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多多上市首日大漲40% 市值逼近300億美元

即使被無數人吐槽“低質”,凈利潤持續虧損,成立不滿3年的拼多多依然選擇在納斯達克上市。拼多多上市首日開盤報26.50美元,收報26.70美元,較IPO價格19美元漲40.53%,市值逼近300億美元。

不滿三歲即赴美上市

黃崢在致股東信中坦稱,雖然拼多多只是一個三歲的小孩,身上有很多顯而易見的問題,也面臨許多危險和挑戰,但往後看3年、5年還是更長時間上市,其實沒有本質區別,而在公眾的監督下,拼多多可以成長得更好更強。

  拼多多成立于2015年9月,距今未滿3歲,與今日頭條、快手一樣,拼多多靠著團購低價模式迅速搶佔三四五線城市,並借助微信小程序分享實現了病毒式增長,在低價獲取流量環節中佔據絕對優勢。

  黃崢在致股東信中坦稱,雖然拼多多只是一個三歲的小孩,身上有很多顯而易見的問題,也面臨許多危險和挑戰,但往後看3年、5年還是更長時間上市,其實沒有本質區別,而在公眾的監督下,拼多多可以成長得更好更強。

  先來看拼多多的核心數據,招股書顯示,拼多多2017年度GMV(網站交易總額)為1412億元,2018年第一季度GMV為662億元,同比增長661%。截至2018年6月30日的拼多多近12個月GMV為2621億元,保持較快增速。在2017年和2018年第一季度,拼多多移動平臺上的訂單總數分別達到42億、17億。

  而2017年京東GMV接近1.3萬億元,拼多多在體量上還僅僅是京東的十分之一,但從活躍用戶角度來看,拼多多已有趕超京東之勢。

  伴隨著微信群裏的拼團鏈接以及綜藝節目裏的“魔性”廣告實現了爆發式增長,2018年一季度拼多多活躍買家數為2.95億,約為阿裏巴巴的53%,與京東的差距不到700萬。2017年至2018年一季度,手機APP月活躍數由6500萬增長至1.66億,截至2018年3月31日,拼多多平臺上有超過100萬活躍商家。

  從營業收入來看,自2015年成立以來,保持高速增長,2016年度營業收入為5.05億元,2017年度營收為17.4億元,2018年一季度收入達到13.8億元,平臺收入主要來自在線廣告和交易傭金,與目前其他電商平臺在商業模式上具有一致性。

  收入增加的同時,拼多多也在持續虧損,2016年和2017年分別凈虧損2.92億元、5.25億元,受市場大幅擴張以及營銷成本不斷增加影響,拼多多2018年一季度銷售和市場支出達到12.17億元,一季度虧損2.01億元。

  還有一個關鍵數據就是貨幣化率,貨幣化率=營收/GMV,代表著電商的變現能力。恒大研究院研究報告指出,2017年拼多多用1412億元的GMV,帶來了17.4億元的營收,貨幣化率為1.2%,遠低于阿裏巴巴的3.7%和京東的7.9%。但2018年第一季度拼多多貨幣化率從2017年的1.2%上升至2.1%,意味著拼多多的變現能力逐步增強。(證券時報)

為何著急上市?

據悉,D輪融資後拼多多估值已經達到150億美元,在當下資本寒冬的背景下,再從一級市場融資已經較難。

  雖成立較晚,但拼多多卻依然在電商領域殺出了一條“血路”,拼多多的社交電商模式,使得它很大程度上依賴微信用戶生態,騰訊是拼多多最大的機構股東,持有18.5%的股份,其絕大部分的交易也是來自微信。黃崢佔股50.7%,高榕資本佔股10.1%,紅杉資本佔股7.4%。

  回顧融資歷程,拼多多四輪共計融資17億美元,最新一輪在2018年3月拼多多D輪融資13.69億美元,投資方包括騰訊、高榕資本等,而騰訊共參與了B、C、D三輪融資。

  據悉,D輪融資後拼多多估值已經達到150億美元,在當下資本寒冬的背景下,再從一級市場融資已經較難。

  無論是已上市的優信、小米還是拼多多,他們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不賺錢。而對于這類互聯網公司來説,並不用盈利來估值,而是用流量估值、以用戶數量估值,從而摒棄掉市盈率,因為他們相信這些公司未來一旦盈利增長是指數級的。

  拼多多用戶規模雖然還有不少增長空間,但在三四五線城市滲透率已經接近天花板,且騰訊投資的電商平臺遠不止拼多多一家,未來拼多多在一二線主流市場擴張將不得不與京東、淘寶等電商巨頭正面交鋒,但這需要巨量的資金來完成。

  目前手握86億資金的拼多多,還算充裕,但其對手更加強大。以京東為例,截至2018年3月31日,其現金及現金等價物約352億元。(證券時報)

未來之路不輕松

此前依靠人口紅利瘋狂擴張的拼多多,能否盡快結束“燒錢”找到穩定的盈利模式,將是機構投資者們關注的焦點。

  在招股書中,拼多多用一段煽情的筆觸向投資者許諾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如果你閉上眼睛,幻想一下拼多多下一個階段的模樣,它會是網絡空間和實體空間的完美對接。

  拼多多將成為好市多(Costco超市)和迪士尼樂園的結合體,既為你省錢,又有娛樂價值。

  拼多多做的不僅僅是匹配買賣雙方的需求,更考慮人際互動,用多中心的社交網絡取代冷冰冰的超級AI。”

  不過從最初的水果電商起家,到大打“社交電商”概念,拼多多也受到過很多質疑。招股書中的“風險提示”一欄,也詳細列出了拼多多現有發展模式中的多個“軟肋”。

  對于經常受到的“假貨”質疑,招股書提到,由于拼多多平臺上大量第三方服務商的存在,使得産品質量並不完全受到控制,而假貨帶來的負面聲譽會對拼多多品牌價值帶來巨大衝擊。

  此外,在拼多多上團購的水果變壞,也是不少消費者上網吐槽的重點。

  黃崢甚至曾經以他的母親舉過例子。黃崢母親曾在拼多多上花10塊錢買了9個芒果,發現其中2個是壞的。他母親雖然對他有抱怨,但下次購買還是選擇了拼多多APP,“10塊能買到7個好芒果,那也不虧。”

  對此招股書解釋,由于賣家依賴的是第三方物流平臺的服務,配送延遲、貨物損壞等情況都可能嚴重影響拼多多的品牌形象,導致用戶流失。

  “風險提示”列舉的其他因素,還包括對騰訊社交平臺和IT服務的依賴等。

 

  而從財務狀況來看,雖然拼多多的營業收入隨著用戶人數和客均單價的提高同步爆發,但虧損依然在加重。2017年拼多多虧損達5.7億元,而在2018年前三個月,虧損額較2017年同期增加了44%。

  此前依靠人口紅利瘋狂擴張的拼多多,能否盡快結束“燒錢”找到穩定的盈利模式,將是機構投資者們關注的焦點。(每日經濟新聞 )

中國證券報社版權所有,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經營許可證編號:京B2-20180749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060-1
Copyright 2001-2020 China Securities Journal. All Rights Reserved