼進行掃描
3、識別成功後,彈出是否瀏覽該頁面,點擊確定。
4、點擊手機右上角分享按鈕,分享到朋友圈。
手機適配版    |    電腦PC版 
Copyright © 2016 FJ.XINHUANET.COM
01007010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54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